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六命桥

五年前,那座桥上死了一个人。死的人叫周富平,二十一岁。死因非常的蹊跷,脑袋上,出现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洞。洞中空空的,脑浆子,甚至是脊髓都被吸得干干净净的。

后来,法医把尸体运走了,经过检查,确认死者头部的洞,是由某种动物造成的。但是具体是什么动物,一直也没确定。

后来,那座桥附近,连续发生了几次这样的事情,前前后后,总共死了五个人。

这样的事情一出,附近的人都不敢走那座桥了。到了晚上,本来是人来人往的黄河大桥,一下子变得冷清起来。

其实,在第三个人遇害的时候,当地的派出所,就在桥上装了个摄像头。

由于光线,不好,图像只能看清死者是被某个人从背后袭击的。凶手先是从背后扑倒受害人,然后就趴在那人的身上,在几秒钟之内,把人的脑浆和脊髓给吸收干净了。

另外,附近的人还发现了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当有一个人被害之后,这座桥的一个桥墩,就会开裂开一道大口子。

那座桥,已经建成了三十多年了,虽然看上去破旧,但是桥体非常的坚固。为什么桥上一死人,桥墩就开裂了呢?

当时,附近的人都说,桥附近的那几个人是横死的!怨气重,而且凶,以至于把桥墩子都给撑破了!

政府部门当然不会信这样的传言,为了能够尽快平复人们心中的疑惑,有关部门请来了几个桥梁专家,让他们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专家们看了一通,都认为桥体设计没有任何问题,可能是时间长了,达到使用年限了。

这几个专家给出的原因,其实并不能被人信服。

后来附近村里的人找到了金三师,想让他给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三师去那里逛了一圈,然后就对找他去的人说:“我需要死去的这几个人的信息,越详细越好。另外,我也需要这座桥的资料,也是越全面详尽越好。”

后来,金三师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把这些事情搞清楚。

先说那桥的事儿。

那座桥,有个非常奇怪的名字,叫作:“六明桥”。而六明桥这个名字,是从六命桥演化过来的。

过去的时候,为什么称那桥为六命桥呢,其实,并不是像很多人所说的,什么那桥很坚固,有六条命;什么那座桥能够经历六次大地震而不倒。

这些都不是。

六命桥,真实的含义是,修这座桥的时候,搭进去了六条人命!

据说,建桥的时候,设计人员打算用六根桥墩来支撑整个桥体。

但是,自从打第一个桥墩起,就很不顺利。钢筋铁笼扎好之后,水泥浆灌注到一定的程度,就出现了严重倾斜的情况。

桥墩的倾角,一旦出现丝毫的偏差,就必须拆掉重新再造的。

第二次,没有出现倾斜的情况,但是,水泥灌进去之后,就是不凝固。

当时,大家以为是水泥的问题,于是就换了一批水泥,重新再来。可是,这一次水泥是凝固了,却开裂了许多的小口子,到头来还是不合格。

三番五次下来,折腾了好几天,一个桥墩子还没打好,这可把工程负责人给急坏了。

为了能够尽快解决这个问题,按时完工,施工方从外地请来了几个这方面的专家,又从全国各地找了几个更为专业的灌注工人。

这些人来了以后,没有贸然重新开工,而是仔细分析了三次灌注桥墩失败的原因。后来,这些人对桥墩的设计,河床的情况,钢筋水泥的情况,更甚至是河水的情况,都进行了仔细的分析研究。

但是最终也没有找到失败的原因。

找来的那些熟练工里,有个叫水猫的人,他干建桥修桥的活儿已经有些年头了。他私下里给工程负责人提了一件事。

水猫对负责人说,如果什么原因都找不到,那就是没有原因,没有原因就是没有天理,没有天理的事情,往往要换换眼光去看的。事情到了这一步,不如找一些老桥工师傅,那些人经验丰富,或许懂得这其中的门道。

接着,这个工程的负责人就又从全国各地请来了十几个造桥的老师傅。这些人,都是造了一辈子桥,对于桥都有着深厚的感情,更甚至比自己的命都重要。

他们听说竟然出现了那样的事情,都纷纷表示一定要前去看看。他们之中,年龄最小的七十一岁,最大的已经九十二岁。

这几位上了年纪的桥工到了那里,看了一圈之后,就问领头的负责人:“开工之前,你们有没有找人在这里的祭祀河神,询问能不能修桥?”

负责人说:“都什么年代了,现在是高科技时代,想在哪里建桥就在哪里建。上边选好址,我们就来施工了。”

这几个老桥工,思维中,还是那一套传统的修桥建桥法子。

中国古代建桥,与修房造庙,修路开山等等工程一样,在开工之前都要选址,选完址就要问神。

造房,要询问老祖师爷鲁班,能不能在这里建。修路,要询问野外的各路小鬼,小妖,大神大仙,能不能在这里修。开山的时候,要问山神,这山能不能开。造桥,要问河神,这桥能不能在此处造。

在造桥,问河神的时候,也是有一套严格的规程的。

比如,先要放鞭炮。放鞭炮的目的是驱赶那些水中,或者河边的小鬼,让它们赶紧走开,给河神让路。

放完鞭炮,要在河边摆上供桌,放好贡品。有年长的人宣读写好的“造桥问神帖”。这个帖子中,一定要写明是谁要造桥,为什么要造桥。另外,还要写一些敬重河神的话,祈求河神能够行方便。

念完这个以后,就要找一艘旧了的小船,把一头猪,或者一只羊等牲畜装在船上,让其漂流道河的中央。

如果小船沉了,那表明河神同意了。要是三个时辰之内船沉不下去,那么就表明河神不乐意。

河神不乐意,那就要想其他的办法了。

明朝时期,就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明光宗泰昌年间,皇帝要在一条河边建一座园林。园林是跨河建造的,所以少不了修桥这样的工程。

可是,在修桥问河神的时候,河神就是不同意。

无奈,负责修桥的官员就找来一位精通桥术的人,这个人看后,就对那官员说,要修这桥,必须用十对童男童女祭河。

为了修成那桥,负责修桥的官员就弄来了十对童男童女,让他们乘船到了河中央。本来风平浪静的河面,突然间狂风大作,巨浪滔天,在一片惊恐的哭喊声中,小船沉没了。二十个孩子,就这么背淹死了。

至此之后,那桥才得以修成。

为了修成一座桥,用童男童女来祭祀河神,那是极为愚昧,极为惨绝人寰的事情,当然,也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在我们看来,那些所谓的河神,不过是一些享受多了香火,登着鼻子上脸,危害百姓的邪神凶怪罢了。对于这种东西,要么不惹它,要么就请一些高人来,铲除它们。

那些造桥的老先生们一听说,没有问河神就造了桥,就知道,事情的原因,很有可能就出这里。

随后,这几位老先生就问了一次河神,结果它们发现真是这个环节出了问题。

事到如今,修桥的负责人也不得不信那几位老人的话,就问他们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