第211章 将计就计

安漠然咧着嘴嘿嘿笑着点了点头。

白之言一撇嘴,长出口气,站起身离开了安漠然的房间,转头回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中,懒洋洋往床上一躺,白之言睁着眼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心情烦乱不堪,干脆一卷被子,蒙头大睡。

拿到支票之后,白明军就喜滋滋的跑到银行去兑现,第二天,就打扮的跟黑道大哥似的,提着一大袋现金去了逸州市最大的赌场。

停在赌桌旁,白明军豪气的将现金往桌子上一甩,傲然扫视着众人,卷了卷袖子道:“老子有钱了,今天,老子要把输掉的全给捞回来!”

喧闹的赌桌上,众人面面相觑对看了一眼,然后又开始热闹起来。

白明军兴致高涨,丢了一沓毛爷爷就开始下注。

前面看牌的工作人员开始抽牌,所有人都安静的等着看牌。

最后一章扑克牌翻开,白明军兴奋的拍桌子:“老子赢了,哈哈哈……”

看牌的工作人员不以为然的扫了眼白明军,重新开始洗牌。

白明军玩的忘乎所以,加上今天手气好,更是得意的忘了形。

一名看场子的工作人员看了一阵之后,转身朝着后方的房间走去。

那名看场子的停在房间门口,轻轻叩门,里面很快有保镖开了门。

看场子之人走到里侧,隔着雕花的日式屏风,低着头恭谨道:“冷少,那个人来了。”

屏风内,冷杰慵懒的靠在躺椅上吞云吐雾,一名身材火辣的美女正凑在边上帮他接烟灰。

冷杰冷冷一笑,问道:“他一个人来的吗?”

“没错,他一个人来的。不过,这次他带了很多钱,据我们所查,应该是安氏总裁给他的。”

冷杰冷笑一声:“安漠霖也真是,怎么会招惹上这样一个人。那白之言再怎么漂亮,有个这样的爸爸,也只能算她倒霉。”

看场子那人没敢做声,等着冷杰吩咐。

冷杰思虑了一阵,吐口烟气道:“先别动他,看看情况再说。不管怎么样,那个女人现在是安漠霖的人,安漠霖的面子,我可不能不给。等到白之言不在他身边的时候,再下手也不迟。”

看场子之人连忙点头应声:“是。”

冷杰又是阴冷一笑,挥了挥手,示意那人离开。

那个人刚离开把门关好,房内靠近里侧的卧室中,冯晓静妖娆的扭着腰肢走到冷杰身侧坐下,揽住他的颈项挂在他怀中,媚声道:“冷少,你可一定得替我出这口气,我可是你的女人,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你多没面子啊!”

“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再怎么说她也是安漠霖的女人,我要是来硬的,安漠霖万一急了,说不定真会杀人。”冷杰邪笑着拍了拍冯晓静已经恢复的脸,贴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冯晓静委屈的撅着嘴:“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万一安氏总裁对她是真心的,要跟她结婚怎么办?”

“这个,还真不好说,不过白之言有个这样的爸爸,我相信,我有的是办法逼她离开安漠霖。而且,我听说她还有个高中刚毕业的弟弟,她可是很在乎那个弟弟呢!”

“这么说,你已经有办法了?”冯晓静顿时两眼放光。

“等着吧!我一定替你出这口恶气。”冷杰捏了把她的脸蛋,伏在冯晓静心口满眼欲望的嗅着她的体香。

冯晓静也主动的回应他,揽着他的颈项,一脸享受之态……

吃过早饭,白之言难得的去公司上班,进了化妆室刚坐下,就听到蓝琪酸溜溜的说话声:“哎哟,我当是谁呢!咱们攀了高枝儿的大明星总算是来上班了,这可是大新闻啊!”

“蓝琪,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陈瑜不满的皱眉替白之言回击。

“切!谁不知道你为什么替白之言说话,不就是为了巴结她,指望着跟她成为好朋友之后,让她提携提携你吗?”蓝琪不屑的瞟着陈瑜。

陈瑜腾的站起身,气呼呼的指着蓝琪:“蓝琪,你别太过分啊!你不就是看白之言发展的比你好,嫉妒吗?”

“我是嫉妒,可也是明着嫉妒。不像有些人,表面一套,背地一套,谁知道安的什么心。”蓝琪冷哼一声,拿着眉笔开始画眉。

白之言听着这一番对话,顿时懵圈了,眼珠滴溜溜一转,看向坐在旁边一言不发只静静擦护手霜的许雅君,继而眼珠一转:“我说你们俩别吵了,你们要向雅君学着点,不要因为这些不疼不痒的问题争吵,我觉得,雅君可比你们两个沉稳多了。”

陈瑜的脸色倏的一白,抿了抿唇,忍着心底的不快重新坐回去。

蓝琪仍是不屑一顾,继续画自己的妆。

许雅君这才诧异的看向白之言,疑惑的问:“白之言,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说的是什么就是什么意思。雅君,咱们以后还是好好相处吧!”白之言咧着嘴角,笑眯眯望着许雅君。

许雅君本来对白之言有些成见,以为她不过就是想依靠安漠霖和周洺上位。

可是听她刚才几句话,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对白之言的成见也减淡了很多,象征性的对着白之言淡淡一笑:“你要真是这么想的,当然是好事。”

白之言点了点头,不再多话,转了身端坐好,拿着一本杂志翻看起来。

一个上午,因为一直没什么安排,就那么百无聊赖的打发过去。

将近正午的时候,白之言无聊的翻看完娱乐杂志,刚刚丢在桌上,门外,周洺穿着一件休闲衬衫走到门口,微笑着敲了敲门,喊了一声:“之言。”

白之言忙不迭端坐好,扭头望向门口的周洺,呵呵笑问:“周少,你怎么又来了?难道周氏那么大的企业,整天就没事干吗?”

“若为美人故,工作皆可抛。”

周洺没正经的笑说着,缓步走到白之言面前停下:“美丽的白之言小姐,看在咱们做了这么久朋友的份上,我当然要替你多操点心。今天来,可是为了你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