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女舍恶夜

她把耳朵贴到门上,仔细听了一下,结果她确认,那个哀怨的哭泣声就是从厕所传出来的!

就在她犹豫着,是喊一声,还是直接敲门的时候。厕所的门忽然就慢慢地开了一条缝隙。

周胜男吓一跳,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但随之,那个声音也停止了。

从门缝里望进去,里面黑蒙蒙的,并没有开灯。

周胜男从小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从小学开始,她就没少替朋友出过头,打过架。被她打的男生,她都记不清有多少个了。所以,不论她到哪里,都有一群死党跟着她混。

而今,在周胜男的小团体,在学校里已经小有名气,不论是男生女生,没有谁敢去得罪她们。

周胜男深吸了一口气,抬起颤抖的手,慢慢地拉开了房门。

卫生间的墙角里,站着一个孩子。看样子,是个小女孩。她的头发很长,异常杂乱地披散着,一声不吭地看着她。

周胜男鼓足勇气问了一声:“谁!”

紧接着,她就伸手去摸墙上的开关。

灯,只是猛地闪烁了一下,然后就熄灭了!

借着这一刹那的闪光,周胜男看到,那个小女孩向她抬起了一条胳膊,手腕上正“滴滴答答”地流淌着鲜血。与此同时,她也看清了那个小女孩子的脸。

那张脸,不是……不是隔壁宿舍刚刚自杀的杨雅彦的脸吗?!

这到底怎么回事?

一阵阴冷的气息逼迫而来,周胜男忍不住恐惧,惨叫一声,回头就朝宿舍里跑。

但是,阳台和宿舍之间有一道门。不知什么时候,那门关上了。

周胜男没看清,一头就把门玻璃撞了个粉碎。

紧接着,她就感到脸上,脖子上一阵阵刺痛传来。

舍友一下子被她的叫声和玻璃的碎裂声给惊醒了,她们都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有人打开到了灯。

当宿舍的人看到站在门口的周胜男的时候,都忍不住惊叫起来。

周胜男的脸上,脖子上被玻璃划开了好几道口子,鲜血已经把她的脸和胸前的白色睡衣染红了。

周胜男似乎并没有顾忌这些,她惊惶失措地跑进宿舍,指着卫生间的门道:“她在里面,杨雅彦……里面真的有鬼!”

苏岩和齐冰冰是周胜男的左膀右臂,也是胆大妄为出了名的。她们俩见此,一个赶紧找出干毛巾给周胜男止血,一个赶紧拨打急救电话。

周胜男被医急救之后,宿舍里剩下的人大都还沉浸在方才的恐慌中。她们感觉经历了一场噩梦一般。

缓和一会儿,苏岩就对齐冰冰说:“老大出事之前,曾经叫醒过我,她说厕所里有问题。”

米娇娇恍然道:“她……她不是说厕所里有鬼吗?肯定是被吓到了,才撞到门玻璃上的。你们赶紧到厕所里去看看,到底有没有东西。”

听米娇娇这么一说,所有的人都沉静了下来,谁都没主动过去。

齐冰冰说:“我靠!我看你们才是一群鬼,一群胆小鬼,老大出事儿了,一个个都不敢动了!我看看去!”

说着,她就朝着厕所走去。

走到一半,她又回来,找了一把笤帚拿在手上。

刚走几步,她有把笤帚扔掉,顺手从书桌拿起一把水果刀。

其他人都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齐冰冰。

当齐冰冰拉开厕所的门,打开灯,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她们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齐冰冰并没有立刻反身回来,她仔细朝里看了看,愣了一下,然后就慢慢地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不久,她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古铜色的发卡。

发卡是两片竹叶的造型,古香古色的。

“你快把它扔了!”池小艳惊恐地喊道。

“怎么了?它又不咬人!”齐冰冰看着那发卡道。

池小艳咽了一口吐沫道:“你……你知道那是谁的吗?”

“谁的?”

“是……是杨雅彦的!”

齐冰冰一听,脸上骤变,那发卡掉落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叮当的脆响!

这一声脆响很好听,但是这声音却像是平地的一声惊雷,把宿舍的所有人给震慑住了!

苏岩走过去,蹲下来,仔细看了看那发卡,她确认,的确是杨雅彦的。

杨雅彦的发卡怎么会跑到我们的卫生间里去?她觉得,肯定是有人在捣鬼,捉弄人!

苏岩站起身,瞅了瞅宿舍里的几个人,就厉声质问道:“发卡怎么会跑进来?方才我看了看,没发现它长腿啊。我想,肯定是我们宿舍里的人,把这污秽的玩意儿带进来吓唬人的吧?”

其余的几个人,都默不作声地看着苏岩。

“现在承认和来得及。看老大那样子,毁容是一定的了。她要是急了,查起这事儿来,她有啥手段你们是知道的!”

苏岩威胁完,还是没人说话。

齐冰冰走到那些人中,看了看蒋丽敏道:“你和杨雅彦是同乡,平时,你们关系不错,是不是你故意把那发卡带过来,吓唬人?”

蒋丽敏笑道:“我闲的没事儿,把那东西带过来干啥?对了,我为什么要吓唬你们啊?”

齐冰冰还要接着逼问,苏岩走过来,止住了她。

对于周胜男一伙子的横行跋扈,宿舍里的其他人是唯命是从,蒋丽敏早就看不惯了。但她们分在了一个宿舍中,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她没有把这种厌恶情绪过多暴露出来。

苏岩说:“不管是谁,这件事,学校会查,公安局会查,我们也会查。要真是本宿舍的人干的,我们绝对让她好看。”

301宿舍这事儿刚出来的第二天晚上,302宿舍的一个女生,又险些出事儿。

这个女生叫蔡琳琳,睡在杨雅彦的下铺。

那天晚上,熄灯之后,她也是莫名其妙地失眠。

实在睡不着,她就想到楼道里去走走。

走着走着,她就来到了一层的大厅里。

宿舍门已经上了锁,管理员早就睡了。她就在大厅的椅子上坐下来,透过玻璃墙壁,看着宿舍外的景色。

她想,要是能出去走一走多好。

这时候,宿舍管理大妈突然走了出来。

蔡琳琳吓了一跳,她以为那宿管大妈又得板着脸,问她是哪宿舍的,辅导员叫什么,然后批评她一顿,把她赶回宿舍去。

可是,那天晚上的宿管大妈很奇怪,她就像是没看蔡琳琳一样,径直走到宿舍门口,用手中的钥匙打开了宿舍大门上的锁,然后拉开了门。

接着,她就转过身,从蔡琳琳的身边走过,依然对她是熟视无睹。

蔡琳琳急了,怎么?把我当隐形人啊?

我这就走出去,看你管不管!反正晚上开宿舍大门是违反规定的,你都违反规定了,我还怕你个头啊!

蔡琳琳起身就走出了宿舍,然后她就宿舍下的小路上走动着。

宿舍下的一片空地绿化的非常好,有草皮,有半米高的冬青,月季,还有一些小树。

蔡琳琳觉得舒服多了。

走着走着,身边突然就起了一层蒙蒙的夜雾。

她感到有点儿凉,于是就想回去。

她一直沿着雾气中的那条小路朝前走,当走了好大一会儿工夫的时候,她忽然发现情况不对。因为,这个距离应该早就到宿舍了。而现在,宿舍楼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再看脚下的路,已经不是校园里卵石路,或者石板路,而是成了柏油路!现在自己已经走到了校园附近的一条大道上!

这时候,她看到远处有灯光一闪,随即一辆大卡车从对面的车道上呼啸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