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六爻替身

王军犹豫了片刻,道:“他不会。”

“哦,原来不会啊!”我大有深意的望了王军一眼,心中却是冷哼不已,暗道:不是他不会,应该是你见了第鬼煞的可怕之处,不敢让他帮你化解吧。

心中虽是如此想法,但我表面上依旧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沉声道:“卦金二百。”王军二话没说,从口袋中掏出钱包,从中取出十张百元大钞,往我面前一放,道:“我给你一千。”他顿了顿,再次去出一张卡拿在手里,道:“这里面有二万块钱,你若能够帮我躲过这一劫,这些钱都是你的。”

钱是好东西,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头百姓,没有人能抵挡的住这东西的诱惑。当那张二万块钱的卡摆在我的面前之时,我心动了。

俗话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这王军随手就拿出了两万,我立即意识到他是一只肥羊,而且是很肥的那种。

不过,此时并不是我宰他的时候。现下这阶段,我的主要目的是接近他,取得了他的信任,只有让他彻底的信任了我,这样才能为其谋个大凶的阴宅。

打定主意后,我毫不客气的从王军手中将那个银行卡拿了过来,开门见山的说道:“事情交给我了,你找个地,咱们详谈。”

我这句话看似随意,其实是江湖门槛中的投石问路,我知道王军背后有人,而且是那个使用第鬼煞的高人。我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看看这个王军对我的信任度有多少,对那个高人的依赖程度有多深。

事实证明,我这一手玩的的确漂亮,王军见我说找地方详谈,想也没想,直接答道:“不用找地方了,直接去我家吧,我还有事想劳烦道长。”

我一听有事相求,心知定是阴宅之事,当下,我故意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抬手行了一个道家礼节,口中道:“无量天尊,施主容老道收拾一下。”

说罢,不容王军有所反应,我将白布上的东西塞入包中,然后将背包往身后一背,转身冲王军作了一个请的姿势,道:“施主,前头带路。”

王军点点头,转身朝门外走去。一出古玩市场,我就发现一辆豪华轿车停靠在门口,一个身穿西装革履的小伙子站在车旁,那小伙子一见王军走了过来,连忙迎了上去叫了一声,老板。王军点点头,拉开车门,冲我做了一个邀请的收拾,恭敬的说道:“道长请。”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坐到车上。

王军的家住在郊区,虽然地处偏僻,可环境却是没得说,空气好,房子大,让我一种置身于公园的感觉。

“老公你回来了啊!”当我刚一进屋,就见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扑进了王军的怀中。这少妇很美,但我的目光并不在她的身上,而是她身后那个穿黑丝袜的美女身上,那个美女便是林珑。

对于她的到来,即便心中早已答案,依旧是有些吃惊,虽说原先我们就计划好了,由林珑去接近王军的老婆,我和九哥接近王军,但我没想到她竟然如此顺利。

不过,这个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那个年轻貌美的少妇指着林珑,对王军说道:“老公,你要好好谢谢这位姑娘,倘若不是她的话,我说不定被车撞了。”

我颇为意外的望了林珑一眼,暗道:这娘们真够狠的啊,竟然炮制了一场车祸,借机混入了王家,难道不怕弄出人命么?

王军一个普通人那里知道这里面的道道,他一听林珑是自己老婆的救命恩人,连忙走上前去,满脸感激的说道:“谢谢姑娘救命之恩。”

林珑微微一笑,道:“王老板不必如此,贵夫人跟我有缘,救她也是缘法所致。”一句缘法所致,令王军眉头一挑,他上下打量了林珑一眼,试探性的问道:“你也是师傅?”

林珑避而不答,转头看了我一眼,双手抱拳为礼,轻声道:“在下逍遥门林珑,不知道长如何称呼?”

她这一开口,我就知道她想给我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双方装作不认识。我心神领会的冲她点点头,行了一个道家的礼节,道:“贫道云龙子见过道友。”

说话间,忽然感觉从左侧传来一道凌厉的目光,我猛的转头望去,首先跃入眼帘是一个一个身形消瘦,长相颇为阴历,年龄大约在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他有一双充满戾气,且阴森到骨子里的双眼,在那阴沟鼻的下面咧着一张大嘴。

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不好,就像小时候遇到毒蛇一样,惊恐!

林珑看到这个人,连忙迎了上去,招呼道:“云道友,你回来了啊!”

