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抗议无效

叶菁听到此处,眉心微微一缩,低声道:“你哥他……是怎么打算的?”

“我哥的打算很简单,他说了,这几天就和之言把证领了。等他有时间,再安排亲自筹备婚礼。估计,他是想给之言一个不一样的婚礼吧!”安漠然故意把事情给叶菁说的清楚,其实也是为了让叶菁彻底死心。

“我知道了。”叶菁神色凄楚的低着头,再不多问。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不知道她还要怎么做,才能挽回安漠霖的心。

安漠然吁口气道:“你也别多想,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事,就不陪着你了。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叫张婶就行。我妈基本上也不出门,会一直在家的。”

“我知道。”叶菁心不在焉的应着。

安漠然这才舒口气站起身,关上门离开了房间。

叶菁侧身躺下,眼眸中充斥着泪水,一滴滴滑落在枕头上,她却浑然不觉,只是无声的流着泪。

看着安漠霖接走白之言之后没多久,白明军大摇大摆的出了园林小区后,拿着手机拨通了苏圆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苏圆很快接听:“喂,白先生,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事情办的还算顺利,白之言已经被安漠霖接走了,您承诺的报酬,什么时候给?”白明军抖着腿,一脸志得意满的小人之态。

苏圆轻笑一声,“您放心,我说给报酬,自然会给。不过,如果你想赚更多的钱的话,就再帮我一个忙。”

白明军扬眉道:“您说。”

“近期之内,远离白之言,直到她跟安漠霖结婚为止。”苏圆斜勾着唇角,冷淡的笑。

白明军啧啧皱眉,“那钱呢?你什么时候给?”

“这次的两百万,我等会儿安排一下,把卡片快递给你。只要白之言和安漠霖正式结婚,我会再给你加两百万。”

白明军一听到钱就两眼放光,可转念一想,又忧虑起来,问道:“那我那女儿她要是再跑了怎么办?我看她好像有心躲着安漠霖。”

“就算再跑,她又能跑到哪里去呢?你是她的爸爸,还怕找不到她?”

苏圆轻蔑一笑,吁口气道:“就这样吧!我还有事要忙,你等着收快递就行。”

白明军纳闷不已,正准备问问苏圆知不知道他的住址,苏圆已经迅速的按了挂断。

白明军啧啧望着手机,叹口气,将手机收起来拦了出租车离开。

一觉睡到正午过,白之言舒舒服服的翻了个身,也就没了睡意。

她继续翻身,再次面对着安漠霖,伸着手指探落在他狭长的睫毛上,轻轻触摸。

安漠霖眼睛一眨,缓慢睁开眼,微微一笑,凝望着她问:“睡好了吗?”

“睡好了,不过,肚子有点饿了。”白之言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神态看起来可怜又可爱。

安漠霖撑着手肘侧身坐起,另外一只手落在她唇上,低低道:“我也饿了,你能先把我喂饱吗?”

“什么意思?”白之言皱眉,戒备的盯着他。

“我以为,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安漠霖握住她纤细的手放在胸口,让她的手顺着胸口一点点的往下滑。

越是往下,白之言的脸就越红。

眼看着她的手就要滑落到安漠霖小腹下方,白之言“嗖”的缩回手,紧张兮兮的往后蹭了蹭,嗫喏道:“我……我是真饿了,带我下去吃饭吧!”

安漠霖笑意深沉,反正他有的是时间好好调教她,总也不会在乎着一会儿,点了点头道:“好,我们下去吃饭,然后你陪我去公司。从现在起,寸步不离的跟在我身边。”

“不行!我抗议!”白之言撇撇嘴,一脸怨气。

“抗议无效。”

安漠霖伸手揽住她的腰肢,微眯着眼:“继续抗议的话,我不介意一直留在床上好好满足你。”

“安漠霖……你……你除了这个能不能想点别的?”白之言憋得脸色通红,这这这……到底什么跟什么啊!

“当然能。我想了很多,想明天就带你去领证,想一个月后举办婚礼,想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度蜜月。想买一所宅子,作为我跟你两个人的家,想好好宠着你爱着你。我觉得,我很贪心。”

安漠霖淡笑着,在她额头轻轻一啄,望着她的眼睛:“之言,你会和我一起,把这些都一一实现吗?”

“我……”白之言哑口无言,微低着头,羽睫轻颤。

安漠霖微吐口气,温和道:“好了,我暂时不问,我们先去吃饭吧!”

“嗯。”白之言温顺点头,随他拉着起身,然后整理好衣服,梳洗之后,下楼去吃饭。

张婶看到两人下来,这才忙着准备饭菜。

安漠然和章芸心显然都已经吃过,只剩白之言和安漠霖没吃。

因为张婶准备的菜也不多,大概三五个的样子,很快就上了桌。

安漠霖依然坐在离白之言很近的地方,偶尔给他夹菜,那样的温柔,实在令人艳羡,就连张婶都在一旁看的会心微笑。

吃完饭之后,安漠霖便带着白之言一起出门,上车之后,去往安氏。

进了安氏大厅,安漠霖自然而然的勾住白之言的腰身,那亲昵的姿态,令整个安氏都炸开了锅。

只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白之言是安漠霖女朋友甚至是未婚妻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安氏。

一整个下午,安氏的员工以及艺人,包括导演在内,都在议论这件事,这当然是后话。

一路揽着白之言到了总裁办公室,安漠霖坐在办公桌旁,顺便让周悦安排了一张椅子,就让白之言坐在他身侧。

安漠霖专注的一边看着电脑一边翻看文件。

白之言顿觉受了冷落,想要开溜,可是随便动一下手指头,安漠霖就会毫不留情的丢给她一个眼刀子,让她当场死了想要开溜的心。

这一晃,一个下午也就这么过去了。

临下班时候,周悦前来交接工作,将手中处理好的文件交给安漠霖之后,小心翼翼的问:“安总,可以下班了吗?”

“可以了,不过,你还要再帮我办一件事。”

安漠霖收起文件,眼神温柔的看向身侧,无聊的快要发霉长蘑菇的白之言,吩咐着:“安排人在办公室添置一台电视机,购买一些花草,另外添置一些新的床上用品,也可以添置一些其它可供娱乐消遣的电器或者器材。然后,再安排人把隔壁的换衣间跟这边打通,外面的门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