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再次求婚

白之言忍着泪,望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安漠霖,歉意低头:“原来,您就是安氏影业大名鼎鼎的安总,失敬了。”

安漠霖淡淡一笑,拿过张导手上的话筒,面对着下方的粉丝群和记者,深吸口气,淡声道:“去年夏初,我遇到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叫白之言。一开始,我的确很不喜欢她,总觉得,她接近我是有目的的。可是后来,我才渐渐了解,她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她很可爱,偶尔迷糊,古灵精怪。她也很有主见,有个性,有很多,需要我去了解的地方。就在这个了解的过程中,我爱上了她。”

安漠霖顿了顿,望着下方安静下来,专心听他讲故事的所有人。

白之言吸吸鼻子,再也忍不住的落下泪来。

安漠霖神色突然之间变得哀伤:“可是后来,我向她求婚,却被拒绝。或许很多人都觉得这很丢人,但是只有我明白,她其实一直都爱着我。只是,某些不可知的原因,导致她拼尽一切的想要离开我。虽然,我并不知道那些所谓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直到,她离开之后,我才彻底的明白,如果给我全世界和她,让我选择其一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她。当然,如果她再次出现,我也绝对不会再放她离开。”

安漠霖说完,转头看向白之言,温柔淡笑:“白之言,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吗?我不会,再让你离开。”

“安漠霖,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一向都很冷漠,不爱说话的吗?为什么……为什么今天说这么多?”白之言抬手擦了擦眼泪,哽咽不止。

“因为,我想把想说的,都一次性说完。而且,今天,会是个很重要的日子。”

安漠霖抬手落在她脸颊上,替她擦拭眼泪:“我希望,你能接受我再一次的求婚,当着更多人的面,答应做我的妻子。”

“安漠霖,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很霸道?过了这么久,怎么还是一点都没改?你都还没求婚,凭什么认为我一定会答应?”白之言泣不成声,满脸都是泪花。

周洺紧了紧掌心,沉着脸,压低声音道:“安漠霖,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居然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求婚,你是不是疯了?”

“人越多,之言就越不会拒绝,不是吗?”

安漠霖淡淡扫了周洺一眼,微吁口气:“周洺,这是我跟之言之间的事,我希望你不要插手。”

“安漠霖,你……”周洺气的满腔怒气。

眼看着周洺想要挥拳头,白之言连忙抬手挡住,咬唇道:“周洺,你别管了。”

周洺顿觉气上心头,难以置信的望着白之言,忿然冷哼一声,转身大步下了台阶。

白之言深吸口气,止住哭泣,缓声道:“安漠霖,对不起,我不会答应……”

安漠霖抓住她的手,猝不及防的吻住她的唇,霸道的撬开她的贝齿,探索进她的口中,将她要拒绝的话语尽数搅碎。

台下的记者看到这一幕,拿着摄像机疯狂的开始抓拍。

白之言起先还是挣扎,可是几秒钟过后,终究还是沦陷在他娴熟浓烈的索吻之中。

她有多久没见他,就有多久没有和他肌肤相亲,即使她再怎么清心寡欲,可是面对心爱的人,同样难以自控。

浓烈的吻渐渐止息,安漠霖松开她如娇艳玫瑰般红润的唇,温柔一笑,覆在她耳边低语:“就算你什么都不说,从刚才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你有多在乎,不是吗?”

白之言微咬着唇,抽泣一声:“我们在一起,以后会更痛苦。”

“就算再痛苦,我还是要你。”

安漠霖沉眉低语,继而从口袋里掏出木质皮盒的戒指盒,取出戒指单膝跪下,笑意温柔:“之言,不管你今天答不答应,我都会为你带上这枚戒指。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安漠霖这辈子唯一的女人,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找回来。”

他说完,不等白之言回答,霸道的拉住她的手,将戒指戴在她的左手无名指上。

白之言含泪望着手指上璀璨的昙花钻戒,难过的只想放声大哭。

蜜儿趴在白之言耳后,唏嘘叹气:“完了,连戒指都戴上了,你不会真的要和他结婚吧!”

白之言只顾着抽泣,哪里还有心思听蜜儿说话。

安漠霖起身,将她拥入怀中,温声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答应了。现在,我们立刻就去民政局领证。婚礼,这几天我就安排人筹备,越快越好。”

台下响起整齐划一的拍手声和起哄声:“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蜜儿在白之言耳后背过身,趴在她耳后画圈圈,忧伤落寞的叹着气。

陆导和张导相视一笑,同时松了一口气。

剧组的主创人员也来了劲,跟着台下的粉丝和记者一起起哄。

白之言哭泣着伏在安漠霖怀中,低低问了一句:“安漠霖,你确定你不会后悔?”

“我确定,这辈子,只要一个白之言。”

安漠霖仍是温和的笑,扶着她的肩站好之后,牵着她的手走到张导面前,安排道:“张导,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要带我的妻子去趟民政局。”

“安总放心,这里有我和陆导,会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好的。”张导呵呵笑着,点头应下。

安漠霖微一点头,拉着白之言的手就朝台下走。

周洺站在另外一侧的角落,眼神中一团妒火熊熊燃烧。他一直盯着安漠霖和白之言在保镖的陪同下离开会场,才渐渐松开紧握的掌心,转身离开。

出了会场之后,林叔早已开了车在外面等候,围堵的记者被保全拦截。

安漠霖和白之言顺利的上了车,林叔从前面探头,把手上的户口薄递给安漠霖:“Boss,这是白小姐的户口薄。”

安漠霖接在手上,淡淡点头。

白之言惊愕的瞪着眼盯着他手中的户口薄,狐疑的问:“你是怎么拿到我的户口薄的?难道,这场见面会,从一开始就是你一手策划的?”

“嗯。”安漠霖慎重的点头。

白之言倒抽一口凉气,好像刚刚知道安漠霖的可怕之处,绞着手指,低着头问:“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住处,和工作室的位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