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该有个了断了

我又看了看那只蓝色的黄皮子,不知不觉就入神了。喜儿没说话,那只黄皮子突然横了过来,看到了躲在远处的我,那眼神,我这辈子也忘不了。这眼神,跟丝丝在月下吹笛子看我的时候一模一样。喜儿没再说啥了,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我也终于明白丝丝为啥爱吃鸡鸭内脏这些东西了,还有在老周烧烤摊那只惨死的老鼠精了。也明白丝丝家那个紧闭的房门里头为啥会有那么多死老鼠了。因为这些都是黄皮子的生活习性了。只是我还不明白黄皮子跟祀庙里头的阴物有啥关系?

喜儿看出了我的疑惑,就说道,我家主人不是黄皮子,是祀庙邪神的一种存在体。那个祀庙不是拜祭神佛仙侠的,这个你已经知道了吧。而是至阴的邪神。

我家主人也不是邪神的主体,只是一种以黄皮子的形式存在的附体。我这么说你明白么?我点点头,道,那真正的邪神是谁啊?

喜儿听到这,脸上瞬间就变了,正色道,这个你待会就知道了,我不能告诉你。

我指指那棵银杏树,问道,那祀庙里头的鼠首人身的塑像是丝丝么?

喜儿点点头,说,是的。我又问,那丝丝出现在2014年也不是偶然,到底为了啥啊?

喜儿道,你甭说这儿,说这我来火,你说你咋这么蠢。我主人从另一个时空穿越到2014年,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阻止这场悲剧,你开学前一天在网吧里头加的那个陌生qq,还有旁敲侧击提的醒。你咋就不明白呢。

啊?丝丝不是2014年的人啊?我惊问道。

废话!喜儿回道,如果是2014年的人,咋会知道那么多事?

喜儿这么一说,我瞬间就懂了,那个奇怪的陌生qq,还有丝丝跟我说的,不要再上岩北职校了,原来就是为了我不要掉进这场漩涡里。

喜儿一脸惋惜道,你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枉费了我主人的一番苦心。明白这些事情真相之后的我反而更难过。

我失落的问道,丝丝为我做那么多到底为了啥,难道就是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么?

喜儿一听,又笑了,不过这次是苦笑。

陈东,你这个大傻蛋,我主人爱上你了,真的很爱你,很爱你。所以才会为了你放弃一切。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你早就死了,那个周紫君的阴谋也得逞不了。

喜儿这么一说,我突然就想到那个斗笠男好像跟丝丝也有很强的恩怨。

我问道,周紫君咋跟丝丝扯上瓜葛的,他两是咋整上恩怨的。喜儿想了想,回道,除了周紫阳,我家主人,还有那个柳半仙前辈。都是为了阻止周紫君的阴谋而来到这个世界的。我们原本是不属于这个时空的,只要杀了你,那个寄主也就不在了。周紫君的阴谋就会破灭。只是我家主人不愿意这样做,就想尽办法保护你,让你不要落入周紫君的魔爪,只是可惜啊,可惜现在说啥都晚了。

那,那,那我...我低着头,缓缓问道,我能不能见丝丝一面?

喜儿回道,这个你过一会儿就知道可以不可以了。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摧毁那个千尸坛,还有除掉那个寄主。现在周紫君已经在千尸坛噬魂了。再不阻止他们,就真的是全人类的浩劫了。我点点头,问道,那柳半仙前辈现在在哪,他有办法么?

喜儿道,他现在快进千尸坛了,你快去帮他吧。

我点点头,回道,马上就去。又不自觉看了看喜儿的尾巴。问道,那你是不是黄皮子啊?

喜儿点点头,就说了一个字,是!

