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最了解我的人”

冷杰用了两天的时间,向媒体澄清新闻不属实的事实,为了给自己洗白,他不得不花了更多的钱,买通媒体,再给那个叶副导和朱泽一些钱,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叶副导和朱泽身上。

后面连续好几天,媒体的头条都是冷氏集团少总冷杰受人唆使利用,抹黑安氏集团总裁的妻子等等类似标题的新闻。

第三天,召开记者招待会,安漠霖也会带着白之言一同前往。

早上起来,白之言洗漱完,刚刚换好衣服,安漠霖缓慢自背后抱着她,温柔一笑:“今天,冷杰答应召开记者招待会,所以,我想带你一起去,让冷杰亲自给你道歉。”

“不用了吧!既然事情已经澄清了,我们就给他留点面子吧!做的太绝了,不好。”白之言从镜子里看着身后人俊逸的一张脸,可是那双眼睛,却幽深不见底,令人捉摸不透。

安漠霖淡淡一笑:“可是,我做事向来都是,必须彻底绝了后患。既然记者都会到场,我们有必要走这一趟。更重要的是,我要让冷杰明白,我的女人,他绝对碰不起。”

“可是,你不怕冷杰报复?”白之言担忧不已。

以冷杰的个性,或许还不至于太偏激,可是他身边有个冯晓静,那冯晓静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手段可比陈瑜要厉害。

想着想着,白之言又想起陈瑜来,忍不住回头问了一句:“对了,陈瑜现在怎么样了?”

“不太清楚,她要去哪里,是她自己的事。既然不是安氏的人了,我们也没必要再管,混的好或者不好,全凭她自己。”

安漠霖淡淡说完,又道:“我们下去吃饭,然后去记者招待会吧!”

白之言吁口气,批了撇嘴,这才缓慢的一点头,两人牵着手下楼吃早餐。

餐桌上,周漫仍是一脸笑盈盈,干脆热络的帮白之言夹菜,望着安漠霖,微笑说着:“漠霖,快吃吧!这些都是你爱吃的菜。”

“这些,我已经吃腻了。”安漠霖神色寡淡的将周漫夹给他的菜从碟子里又夹出来,放在旁边没用的碟子上。

继而,他偏头望着白之言,微微一笑:“现在,最了解我喜欢吃什么的,只有之言。之言,你帮我夹菜吧!”

周漫的脸色瞬间尴尬不已,手中的筷子也僵在半空。

白之言抿唇一笑,望着桌上各式点心和几样小菜,拿着筷子逡巡了一圈,夹了一块抹茶甜点到安漠霖碟子中,然后道:“早上吃甜点,心情会好一点儿。”

其实她知道安漠霖不怎么爱吃甜食,可是刚才周漫已经把安漠霖爱吃的东西都夹了个遍,她也是无奈之举。

反正她有自信,只要是她夹的东西,安漠霖就一定会吃。就像以前在林姐的庄园里那次一样。叶菁很清楚安漠霖不吃油炸的东西,可是她白之言却不知情,后知后觉的夹了一块香酥排骨给安漠霖,安漠霖还不是照吃不误。

不出白之言所料,安漠霖果然很是干脆的夹起那块抹茶蛋糕,缓慢优雅的吃起来。

白之言松了口气,这才开始夹其它安漠霖爱吃的菜到安漠霖碗里,口中还念叨着:“漠霖,挑食可不好,该吃的东西还是要吃的。你这样,我会担心你的身体。”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听你的。”安漠霖淡淡一笑,很是受用的点头。

对面的周漫,脸色更加尴尬难堪。

安漠然却心不在焉,扎着碟子中的一块甜点,半晌都没吃一口。

章芸心看了她一眼,皱眉问起来:“然然,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没什么,昨晚加班,有点累。”安漠然敷衍过去,这才扎着甜点吃了两口。

周漫紧绷着唇,眼睁睁看着安漠霖和白之言在她面前秀恩爱,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她忽然有种很浓重的无力感,或许,自己真的再也不可能赢回安漠霖的心。

心事沉沉之下,周漫也没了吃饭的心情,勉强笑了笑,看向章芸心道:“阿姨,我没胃口,不想吃了。”

章芸心一脸担忧,忙问:“漫漫,你这又是怎么了?”

“没事,可能昨晚没休息好吧!”

周漫温和说着,站起身道:“阿姨,漠霖,你们吃吧!我出去走走。”

章芸心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看着她转身拿了包包出门。

这可是周漫住到安家之后,第一次说要出去走走,而不是因为去找安漠霖。

白之言神情悠然,很快吃饱了之后,安漠霖也吃的差不多。两人依然是手牵着手出门的,那恩爱的模样,实在是羡煞旁人。

出了安家之后,周漫走在外面僻静的道路上,掏出手机拨打苏圆的电话。

因为是周六,苏圆也没有上班,刚刚坐在餐桌旁吃完了早餐,正准备收拾餐具,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她微微皱眉,走到茶几旁拿起手机,一看是周漫的电话,唇角冷冷一勾,按了接听:“喂,周漫,有什么事吗?”

“苏圆,你有时间吗?我想见你,想跟你好好说说话。”周漫的声音带了哭腔,委屈的不行。

苏圆一听,连忙柔声安慰起来:“你别难过,我有时间,我们见面,然后再好好说行吗?”

“嗯,我等会儿打车去我爸公司附近的咖啡馆,你过去那里找我。”周漫吸吸鼻子,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

“好,我会尽快到的。”苏圆眼神微微一眯,挂断了电话。

舒口气,苏圆转身将餐具往厨房一丢,拿起包包之后,迅速出门,赶往周漫所说的咖啡馆。

周漫独自走了一段路之后,上了大路,然后打了出租车去往周氏集团附近的咖啡馆。

等到她赶到咖啡馆的时候,苏圆已经坐在咖啡馆的包间等她。

周漫打了电话询问道苏圆的位置,随后走到苏圆所在的包间,站在门口,苦涩一笑:“苏圆,你跟我说的办法,好像一点用都没有。”

“不可能吧!”

苏圆拉着她的手坐下,蹙眉分析:“按理说,白之言病成那样,安漠霖应该会很生气的。而且,你一直在他们两人之间制造误解,白之言不可能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