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父子对话

紫殿大殿里,沈蓝天父子两人对视着,彼此都暂时没有开口,其中沈焱的眼神比较复杂,好像有很多话想对着自己的父亲说,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就联系我?”沈蓝天淡淡的看着儿子,缓缓的终于先开了口。

沈焱怔了一下,瞬间就明白了父王的意思,他是在问他为什么知道魔族入侵南银河,灵神王出事后不先通知他,而是自己直接出手了。

“对不起父王,当时事态紧急,所以儿臣没有来得及先通知父王。”知道是自己不对,沈焱马上就低头道歉了,他知道父王只是关心着自己,害怕他被魔神王伤害。

点点头,沈蓝天算是接受了他的解释,接着就开口“你准备怎么对待灵月?”

这个问题让沈焱一下子就闷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父亲会这么直接的问出了这个问题,而且更加没有想明白父亲是如何知道的。

他对灵月的好感,有这么明显吗?

想到这个,沈焱的神色就更加复杂了,说到底,他的心底是非常在意灵月对父亲之前的那段感情的,他知道灵月以前深爱着父王,那么现在呢?现在她还爱着父王吗?那她对自己是什么感觉?她又知道自己对她有不一样的感情吗?

儿子神色如此的复杂纠结,沈蓝天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而且他很清楚自己的儿子在意的是什么,所以缓缓的对着他开口“焱儿,我跟灵月之间从来都没有过什么,你知道父王心里只有你母亲。”

沈焱抬起头看向父亲,微微的皱眉解释道“父王,儿臣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您对母亲的感情,儿臣也并没有多想。”这是他的真心话,他自己很清楚父王心里从来只有母亲一人,而且如果父王真的对灵月有其他感觉,早在几百年前他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你喜欢灵月,那就留下她吧,南银河的事情父王会帮你们处理。”轻叹一口气,沈蓝天慢慢的说道,然后举起一只手挥了一下,前方的紫色水晶球就亮了起来,画面中出现的,竟然是正往紫界出口赶去的灵神王。

“灵月!”沈焱诧异的挑眉叫道,随着惊讶过后就是怒火了,她竟然想一个人离开紫界,不用猜想就知道她想去干什么了,恐怕是准备二话不说的回南银河了是吧?想到这一点,他就急了,赶忙对着父王说了一句后,就直接消失在了大殿里。

沈蓝天看着匆忙离开的儿子,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只有从他那双冷漠的眼神中细细的观察,才能发现其中的一丝感情,那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疼爱和包容,这种感情也让沈蓝天那颗冰冷到极点的心泛起了一丝温柔,就像他看到自己心爱的那个小女人时一样。

另一边,灵月处在了水深火热之中,当她被匆忙赶到紫界出口的沈焱抓住时,她是非常的震惊跟心虚的,她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她要离开的事情,但是看到他那种恐怖的脸色,她竟然害怕的不敢问了。

她可是堂堂的神王级强者啊,虽然现在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但是她的心态却根本就没有变,所以她感觉到自己的心态时,也是非常不可思议的。

沈焱没有给她多想的时间,一把就把灵月抱了起来,在她吃惊的眼神下直接带着她回到了之前休息的寝殿里。

“为什么?”沈焱冷冷的开口,脸色从恐怖的愤怒,到现在冰冷的平静。

灵月坐在大床上,不安的动了动身体,脑子不停的想着该怎么跟他解释自己想离开的理由,她当然不能说是为了不影响他跟琳娜之间的感情才想尽快离开的,这样只会让自己更加难堪而已。

“我想回南银河看看。”犹豫了很久,她在他冰冷的注视下终于缓缓的开口。

“看什么?”沈焱怒极而笑,挑着眉头反问道“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回去准备直接去魔族送死吗?”他真的是被气急了,怎么都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做,难道她一点都不担心她自己会遇到危险,甚至都不知道他会担心她吗?

“我的臣民们都等着我,看不到我,他们只会更加慌乱。”转过眼,她不敢在看沈焱那张愤怒的脸,心快速的跳动着,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么无力。

沈焱听到她的话,忍不住脸就抽搐了一下,紫色的眼睛中快速的闪过一丝光芒,这是他快失去理智的表现,而且他不相信她只是为了想见到她的几个属下们就这样的冲动想回南银河,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她这样的。

“我不可能让你离开紫界的,你死了这条心吧!”知道她不会对他说实话,沈焱就冷冷的看着她说道。

“你不能这么做,我要见你父亲。”灵月没有生气,甚至表情都没有变化,只是抬起头直接看向了沈焱。

这句话终于让一直强忍着怒火的沈焱直接炸毛了,他愤怒的一把抓住她的手,低声的对着她说道“我不会让你见我父王的,在南银河的事情没有解决前,你就乖乖的待在这个寝殿里,不要想离开。”他的声音虽然很生气和冰冷,但是动作却非常的亲密,因为被他抓着手,灵月只能失去重心的靠在他的身前,而沈焱低头在她耳边低语的时候,一股男子的气息就这样弥漫到了她的鼻内,让她脸上闪起了微微红晕。

“沈焱,你太过分了!”等他说完后,灵月抬起自己的另一只手急忙的推了他一下,想跟他保持着距离,但是她忘记自己已经是一个什么力量都没有的普通人了,所以这个动作根本就没有任何效果。

沈焱低下头,看到她红着小脸的样子,脸色终于好看了起来,愤怒也一下子就消失了,他刚刚听到她想见父王的时候真的一下子就被气到了,心里甚至有了一股酸酸的感觉,愤怒于她为什么老是想着自己的父亲,当然,他知道自己不该吃父亲的醋,但是他真的忍不住。

这个女人,他竟然真的这么在意了,既然这样,他就不会再放手,永远都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