我回头看看那只黄皮子,还在盯着我看。没过一会儿,竟然有两行泪水溢了出来。我想去看看她。

却看见小陈东,还有丝丝,都慢慢变成了泡沫。我这才知道这些都是幻想。丝丝不在这儿。我又想起喜儿说的,柳半仙现在已经快到千尸坛了。

千尸坛在二胖家那扇旧窗户后头,我赶紧离开了黄皮村。冲到二胖家,路上还是看不到人影,这让我怀疑是不是进入幻境了。

到了二胖家里头的时候,那扇窗户已经打开了。好像再刻意迎接我似得。

没费多少工夫,我就爬了进去,顺着长长的黑道,找到了那丝光亮。到了千尸坛时候,柳半仙已经过来了。

周围的那些坛子里头都泡满了尸体。那个红色棺材棺盖也打开了,想必寄主也在里头了。柳半仙站在千尸坛这头,一身酒气,脸上也是醉醺醺的样子。一看就是刚醉过的样子。

我走过去,佯怒道,你这臭算命的,都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喝醉?

柳半仙没理会我,道,对付周紫君,我只有2成的胜算。如果我输了,你也要帮忙除掉那个寄主。剩下的,就顺从天命吧。

我一听柳半仙这样口齿清晰,没有一点喝醉的样子。才知道他没喝醉。

柳半仙从怀里掏出一个酒瓶,狠狠灌了口酒。冲我骂道,小子,要不是你,我们咋会有这么多事?

我一听他这么说,就不解的问道,半仙,为啥是我的错啊。就算我死了,周紫君还是会找其他的寄主啊。

柳半仙笑道,你这小子,啥都不懂,还乱说个jb?这三界空间里只有一个东西能当寄主。就算祀庙里的邪神。还有,祀庙里头邪神的正身就是你。一起祸端的来源就是你。

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些话么,也是为了让你快离开岩北职校。走的远远的,最好让周紫君永远找不到你。可你还是没能听我的劝。现在你的附身也变成寄主了。三界的生命,现在就掌握在他们手里了。周紫阳不在了,我也回天乏术了。

我是邪神!!!!!!?

这四个字宛如一阵寒风,在我心头打了个转。久久盘旋。

是啊,我早该想到的,为啥斗笠男会一直盯着我,还会想尽办法要我的血,斗笠男也跟我说过,我不是人,也不是鬼。现在想想,一切就明白了。

我咬咬牙道,半仙,你放心好了,今个如果不能摧毁这个千尸坛,杀了寄主。我就死在这个地方吧。

柳半仙点点头,道,你能这么说我也找到了一丝欣慰。啥都不说了,准备开干吧!

哈哈哈...你们语气真不小啊。残兵败将,也敢说大话,周紫阳已经死了,叶丝丝现在也没有抵抗我的能力了。至于陈东这个废物,虽然是邪神,但对我来说,一捏手指头就能叫他死。我的实验要成功了,世界要回到我们期许的正道了,哈哈哈...一阵熟悉的话语飘到了这里。

我循声儿望去,看见柳半仙的那头,斗笠男正杵在那儿,旁边还坐了个人。

我走上前去,仔细一瞅,竟然是二胖!

二胖?二胖咋会在这里?难道现在二胖已经变成了阴尸受斗笠男的摆弄了。想到这儿,我不由的又握紧了拳头。可恶!

柳半仙走上前来,冷冷道,还不明白么,你眼前这个人,跟你从小玩到大的吴质,就是背后的始作俑者。幕后最大的黑手就是他。

呵呵...我从小到大的兄弟,那个好色又胆小的二胖竟然是幕后黑手。

呵呵...现在的我,是在做梦么?

我伸出一只手手,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感觉到疼痛,这才明白不是做梦。

二胖就坐在前面,一脸呆滞的目光,还有满身的尸斑。一切显得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以至于真的让我感觉到好似再做梦。

还有那个吴信!柳半仙继续说道,你调查的那个城陵村的吴信,就是吴质的先辈。知道这意味着啥么?

我摇摇头,已经说不上一个字了。只是死死盯着眼前这个跟我从小玩打大,老实义气又憨厚的兄弟。

现在的我,真希望自己再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