林珑这句话看似跟云姓中年人打招呼,其实暗地里给我透露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她跟这个男人相熟,至少是在我来此之前,他们曾经攀谈过。

云姓中年人不可置否的点点头,然后将目光锁定在王军的身上,问道:“王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不信我?”他这一开口,声音如同从九幽传来一般,丝毫不带任何感情,寒如冰霜。王军脸色微变,连忙答道:“云先生,不要误会,这位道长是我在古玩市场遇到的,他算出我有牢狱之灾,所以我将他请了回来。”

云姓中年人见我算出王军的牢役之灾,颇为意外的看了我一眼,道:“既然道长,算出牢役之灾,想必有破解之法吧?”

“不错!”我点点头,道:“用替身化解。”

替身化解是以六爻全息原理建立起来的一种化解法,它需要事先制作一个替身,代替求测者或被测人,替其得病、承受灾难。

不过,这种方法要求十分苛刻,替身的眼色也十分重要,不但没有任何效果,甚至严重一点的话,会出现意外。

就拿我昔日的一个朋友来说,他就是因为使用这种方法时,使用不当而丧身的。他提前测出了自己将有一场灾难,于是就想用替身法化解,做了一个和世爻五行相同颜色的替身以示代表自己,然后放入一个小棺材埋掉。原本是想让替身代替自己受过,却没想到用错了颜色。他正给别人预测时,断道:“今天你有一难……,”话刚一出口,房子就塌了,求测人受了伤,而他自己却被压死在里面。

云姓中年人见我说出替身化解之法,立时收起了脸上的轻蔑之色,双手抱拳为礼,道:“在下江西派云山,不知道长如何称呼?”

“贫道云龙子,师出龙虎山。”即便我心中对他没有任何好感,但也只得按捺住心中的不快,抬手还了一礼。林珑见我极为冷淡,怕我凭借个人喜好,将事弄砸,连忙站了出来,将话题从新转移到替身法之上:“道长,你还是施法吧,免得夜长梦多。”

三人成虎的道理,在任何时候都非常管用。有了云山,林珑的认可,一切都变的简单了许多。当下,我将做法所需要的东西简单的交代了一下。王军听完之后,顿时眉头紧锁,黑纸、绳子,这些东西都好弄。唯一令他犯难的有一样东西,那就是芦柴。

说芦柴也许很多人没有印象,但说起粽子相信很多人都吃过,包粽子的叶子便是芦柴的叶子。但在苏州这个地方能不能弄到芦柴,他不敢肯定。不过,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我可以用竹子代替。

好在这些东西都比较常见,黑纸,绳子,寿衣店可以买到,至于竹子,我见他别墅区就有。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当我们吃完饭,出去买东西的人回来了,黑纸,绳子,竹子,全部被摆放在茶几上。

由于竹子是刚刚砍下的,有些发青,水分十足。我怕到时候焚烧不彻底,便让王军着人拿到旁边用火烤干,自己则拿出一把剪刀慢慢的将黑纸剪开。

二十分钟左右,一个惟妙惟肖的纸人出现在大厅内。看到这个纸人,王军和他的老婆顿觉头皮发麻,不过作为男人来说,王军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一句:“道长,现在怎么办?”

看着王军脸色煞白,有些惊恐的样子,我微微一笑,吩咐道:“给我七根头发,再拿笔墨过来。”

头发是用作为载体,粘在纸人头上。至于笔墨那是用来写名字的,将王军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写在纸人之上。让纸人代替王军承受恶果,这才是我的目的所在。

王军一听我要头发,不由的转头看了云山一眼,当他看到云山点头示意之后,咬咬牙扯下了七根头发。于此同时,他的老婆也将笔墨捧了过来。

我深吸一口气,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指,拿起笔在纸人身上写下王军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再小心翼翼的将七根头发粘在纸人的额头。

若按照作法的步骤来划分话,扎纸人仅仅是第一步,接下来还需要拿上替身在王军的身上从头到脚抚摩一遍。最后才是将替身拿到附近的十字路口,或者是城外焚毁。

好在我和王军都是男人,抚摸身体这一关,并不尴尬。

由于替身法是个真东西,这里作法的具体情况就不一一表述,以免有好奇的朋友去尝试,惹出祸端。毕竟现在不懂装懂的半瓶子醋太多,做的似是而非,不管用还好,哪里真让他蒙上,他又不会全套,就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