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怎样才能学坏?

“……”梁晨无语的叹口气,看得出她已经有点醉了,伸手去抓她手里的酒瓶子:“别喝了,我看你都醉了。”

“醉什么醉啊!我清醒着呢!快告诉我,要怎么学坏。”白之言抓住梁晨的T恤袖子,可怜巴巴的盯着他的眼睛。

梁晨是个正常的男孩子,白之言又长得漂亮,她就这样盯着梁晨,梁晨当然也会脸红,急促的扒着她的手道:“我真的不知道。”

这时,调酒师边擦洗着杯子边幽幽道:“抽烟,酗酒,打架,勾引男人,你都学会了,就是个坏女人了。”

梁晨的脸一瞬间红到耳根处,不满的睨着调酒师道:“你说你跟她说这些干什么?”

“她要是真想学坏,你也拦不住。她要是不想学,你就是全都告诉她,她也不会去学。”调酒师依然淡定的擦杯子。

白之言笑眯眯的冲着调酒师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你还是个世外高人,佩服佩服。”

调酒师不再作声,继续淡定的擦杯子。

侧面,一名身穿黑色T恤的微胖男子早就盯上白之言,捏着下颌猥琐的笑了笑,一招手,身后多了几个瘦猴儿似的愣头青年,跟在黑T恤男子身后朝着白之言围过去。

到了白之言身后,黑T恤男凑到白之言眼前,猥琐的问:“这位小姐,一个人吗?”

“你瞎吗?看不到我旁边还有个人。”白之言不屑的扫了黑T恤男一眼。

黑T恤男气的额头青筋突突一跳,冷哼道:“不就是个小白脸吗?哪里消受得起你这样的大美人儿。”

白之言眼珠滴溜溜一转,把剩下的半瓶酒咕嘟嘟灌进喉咙里之后,站起身冲着黑T恤男柔媚一笑,“既然你那么想玩儿的话,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黑T恤男顿时乐开了花,伸手搭上白之言的肩,嘿嘿笑道:“我们换个地方,这里太吵,不合适。”

梁晨着急起来,连忙抓住白之言的手臂试图阻止:“白之言,你不能跟他们走,他们这些人都不安好心的。”

白之言回头冲梁晨笑笑,偏头道:“你放心,在这儿等我,我会没事的。”

她随手写下一个电话号码,递给梁晨:“这个是我的电话。”

梁晨义愤填膺,仍是紧拉着白之言的手,愤愤道:“不行,我要是看不见也就算了,咱俩今天既然认识了,就是朋友,我不能看着你被这些人渣带走。”

“你小子说谁人渣呢?”

黑T男恶狠狠的推了梁晨一把,卷着袖子骂骂咧咧:“你特么再给我说一句试试,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白之言有点晕乎乎,皱了皱眉道:“你们走不走啊!不走我就走了。”

她烦躁的甩开旁边抓着她手的愣头青,转身就往酒吧外面走。

黑T男立刻腆着脸嘿嘿笑着要跟上:“你别急嘛!咱们这就走。”

他阴笑一声,招手暗示自己的跟班。

那几个跟班立刻领会,冷笑着把梁晨给围了起来。

梁晨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仍是着急的往前挤,急切的喊着:“白之言,你不能跟这些人渣走。白之言,你站住!”

那几个愣头青一把将他拉住,其中一人恼火的扬起拳头:“臭小子,最好少管闲事,不然,有你好看!”

梁晨也是个热性子,听愣头青说话越来越难听,一时气血上涌,一把挥起拳头就朝着说话那个人砸去。

因为出手还算快,那个人猝不及防,刚好被梁晨给打到了鼻骨,当场就流了鼻血。

那个人恼火的磨着牙,抬手抹了一把鼻血,拿起吧台上的酒瓶子往地上一甩,骂了起来:“特么的,居然敢打老子,不想活了是不是!”

话音落,也举起拳头毫不留情的朝着梁晨打去。

梁晨眼神冷冽的盯着他的拳头,正准备还手,自己两只手瞬间被另外两名愣头青给制住,根本没办法还手。

说话的愣头青一拳落下,砸的梁晨也流了鼻血。

梁晨气愤的挣扎着大喊大叫:“白之言,别跟他们走!”

“给我往死里打!”说话那个人恼怒起来,抬脚先踢了梁晨一把。

另外三个人一把将梁晨撂到在地,手脚并用的打了起来。

白之言揉了揉额头,对黑T男道:“别打了,他是我的朋友。”

黑T男一听,赶忙呵呵一笑,抓住白之言纤秀的小手,对着后方扬了扬手:“走吧!别打了。”

梁晨抱着头,刚刚做好了迎接挨打的准备,可是当他松开手,却发现那几个愣头青正竟然收了脚。

前方不远处,白之言晕乎乎的跟着那个黑T男到了舞池外围,朝着酒吧门口走去,几名愣头青也加快了步子跟上。

因为酒吧本就是喧哗热闹之地,也没几个人注意到吧台这一边的小插曲。

梁晨深吸口气,赶忙爬起身就要往外追。

吧台内的调酒师依然淡定的开口:“别追了,看她的样子,不像是能被人欺负的人,你跟上只会给她添乱。”

“你怎么知道?”梁晨龇牙咧嘴的抹了一把鼻子,还真是疼得不轻。

调酒师淡淡一笑:“那个女人,一看就不是一般人,你不用担心。不然她也不敢跟那几个人走。”

“胡扯八道,她看起来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孩子,我不能不管。”

“那就随你了。”调酒师不咸不淡的说着,把洗好的杯子擦干,一一排列。

梁晨也懒得多想,赶忙迈开腿就朝外面跑。

绕过舞池之后,出了酒吧,;梁晨站在门口瞧了半天,也没看到白之言人在哪里,不禁懊恼的一揉头发,无头苍蝇一样围着酒吧四周寻找起来。

出了酒吧之后,黑T男带着白之言过了马路,进了一侧的巷子。

巷子的左侧,是一间废弃的门面房,大概是准备拆除重建的样子,里面乱七八糟丢了很多木板石块之类的东西。

黑T男拉着白之言顺手把她往一块还算宽大的木板上一甩,就阴笑着迫不及待的凑到她面前,抬手勾住她的下颌,猴儿急的往她嘴上凑。

白之言别过头,皱眉道:“你有口臭,能不能刷个牙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