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山河之童

胡小易说:“我听说,有经验的船主在行船的时候,如果遇上大的灾祸,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们都会把船上供奉的船神给丢进水里。这样一来,船神入水,就能力压眼前的邪物,最大限度保佑船的安全。

不过,一旦把船神丢进水里,以后,这条船就永远也不能行水了。当然,这个船主再也不能在别的船上当船主了。

如果那真是好物件的话,只要我们投神入水,就能解决眼前的一些问题的。”

苗西堃一听要把船上供奉的那块鱼骨给扔下去,就道:“二位,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啊。那镇压船的神骨,是人家花了血本弄回来的。要是给它扔了,这船也不能要了。你让我怎么跟人家交代啊?就是赔钱,我也赔不起啊。”

我说:“苗师傅,你看这事儿,就二选一的选择题,要么扔你孙子,要么扔那鱼骨。要不你来选?”

苗西堃埋头不言语了。

胡小易说:“要是很多方法都能解决的难题,那还叫难题吗?我这就把那骨头给扔进去试试!”

苗西堃说:“慢着慢着,我觉得可以扔那骨头。但你们能不能先拴上一根绳子,要是不管用,咱再把它弄上来。”

我一听,这还真不失为一个好的法子!

回头,胡小易弄了根儿绳子,拴住那骨头,走到船头,一下子就抛进了那水墙之中。

扔进去之后,我们瞪着眼儿,看那鬼水墙有什么反应,结果,啥动静也没有!

苗西堃上前,赶紧把绳子拉了回来,把那鱼骨重新放了回去。

胡小易骂道:“什么狗屁船神,一点儿作用都不起。还不如供奉一跟烧火棍,用得顺手!”

骂着,胡小易突然就直勾勾地望着前方。

也走过去,只听得耳边渐渐地传来了流水的声音。

胡小易道:“不好,要他娘的坏事儿!”

我说:“怎么了?”

“听这声儿,前面一定是悬河水崖!这水鬼墙把我们引到死路上来了!”

苗西堃听后,也跑了过来,然后他惊惧道:“是悬河!那悬河有一百多米深呢!咱们的船要是栽下去,估计船板子能直接当柴禾烧饭!”

我说:“原来那东西是想让我们死在距离它的老巢远一些地方,以便与它撇开干系!”

胡小易大喊道:“看来不下血本是不行了!既然,这船中有那鬼物顾忌的东西,要想活命,我们只能赌这一把了。大家都动手,把船中能扔的东西统统扔下去!要是没有克制这水鬼墙的东西,我们死的也不冤。要是有,就算是老天爷保佑了!”

随后,我们就把船舱里的物件,“噗噗通通”丢了干净。

就在我把一个包着几件破衣服的包裹扔下去的时候,那两侧的水墙忽然就像是融化了的冰一样,迅速落了下来,船随即也被抬到了河面上!

这个时候再看方,已经没有河面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传来,我们的船距离那悬河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了!

苗西堃大喜,赶紧把船发动起来,朝着最近的一处码头行驶了过去!

船刚靠岸,我们就迅速跳下,心有余悸地向回走去。

回到苗西堃住处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我和胡小易啥也没跟苗西堃说,直接就回屋去睡了。

出师不利,我们还得合计合计,接下来,这事儿该怎么办。

躺下之后,胡小易就问我:“张是,你用那鬼眼,都看到啥了?”

于是,我就把我见到的那些东西,给胡小易仔细讲了一遍。

听完,胡小易窝在黑暗里,半天没说话。

我说:“咋的了?你也害怕了?”

胡小易说:“这一次的买卖,真的不好做。你知道咱遇上的那是啥玩意儿不?”

我说:“啥玩意儿啊,就是个河中的厉鬼,河煞呗!”

“不,我觉得那东西像……像是河童!”

“啥玩意儿?河童,你……”质疑了半句,我就没说下去,因为经姓胡的这么一提醒,我也觉得那玩意儿,有点儿像是河童!

河童,相传是生活在大河里的一种妖怪。有人说,这玩意儿能够兴风作浪,摆布船只,残害人命。在古代的时候,这东西经常装神弄鬼,水边的人见了心中害怕,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还误认为那是河神。刚甚至,每年,都给它供奉童男童女,以祈求保佑平安。

河童这东西,在《淘鬼笔记》里也有记载,但是记录的内容并不多。

《淘鬼笔记》中讲:“山有山童,有河童。山河之童,山中之妖,河中之精怪也!”

《淘鬼笔记》中还记载:“河童,人身鱼首。夜伏于水岸,喜食小儿脑。能驾水鬼,能使鱼虾。”

能够使唤巨龟,能够筑起水墙……现在仔细想想,还真有可能是玩意儿在作怪。

我说:“这玩意儿,不是凶神能够镇得住的吧?”

胡小易说:“海尸都不一定能镇得住它!另外,它弄那么多尸体干啥,而且那些死去的人,还都是命中属水的!”

我说:“这事儿咱要是管不了,也别死要面子活受罪了,明天一早,咱就撤吧!”

胡小易说:“明天一早,咱们就走。不过,不是撤,是去找一个人,那个人,准有办法!”

“你说的不会是金三师吧?”

胡小易说:“你说对了,就是那老头子!”

第二天一早,胡小易跟苗西堃说,要去河南走一趟。

苗西堃惊惑道:“你们可别是见那东西厉害,弄不过,想撂挑子,不干了。”

胡小易说:“我胡小易是什么人啊?还有弄不过的东西?我是去河南拿一样宝物回来,收服了那东西。这孙猴子大闹天宫不还有一根金箍棒呢吗?我这是拿我的捆妖绳去!”

坐了一天的车,晚上十点的时候,才到河南金三师黄河边的老窝。

一见我们,金三师就道:“我这人脾气好,不论啥子忙,我都帮,但是条件有一个,就是得拿好酒来收买我。”

胡小易一屁股坐到屋里的一把破椅子上:“金师傅,这酒菜我已经备好了。就看您什么时候走了?”

金三师笑道:“胡小易,你小子的酒席在十万八千里之外呢吧?想骗我,没门儿,赶紧打酒去!”

我说:“金师傅,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担保,您帮完忙,让他给买。到时候,您想喝啥酒就啥酒。我们啊,本来是想着跟您买酒来的,但是这事情紧急。再说,我们买了,你不合口,也不行,不是?”

金三师说:“那我就信张是的,说吧,啥事儿!”

接下来,我们边喝茶,边把那事儿给金三师讲了一遍。

金三师听后,皱着眉,半天没说话。

我说:“金师傅,您可别说您也弄不了那玩意儿。”

金三师摇头一笑:“水里的东西,还没我金三师弄不过的,就是有人要龙王头上的犄角,我也敢去晃它三晃!不过,要是与那东西缠斗,把它给灭了,或者镇住的话,那就有些麻烦了。”

胡小易听后就道:“金师傅,以前您和那玩意儿打过交道?”

金三师道:“何止是打过交道,还大战三百回合呢!”

我说:“那您就先给我俩讲讲您的事儿,兴许,有助于我们这问题的解决。”

随后,金三师就给你我们讲了他所经历的,与河童有关的事情。

距离金三师所在的村子七八里的地方,有个黄楼村,黄楼村也靠近黄河,村子附近有一座墩子桥,连接着黄河两岸的几十个村子。附近的很多村的人,都通过那座桥过河,去走亲戚串门,或者去赶集,做买卖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