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河象

这个几位老人说,等他们商量商量再说。

商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那几个老桥工就说,可以开工了。

造桥的负责人说:“问题找到了吗?”

那几个老桥工说:“找到了,这次一准儿能成!”

造桥的负责人不信,又问:“那是不是该改进一些原来的东西?”

老桥工们说:“不用。但是,灌浆的时候,必须由他们亲自来做。”

负责人就不说什么了,一切的都照办。

第一个桥墩,顺利地打好了,接下来,就是第二个,第三个,一直到打完第六个,一点儿问题也没出。

打完六个桥墩了,那负责人就很奇怪,找到其中的一位老桥工,问是怎么回事,能不能给他讲一讲,他也好学习学习。

那老桥工说:“我们来的这些人,少了六个,难道你没发现?”

那负责人就更加奇怪了:“怎么少了六个?”

老桥工说:“他们把自己的身体铸进那桥墩里面了,这座桥要想建成,必须用老桥工的的命来下墩,用命魂来镇桥桩!”

负责人就问:“这是为什么?”

那老桥工摇摇头,只留下一句话:“天命难为,就以命违之。”

这就是六命桥名字的来历。

金三师了解到这些以后,又仔细查看了死去的那几个人的情况,结果,他发现死的这五个人,全是那当年用命魂来铸桥墩的老桥工的后人!

剩下的那个没有开裂的桥墩中的老桥工,虽然有个儿子,但是出车祸早就死了。当然就没有死第六个人,那座桥墩也没有开裂。

金三师仔细琢磨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来。当时,他就断定,必然是原先河里的那东西在作怪。

但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他一时还拿不定。

最后,他就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利用“借尸还魂”的法子,将水里的那东西再一次引出来。

金三师的这个借尸还魂,是这样的:他先把没有开裂的桥墩中的那位老桥工后人的灵魄招回来,附着到一具尸体上,然后以这具尸体为诱饵钓鱼。

结果,金三师还真把那东西给钓出来了。

金三师不会借尸还魂,于是就把胡小易的老爹找了去,让他帮着弄的。

一切都准备好之后,他们就在河的对面趴着,仔细瞧着。

看着看着,突然就刮起了一阵风,接着就是一阵急雨。雨不大,但是来得很突然,下得非常紧。

虽然雨雾中的能见度非常的低,但是他们还是看到了那个东西。

没错,那就是一只河童。

金三师说,能够呼风唤雨的河童,存在至少有一千年左右了。

那河童之所以害人,肯定是想利用那些老桥工后人的灵魄,来克制桥墩中老桥工的命魂,让桥墩出现问题,然后让那桥倒下。

据说,桥横在河上,在上面走人行车,是可以将河的气脉斩断,带走的。而河童生活在那一段河中,它们的气运与河的气运紧密相连,所以它们肯定是希望那桥赶紧倒下。

讲到这里,金三师就不说了。

我就问他:“你们把那东西给结果没有?”

金三师说:“这个……你们慢慢就知道了。这河童,属于水妖之类。活的年数长久了,水中的阴气吸收的多了,也会成煞。加上这东西性情诡异,所以是很难对付的。你们俩小子没两把刷子,没与那东西硬碰硬,算是明智之举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三人就火速赶往飞云江边的桃溪镇。

到了那里,见了苗西堃,然后他又带着我们在飞云江边走了一遭,找到了那河童的巢穴所在的位置。

回去的路上,苗西堃就问金三师:“金师傅,你看这事儿能办不?”

金三师说:“这事不难办,但是要费一些周折。”

苗西堃说:“周折倒是没啥。只要能把这事儿摆平了,我们这一带的村民过得安生就行了。”

胡小易说:“金师傅,你觉得那河童害那么多命中属水的人干啥?这不会是寻仇的吧?”

金三师说:“河童与其他的妖物一样,都是造化中疏漏的邪气所生。但世间万物,不论的人还是妖魔鬼怪,都逃不过一个“劫”字。我听说,人一百二十年一劫,鬼一百五十年一劫。而妖怪,有七劫,分别是三十年,六十年,九十年,一百二十年,一百五十年,一百八十年,二百一十年。过了这七劫,妖就会成魔。

我估计啊,今年,是这个河童的劫年了。一般来说,一种东西到了劫数,那就该死翘翘了。一切归化为零,重新开始,再进入这一个循环。但是,要想度过劫难,进入更高一级的命数循环,那就要想办法了!”

我说:“这河童是利用水命的人……来度过这一次的劫难?”

金三师道:“十有八九是这样。如果这个河童要度过三十年的小劫,那么,它就要在三十年的时间里,找到三十具命中带水的人的尸体,而且这些人必须是淹死的。

之后,这河童会将这些死人的灵魄聚集在一个地方,让尸体围绕着这些灵魄,做成一个尸魂巢穴。尸魂巢穴,一旦形成,这河童就等于为自己造了一条命。在劫难来临的时候,它就会躲藏进这尸魂巢穴里。劫数一到,那尸魂巢穴会被劫数所吞噬,化为乌有,而河童却能因此而躲过此次的劫难。”

胡小易说:“要是这东西过二百一十年的大劫,它岂不是要让二百一十个人淹死在河里?”

金三师说:“妖邪之物,无人之性情,作恶多端,当然会自毙的!我观察了一下这段飞云江的河象。河象显示,此处有三层气韵,最下面一层,是河的气脉,河气显示着河流的汛枯,水脉的变化。第二层气韵,则是这水中邪物的散发的邪异之气。这种气韵预示着河流中妖邪之物的多少,煞气的轻重。第三层,则是命数之气。命数之气,主要预示着河中的生物以及妖邪之物的命中劫数。

这一段河中,妖煞之气甚重,但同时也即将到达盛极而衰的顶峰。命数中劫数之气在迅速增加,这表明,下面的那个妖煞之物,即将有大劫。当这劫数之气达到最重的时候,也就是那河童最危险的时刻。”

我说:“金师傅,我们必须在那河童逃过劫数之前动手啊,要是让他过了这劫数,就难对付了。”

胡小易说:“那您看,我们还有几天的时间?”

金三师一皱眉,嘴里小声一算:“最多不过三天!”

苗西堃说:“哎呀,金师傅,您快说,该准备啥,我赶快去弄。”

金三师说:“看这河中的妖煞之气,这河童应该是要过六十年大劫……我们需要准备三头铁牛。”

“铁牛?”

我和胡小易都愣住了。

金三师嗤笑道:“怎么?你们俩就这么不学无术,河童最怕牛你们不知道吗?”

我和胡小易相互对视了一下。

我说:“金师傅,您这么一说,我还真有这印象,河童最怕牛。我听说,在古时候,黄河边有个村里里招了河童,害了不少的孩子。村民就在家里养牛,给孩子穿上牛皮衣服,从此之后,那村里的孩子再也没出事。”

苗西堃说:“对啊,你们还记得咱们从那条船上扔下去的东西不?扔下去的东西里,有一个包裹,包裹里装着的是牛鞭、牛角、牛皮、牛胎盘啊!”

我靠!原来是这么回事,瞬间我就对默默耕耘的那些黄牛们,更加敬重了。真是一物降一物,谁能想到,这河童怕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