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谁先理谁,谁是小狗

“白之言!不带你这样比喻的,你还真是厚脸皮,我跟漠霖之间的关系,你怎么可能会理解。我们在一起三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我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她,我才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女人。你跟他才认识多久,你凭什么把他从我身边抢走!”

叶菁气的几乎要抓狂。

“哟,生气了呀。”

白之言云淡风轻的笑着,捻了捻手指:“他心里要是还有你,我怎么也抢不走。可是他已经不爱你了,就算你们之间有我所不知道的过去,那又怎么样?他的过去,我干涉不了。或许当初他是想过要和你结婚的,可那又怎么样,谁还能没点过去?他以前爱错了人,不代表他会一直爱错人。”

“绝对不可能!漠霖心里爱的人还是我,他说过,他会和我结婚的。”叶菁气的紧捏着掌心,尖锐的指甲将掌心掐得生疼。

白之言皱眉啧啧摇头:“我说你激动什么?你要是真那么有自信,我说什么你都得淡定啊!再说了,你不是和他什么都发生了吗?安漠霖那么负责人的一个人,应该不会始乱终弃吧!”

叶菁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深吸口气道:“白之言,你给我闭嘴!”

“你让我闭嘴我就闭嘴,那我不是很没面子啊!”

白之言嘲弄一笑,歪着头看她:“叶菁,我不想知道你说的话是真是假,就算你跟他之间什么都发生过,我不在乎。因为我知道,现在的他,绝对不会再碰你一根手指头!”

叶菁气的手指发颤,咬牙瞪着白之言,抬起手一巴掌就朝着白之言的脸掌掴。

白之言眼神一沉,迅速抓住叶菁即将打下来的手,冷笑一声:“你还真是受不住气,我随便说两句你就恼火了。那要是万一哪天这些话从漠霖嘴里说出来,你是不是还想杀了我?”

叶菁的一只手被制住,因为气愤,脸色青红难辨,抬起另一只手又朝着白之言打过去。

陈叔越听越着急,慌忙开口劝解:“白小姐,你们别吵了,现在在开车,安全要紧。”

白之言挑眉笑笑,不屑的望着叶菁:“你别想着跟我打架,因为,你打不过我。”

叶菁眼神微微一转,抓着白之言的手就朝自己的脸靠近,扭扯间,似乎有意在激怒白之言。

白之言厌烦的一把将她的手甩开,轻嗤一声:“叶菁,你神经病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你不就是想让我打伤你,你好去安漠霖那里告状吗?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叶菁脸色瞬间一阵尴尬,没想到白之言竟然这么轻易的就看透了她的心思,扯了扯嘴角,气愤道:“行,从现在起,咱俩谁也别理谁,成了吗?”

陈叔听到叶菁这么一句话,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白之言也不是那种纠缠不休的人,轻轻一笑:“说好的,谁也不理谁,谁先理谁谁是小狗!”

“你……”

叶菁气的差点吐血,可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找回自己优雅温顺的状态,抿唇微笑,对正在开车的陈叔道:“陈叔,对不起,刚才让你见笑了。”

“戏演的不错,没做演员真可惜。”白之言漫不经心说着,目光却瞟着车窗外的街景。

叶菁又给气的憋了一口气,可是碍于白之言先说的那句:谁先理谁谁是小狗。愣是憋着没法反驳。

陈叔无可奈何的摇头叹气,看来,跟着一个年轻的老板打下手真不容易啊!

车子总算到了公司,白之言和叶菁下车后,各自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安氏大楼。

白之言径自乘坐电梯上了二楼,叶菁则温和笑着,走到前台让前台通知人事带她去工作的部门。

进了二楼化妆室,白之言刚一坐下,瞥眼的瞬间,就看到陈瑜对着镜子唉声叹气,一脸的忧心忡忡。

白之言望了眼侧面的蓝琪,蓝琪正在忙着收拾自己的化妆台,摇头叹气道:“真是同人不同命啊!人家许雅君马上就要熬出头了。陈瑜,亏你把别人当朋友,别人可不把你当回事。”

她说完,站起身就往外走,扭着腰肢边走边说:“我过几天也要跟剧组走了,虽然不是什么好角色,可总得努力才行。”

白之言纳闷的望着蓝琪走远,皱了皱眉,收回目光。

陈瑜这才哀怨的扭过头看向白之言,一双眼泫然欲泣,抽噎了一声道:“之言,我们是朋友吗?”

“当然是朋友了?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白之言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担忧的问:“你这是怎么了?”

“我听说,昨天张导和陈编剧找你,有个角色让你演,你把角色给了许雅君,对吗?”陈瑜不确定的问道。

“原来你是因为这事儿,觉得委屈啊!”

白之言无奈一笑:“我昨天本来是想找你的,可是你刚好不在,我又不敢让张导他们等太久,所以就让许雅君顶上了。我也就是抱着试试看在的态度,没想到张导觉得许雅君还不错,也就勉强答应,今天让她去试镜。”

“我不是因为你不找我委屈,而是因为,我昨天争取的那个角色又泡汤了。带咱们几个的经纪人说了,丢了这个角色,他以后就不会再管我了。之言,你说我是不是很差劲啊!”陈瑜抽噎说着,眼角不觉间滚落了几滴泪。

白之言安慰着帮她擦拭眼泪:“好了好了,别委屈了,我当多大点事儿呢,回头我去求求周少,让他帮你说说,或许还能帮上你点什么。咱们是朋友,我不会看着你受委屈不管的。”

“之言,你真好。”

陈瑜止住了哭泣,微笑抓着白之言的手:“以后,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也一定要说。咱们要互帮互助。”

“那是肯定的,你就放心吧!我会想办法帮你的。”

陈瑜忙不迭点了点头,迟疑了一阵,小声问:“之言,你不是跟安总的关系很好吗?为什么不从来不找他帮忙?”

“我跟他……关系一般啦。”白之言呵呵笑着一摆手,心头漫上一阵难言的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