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和解

“师父!”白之言蓦地睁开眼,惊惶坐起身喊了一声。

安漠然担忧的望着她依然发白的脸色,迟疑着问:“嫂子,你做噩梦了?”

“不是噩梦,我梦到师父了。”白之言摇摇头,忽然感觉身体虚弱的紧。

她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无力的靠坐着,问起来:“现在几点了?”

“现在快中午了,我哥打电话让我过来照顾你,说你受伤了。”安漠然伸手落在她的额头上探了探,条件反射的皱眉一缩手:“嫂子,你的头好凉。”

“我没事,就是感觉身体特别虚。”白之言吃力的想要坐起身。

安漠然赶忙小心的扶着她,拿了靠枕给她靠着。

白之言刚一坐好,安漠然就看到她胸口处的血迹,惊愕的瞪大了眼问:“嫂子,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你去拿纱布和伤药,帮我换一下纱布。”白之言倒是很淡定。

安漠然手忙脚乱的将药和纱布等东西找到,低着头手忙脚乱的帮白之言换药。

白之言微皱着眉,回想着梦里的情形:文正会突然出现在她的梦里,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的身体已经虚弱到极致。文正是想告诉她,可能会带她离开。

不出意外的话,最近一段时间,文正一定会再来这个世界。

安漠然很快帮白之言包扎好,忧虑的吐口气道:“伤口很深,血也很难止住,你千万不要乱动。不管有什么事,直接叫我就好。”

“漠然,谢谢你。”白之言默默一点头,苍白笑了笑。

“跟我说谢干什么,你可是我嫂子,我照顾你是应该的。”安漠然站起身,边收拾着东西边笑说着。

白之言不再说话,虚弱的眼皮都是沉甸甸的。

安漠然收拾好,吁口气:“我去叫厨房准备午饭,等会儿给你送上来。”

白之言安静一点头,微眯着眼,神思恍惚。

安漠然抿唇望着她,转了身下去安排人准备午饭。

周氏集团。

周洺支着腮皱着眉,回想着头天晚上白之言说的那些话,还是觉得有点不放心。

想了想,他站起身,吩咐小办公室中的秘书:“你去安排一下,帮我查些事情。”

秘书拿着文件出了小办公室,疑惑的问:“周少,您要我帮忙查什么?”

周洺顿了顿,微垂着眼,拿起笔在纸上写了内容,递给秘书,慎重交待:“记着,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查清楚后,尽快告诉我。”

秘书皱了皱眉,疑虑道:“周少,您确定要查?”

“你按我说的做就行,其他的不要问。”周洺冷了脸,语调肃然。

“好,我这就去安排。”秘书连忙应声,转身快步出了办公室。

周洺吁口气,望着手机,迟疑了一阵之后,在通话记录中翻出安漠霖的号码拨通。

安漠霖正在处理泄漏文件的事,正吩咐周悦打印新的合作案,刚刚交代完,就听到手机响。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随后对周悦道:“你先去忙,有什么问题再来问我。”

周悦点点头,转身离开。

安漠霖迟疑了一瞬,按了接听,沉着眉淡淡道:“喂,周洺。”

“漠霖,合作案的事,对不起。”周洺心知,不管事情是否出于他所愿,但是他确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安漠霖淡淡一笑:“道歉就不用了,毕竟你也是被人利用。至于原因,我不想知道,我只希望,我们之间,不要再计较那些已经过去的事。还能想以前一样,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

“那是当然。”周洺勉强一笑,又道:“我会按照之言所说,跟我爸说清楚,假装周氏和安氏已经翻脸。对外宣称,两家的合作全部撤销。”

“周洺,谢谢你。”安漠霖这次是由衷地道谢。

“事情因为而起,你跟我道谢,我心里反而过意不去。”周洺不禁自嘲一笑。

安漠霖吁口气道:“我这边我也会尽快安排好,或许,很快,那个幕后黑手就会出现。”

周洺点点头,一时间无话可说,于是道:“那你先忙,我这边也有很多事要处理,就不跟你多说了。”

“再见。”安漠霖平和的应了一声。

周洺舒口气,缓慢将电话挂断,一时间,压在心口的那块大石仿佛突然被人搬开,心情也舒畅了很多。

一连几天,白之言的情况都不是很乐观,伤口的血倒是偶尔止住,可是连动都不敢动一下,随便动一下就会再次流血。她也一连好几天,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别提有多煎熬了。

安漠霖忙着处理公司的事,忙的是焦头烂额。

没过几天,各大新闻头版登载的都是:安氏影业陷入融资危机,各大合作方也纷纷撤资,安家世交周氏避之不及,与安氏闹翻等等之类的内容……

白之言抬眼望着天花板,轻叹口气,心里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而且最近几天,她总觉得小腹隐隐有些不适,说不清是怎么回事。

好不容易尽快将所有的事情都忙完,安漠霖总算有时间留在家里陪着白之言。

当然,他不去公司,还有另外一层用意。

这次的计划,除了安漠霖和另外两名股东知道外,其他人并不知情。

这几天,每天都有股东和合作方不定时的跑到安漠霖办公室,追问安漠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向安漠霖要说法。

今天一大早,周悦刚到八楼总裁办公室,就看到四五位股东站在安漠霖办公室门外等候着。

周悦慌了神,连忙回到电梯中,给安漠霖打了个电话,将情况给安漠霖说了一下。

安漠霖琢磨着现在还不是解释的时候,于是,干脆留在家里陪着白之言吃早餐。

房间内安安静静,白之言望着安漠霖平静的神色,问起来:“事情,都处理好了吗?”

安漠霖温和点头:“都处理好了,不出意外,这几天,背后的人一定会有所动作。”

白之言还是有些忧虑,皱了皱眉道:“你一定要有把握,保证事情不会出岔子。”

“你放心,有我在,任何事,都会极为稳妥。”安漠霖端起一碗粥,吹了吹热气,小心的送到白之言嘴边。

白之言心中郁郁,安静的吃着粥,忽而缓慢开口道:“我这几天胃口不太好,要不,你让姜医生帮我开点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