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巧言算计

“对,我跟她还算有点交情,既然你找我帮忙,我就帮到底。等许雅君有时间,我就去问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白之言点了头,如是道。

安漠然忧虑的问:“嫂子,周洺哥为什么会一个人出现在我哥的办公室,你知道原因吗?”

“大概是知道的,不过这件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跟你哥会处理好的。”白之言握了握安漠然的手,眼带微笑。

安漠然不大放心的点点头,可是自己确实也插不上手,微微叹了口气。

白之言又道:“好了,我不跟你多说了。我答应过你哥,周洺那边的事,我本来就是打算亲自处理的,我现在就开始处理。”

安漠然又是点点头,望着白之言神色轻松的转身离开,才坐回办公桌前,继续忙工作。

走到走廊中,白之言深呼吸一口气,掏出手机拨通了许雅君的电话。

许雅君此时正在影棚拍摄广告,助理听到手机响,拿着手机递给她,说道:“雅君姐,是安少太太的电话。”

许雅君皱了皱眉,接过手机摁了接听,微笑着开口:“之言,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我有点事,想要问问你。”白之言说的很是直接。

许雅君疑惑的问:“什么事?”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见面了再说。”

“等我有时间,恐怕要等到晚上了。”许雅钧为难的叹口气。

“没事,晚上就晚上,我随时都有时间。”白之言微微一笑。

“那好吧!晚上八点,我们在公司附近的西餐厅见面。”许雅君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下来。

白之言连忙点头:“当然可以,我们到时候再见。”

“好,再见。”许雅君微笑着应了声,就此挂断。

白之言挂断电话后,吁口气,又拨通了周洺的电话。

她记得很清楚,许雅君喜欢周洺,照此分析的话,许雅君是绝对不可能害周洺的。她想给许雅君和周洺制造独处的机会,或许,周洺会慢慢的喜欢上许雅君。

周洺正在办公室心不在焉的斜倚着椅背支着腮出神,听到手机响,偏头看了眼来电号码,迟疑了一阵之后,才拿起来摁了接听:“喂,之言。”

“周洺,你让我帮忙认的人,我已经认出来了。你有时间的话,今晚八点,安氏附近,温莎西餐厅,我会安排你们见。到时候,有什么问题,你亲自问她就好。”白之言平静的说着。

周洺想了想,缓慢点头,“好,那就晚上见,希望你也能到场。免得,我即使去了也什么都问不出来。”

“你放心,我肯定会去。”白之言抿唇笑笑,随后,两人互道再见后,再次挂断。

白之言这次彻底放松的舒了口气,转身进了电梯,回八楼总裁办公室。

冷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冯晓静坐在冷杰大腿上,手上拿着几份文件,垂眸漫不经心的说着:“这两份,给龙腾影业。这两份,透露给盛世影业,其它的一些,就扔给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影业公司。至于合作案,我们就拿给和安氏签署合同的公司,让他们找安氏算账,讨问泄密的责任。到时候,安氏肯定会乱成一锅粥,董事会再决策下来,把安漠霖执行总裁的权利给撤了,安氏,也就完了。”

冷杰蓦地一用力,紧扣住冯晓静柔软的腰肢,邪笑着道:“没想到,我老婆还能做我的贤内助。”

“那是当然,我可不是纯粹的花瓶。”冯晓静将文件放下,揽上冷杰的颈项,亲吻他的唇。

冷杰忽而叹口气,忧心忡忡:“不过,安漠霖可比想象中要狡猾精明太多,我担心,你和陈总这一次的计划,又会失败。”

“都到这个地步了,安漠霖还有那个本事力挽狂澜?”冯晓静不置可否的嗤笑一声。

“很难说,毕竟他身边还有个我们摸不清底细的白之言。”冷杰一说这话,心口处忽而疼痛起来。

他连忙捂住心口,神色痛苦的对冯晓静道:“快把那些文件拿走,把门关好,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冯晓静知道冷杰又是血咒发作了,慌不迭的站起身,扶着冷杰到侧面的沙发上躺下,无措的说着:“我马上带那些东西离开,你赶紧默念,不会做任何对安氏不利的事。”

冷杰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艰难一点头,闭上眼,开始默念起来。

冯晓静拿起文件,急匆匆的离开。

冷杰默念了一阵之后,心口的疼痛总算缓解。

他蜷缩着身子,眼底隐忍着愤怒,可是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只能憋屈的忍着,强咽了了一口唾液,窝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下午下班之后,白之言随着安漠霖走到安氏外侧广场,安漠霖吁口气,微蹙眉头望着白之言,柔声道:“之言,你可以自己先回去吗?我有些事,必须要赶在今晚之前处理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白之言抿唇,转了转眼珠,调皮一笑:“没关系啊!刚好我也有事,可能会晚点回去。”

安漠霖抬手抚了抚她的头发,轻吻一下她的额头:“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就算有事要处理,也要早点回家。”

“嗯,我知道的。”白之言点点头,踮着脚尖吻了一下他的唇,笑意粲然:“你就放心的去忙你的事,我会尽量早回家的。”

“好。”安漠霖淡淡应声,不舍的松开她的腰肢,转身上了车,由林叔开了车离开。

公司司机开了车停在白之言面前,恭敬的下车打开车门,问道:“少太太,您是直接回家,还是需要去哪里?”

白之言望着安漠霖所乘的车子渐渐远去,才收回目光,吁口气道:“我去温莎西餐厅,你可以先回去,我等会儿自己打车回家就好。”

司机为难道:“那怎么行,安总吩咐我,一定要把您安全送回家。”

白之言也不喜欢啰嗦,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你在这等着我,我可能八点多钟过来。”

司机笑呵呵一点头,目送白之言转了身,朝着餐厅所在的方位走去。

进了西餐厅,白之言点了一壶花茶,坐在隔间的位置耐着性子等周洺和许雅君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