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诡照

蔡琳琳心中一颤,这不是一般的路,好像是学校附近的那条高速公路!

自己怎么跑到高速公路上来了,这不是找死吗?

远处,又有灯光闪烁,她知道是汽车要开过来了!

蔡琳琳转身就朝着路边跑,可是,两腿却被什么东西给抱住了,她根本就拔不动腿。

蔡琳琳猛地一低头,这才发现,好像有个小女孩正死死地抱着她的腿!那小女孩慢慢地提起头,蔡琳琳看到了一张脸,那张脸竟然是舍友杨雅彦的!

蔡琳琳的脑袋轰的一下就炸开了,魂飞魄散的她已经不知道怎么去挣脱逃走了。

就在这时候,草丛里窜出一只野猫,尖叫一声后,从她身边蹿了过去。

随之,抱着她的腿的那个小女还也不见了。

就在那辆车疾驶而来的一刹那,蔡琳琳本能地朝路边摔倒过去,这才躲过了一劫!

蔡琳琳惊恐地爬起来,迅速跑下高速公路,沿着一条小道,向着学校跑去。

跑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她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宿舍楼里灯已经关了,宿舍门大门也已经从里面锁死。蔡琳琳赶紧晃动大门,喊着宿大妈让她来开门。

喊的嗓子都哑了的时候,宿管大妈披着一件衣服出来了。她耷拉着脸,把门打开,就劈头盖脸问道:“都几点了,你才来,你干嘛去了?你哪个宿舍的?辅导员是谁?”

蔡琳琳没回答这些问题,她反问了一句:“唉,阿姨,我出去的时候不是你给我开的门面吗?怎么,你睡了一觉,都忘了?”

趁着宿管大妈愣神的工夫,蔡琳琳一溜小跑,赶紧逃回了宿舍。

后来,这事儿闹大之后,蔡琳琳向学校反映了她的这一经历。通过监控录像显示,那天晚上,的确是宿管大妈给开的门。

学校问宿管大妈为什么要在那个时间段打开宿舍门,放学生出去。

宿管大妈,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起来她为什么要去开门。

不过,在查看监控录像的时候,学校还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蔡琳琳走到大厅里坐下来的时候,有个小孩子的身影,闪进了宿管值班室。之后不久,宿管大妈就迷迷瞪瞪地拿着钥匙出来了。

但由于光线和角度都不好,学校和驻校派出所的民警也不能确定,是否真的有个小孩闪进了宿管值班室。

除此之外,这个宿舍里还发生了另外一件非常的怪异的事情。

这个宿舍中,有个叫刘甜的学生。这个刘甜,长得倒是挺甜美,但嘴巴却像刀子一样,经常跟人斗嘴伤人。

刘甜喜欢自拍,平时回宿舍之后,就开始摆着各种姿势造型,拿着手机,一张接着一张地拍。直到拍到手机没电,才肯罢手。

每当拍到一些自我感觉良好的照片的时候,她就让舍友们挨个看。让舍友们选出最好的几张,然后她就冲洗出来,放在相册里保存。

但那一天,刘甜甜去拿冲洗的照片的时候,那照相馆的老板却对她说:“你确信要拿回这些照片?”

刘甜说:“老板,您真逗,我不拿回去,难道还要存你这里啊?”

老板说:“请借一步说话。”

随后,那老板就把刘甜请进了一间办公室,让她坐下来。

刘甜说:“老板,不就是几张照片吗?你怎么搞得跟特务接头似的!”

老板说没说话,拿出一张照片说:“你看看就知道了。”

刘甜接过那照片,一看,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照片中,她身后的黑暗里,朦朦胧胧地藏着一张小女孩脸!那张脸的眼睛是血红色的,正诡笑着,盯着镜头!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老板说:“这个一定是你拍照的时候,拍进去的。我们冲洗的时候,绝对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会不会是谁在搞恶作剧啊!”刘甜咬牙切齿地盯着照片。

“是吗?我觉得有人搞恶作剧的可能性很小,你再看这几张照片。”

那老板把余下的五六张照片全都摆放了出来。

“你看这一张,这个小孩的头是与你的头的顶在一起的。你看,你的头发朝下,这说明,它的头是悬空倒着的。

对了,还有这一张,你看,图像虽然很模糊,但能够确认这孩子脸是出现在了你的前方的。这样的话,你拍照的时候,应该发现她了啊?所以,我认为,如果不是你故意所为,那一定是拍到了灵异的东西。”

刘甜仔细看着那些模糊的小脸,她猛然觉得,那些脸和杨雅彦的脸非常的相似!

蔡琳琳刚出了事儿,她又拍到了这样的照片,那接下来,自己是不是也要倒霉?

刘甜看得心里发寒,就对那老板说:“这件事儿,你没跟别人说吧?”

那老板说:“你经常来光顾,咱也算是老熟人了。我洗出这些照片后,就藏了起来,谁也没给说。”

刘甜说:“那好,你帮我把这些照片处理了吧。”

那老板听后就把照片当着刘甜的面儿,放进了粉碎机。

这件事发生后,刘甜就以生病为由,请了一个月的假,回家休养去了。

这303宿舍,大的事儿,倒是没怎么发生。就是晚上都睡了的时候,水龙头,点灯开关,电脑啊,老是莫名其妙地被打开。

这个宿舍的有个叫杨雪的学生,她说,晚上睡醒的时候,她曾经发现有个长头发的小女孩,坐在宿舍的椅子上。

由于光线不是很好,她也没看清那孩子的面目。

正当这时,有个人起来上厕所,打开了宿舍的灯,结果那孩子就不见了。

有时候,宿舍的电话会自己拨号,播的号很奇怪,但是每一次对方都会接起来。接起来之后,对方也不说话,但宿舍的人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另一头有人在听。

除了这些,宿舍里还有个叫慕容熙童的学生,这个学生比较喜欢香水,对于香水的气味儿颇有研究。走在大街上,有人从她的身边路过,她就能准确说出那人所用的香水的牌子。

熙童说,那天晚上把她个吓坏了,半夜的时候,她闻到了一股玫瑰香水味儿。玫瑰香水,宿舍的女生很少用的。但是,她知道,这种香水,是一个女孩的最爱,那就是杨雅彦。

杨雅彦死之前,一直用那种香水。甚至是,她死的时候,也刻意涂抹了大量的那种香水。

很多人都说,鬼灵是一般是看不见的,但是有些却是能闻到的。灵魄离开身体的时候,会带着某些气味离子离开。

许老师讲完这些,菜都上的差不多了。

肖军问我们:“你们俩听了,有啥看法吗?”

胡小易看了看我,意思是让我说。

我说:“许老师,你是让我帮着去抓那东西?”

许翔说:“我听说,你们会安放一些东西镇鬼压邪,所以,想先请你们看看,不行的话,也给我们学校的那幢女生宿舍安放一个。”

我说:“你没跟女生们说要在她们的宿舍楼里养鬼这事儿吧?”

许老师说:“这个是自然,要不,谁还敢住进去啊。”

我说:“听你这么一讲,我觉得那宿舍里的确有不干净的东西,但充其量就是个喜欢捉弄人的小鬼罢了,要想摆平是很容的。”

“你觉得是……是杨雅彦的鬼魂吗?”

我想了想说:“不……我觉得不是。杨雅彦自杀之后,纵然鬼魂留下来,没个十年八年,也成不了气候,更别说出来作弄人了。另外,与那个东西遭遇的人,都说那东西像个小孩子,虽然那小孩子的脸和杨雅彦相似,但是身高毕竟是对不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