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两个新娘

出了走廊,将要接近外侧的花园时,白之言手指尖粼粼白光从领口的地方一闪而过,婚纱上本来破开的地方缓慢浮上一串白色小花,另外一侧也浮上几多类似的白色小花。

纯白色的小花栩栩如生,定格在婚纱上,颇有画龙点睛的效果。

服装师尽快追上白之言,将捧花递到白之言手上,着急的说着:“白小姐,捧花别忘了。”

白之言微笑着接过捧花,朝花园中走去。

留下服装师难以置信的望着她的背影怔在原地,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婚纱明明破了的,为什么她看到的,不但没有破,还比之前更加精致美丽?

白之言进了花园,玫瑰花铺就的道路上,却没有一个人来接应她,实在是古怪的很。

此时的婚礼现场入口处,白色玫瑰编制的拱门外,身着雪白婚纱带着头纱的美丽身影缓步朝着站在上方的安漠霖走去。

白纱掩映下,看不清新娘子的容貌,透着朦胧的美。

安漠霖却忽然觉得哪里不对,等到新娘走的越来越近,他微一皱眉,盯着新娘子,紧了紧掌心。

新娘走到上方,停在安漠霖身侧,捧着花束笑意嫣然。

安漠霖深吸口气,缄默了半晌,仍是不说话。

台下的宾客当即觉得有些古怪,安漠然也已经看出来台上的并不是白之言,而是周漫。

安漠然连忙站起身,意图揭穿周漫的欺骗,却被章芸心猛地拉住手。

章芸心强行拉着安漠然坐下,压低了声音道:“你要不想让安家丢人的话,今天就什么也别说。”

“可是我哥要娶的人又不是她。”

安漠然烦躁的甩开章芸心的手,抿唇忿然道:“我去找之言!”说完,站起身就往外面跑。

章芸心焦躁的喊着:“然然,你给我回来!”

安漠然压根不听,自顾自的跑出了现场。

下方坐着的伴娘团陈瑜和钟雪彤也已经察觉到上方的不是白之言,正准备开口,安漠霖却先开了口,冷声问:“之言呢?”

周漫惶然望着他的眼睛,压低了声音:“之言已经走了,她要我代替她来婚礼现场。”

“对不起,我要娶的人,只能是白之言。”安漠霖冷冰冰一句,直直击打在周漫早已溃败的心防上。

周漫深吸口气,抿唇勉强保持微笑:“可是今天,来了这么多人,你总不希望,安氏和周氏一同丢这个人。”

“很抱歉,我还是那句话,我要娶的人,只能是之言。”安漠霖眸色冷沉,转身朝就要朝下方走。

周洺迅速上了台阶,愤然揪住安漠霖的衣领,咬牙道:“漠霖,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站在你面前的,是从小和你一起长大的漫漫!你可以不喜欢她,可是今天,你就算是演戏,也必须要把这场婚礼给进行下去。”

“很抱歉,我做不到。”

安漠霖深吸口气,紧盯着周洺的眼睛:“我不想追究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总之,我的新娘必须是白之言。”

周洺一时恼怒,挥起拳头就要去打安漠霖。

周漫慌忙含泪开口:“哥,别打,会让人看笑话的。”

周洺强忍着怒气,忿然收回手。

台下的宾客都已察觉到情况不对,交头接耳的对着台上指指点点。

顾尧安沉眉支着唇,望着台上的周漫,也在纳闷,白之言到底去了哪里?

就在这时,安漠然扶着白之言从白玫瑰所制的花门走了进来,脚下红色高跟鞋踩着红色玫瑰,优雅从容的笑着朝台上走去。

台下的宾客更是炸开了锅,指着白之言和周漫,满脸疑惑的议论着:“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个新娘?”

安漠霖松了口气,站在台阶边缘看着随安漠然扶着,朝他走近的白之言。

这一刻,全世界与他来说都是虚无的,他的眼中——只有白之言,任何人无法替代。

白之言停在安漠霖面前,抬眼望着他,巧笑嫣然:“花童没有,迎接的人也不知道哪去了。不过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我还是能够找到你。”

“你不来,我会一直等着。你跑了,我就找一辈子。不过我相信,你一定会来。”安漠霖温柔笑着,牵住她的手,上了台阶,两人面对面站着。

一旁的周漫吸了吸鼻子,愤恨的盯着白之言。

白之言转头面向宾客,歉意低头:“刚才出了点意外情况,所以我才来晚了。周小姐为了不让我难堪,特意提出用这种方法,给大家制造一个小插曲,以免大家觉得今天的婚礼无聊。其实,周小姐是我和漠霖特邀的伴娘,相信以周小姐的身份,一定能给我和漠霖最好的祝福。”

下方的宾客听着,脸上顿时有了笑意,友善的对周漫投以赞许的目光。

周漫在白纱掩映下的双眼泪意朦胧,微咬着唇攥紧了掌心,勉强维持着平静。可是心底,早有了落荒而逃的打算。

她深吸口气,转身正准备往下方跑,被周洺一把抓住手腕,沉眉道:“漫漫,你听我说,今天你走了,只会变成所有人眼中的笑话。所以,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走。”

“哥,我……”周漫几欲哽咽,好在有白纱作为遮掩,别人也看不清。

深吸口气,周漫渐渐恢复镇定,微笑着道:“刚才只是一个小插曲,之言之前出了点问题,我才会出现在婚礼现场。我……的确是之言和漠霖特邀的伴娘。”

“周小姐,谢谢你。”白之言微低着头,诚恳道谢。

周漫忍着眼泪,勉强维持着平静下了台阶,走到下方坐着。

周洺不放心她,跟着坐在她身侧,随时注意着她的情绪。

台上,安漠霖与白之言面对牧师站着,牧师开始问话:“今天,我们聚集在上帝和来宾面前,是为了新郎安漠霖,新娘白之言这对新人神圣的婚礼。这是上帝从创世时,留下的一笔宝贵财富,因此,不可随意进入,而要恭敬,严肃……”

“安漠霖,你是否愿意接受白之言成为你的合法妻子,按照上帝的法令与她同住,与她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吗?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她,尊敬她,安慰她,珍爱她,始终忠于她,至死不渝?”

“我愿意。”安漠霖紧握着白之言的手,坚定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