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鬼迹

“那你的意思是说……”

“我是在想,这个东西是怎么进入宿舍的?为什么杨雅彦死之后就出来捉弄人了?那个东西和杨雅彦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胡小易喝了一口啤酒,冷冷一笑:“看似简单的事情,实际上挺复杂的。许老师,要弄清楚这事儿,我们还得亲自到现场看看,做些实地考察。”

许老师说:“那没问题啊,白天的时候,学生都去上课,我带你们去看。”

胡小易说:“大白天的,那个鬼肯出来啊,必须是晚上。”

“晚上?”

“是啊,出事儿的时间,不都是在晚上吗?”

许老师眉头一皱:“这可有些麻烦了,晚上进女生宿舍不合适啊。”

我说:“这没啥不合适的吧?宿舍里出了事,谁都知道。我们这是去调查事件的真相,又不是去借女生的床铺睡觉。再说了,我们俩的思想觉悟也不是一般的高啊,你们还担心啥?”

许老师点点头:“我同意,我同意,不过我得跟上级领导汇报一下,也要和相关宿舍的学生事先沟通一下。”

胡小易说:“这都是正规的程序,你赶紧走,走完,我们就可以开展工作了。”

第二天,许老师打来电话说:“领导同意了,那几个宿舍的学生也都沟通好了。但是这件事儿,还是尽量保密,不要张扬。”

我说:“你放心好了,咱们晚上十点钟见。”

胡小易听说那边同意了,就说:“张是,你赶紧准备家伙,我去洗个澡。”

我说:“你小子一个月都不洗一回澡,怎么这会子干净起来了?”

胡小易说:“不是要进女生宿舍了吗?说不定啊,还得睡人家的床,我这得讲讲究啊,不能让人家是说我身上臭不是?万一咱这一次去了,再遇上个喜欢咱的学生妹子,那咱就赚大发了!”

晚上十点,在许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就到了那幢女生宿舍楼下。

许老师说:“宿舍里的学生和宿管方面,我都打好招呼了,一会儿熄灯后,我们就可以进去。走,咱们先到宿管值班室看看。”

胡小易说:“这倒是不忙,我看看这座楼再说。”

其实,一靠近这座楼房的时候,我就大体看了一下它所在的位置。

总体来说,这楼的位置,并不是很凶。

一般来说,每一片土地,不论其大小,就像是人体一样,都是存在各种穴位的。这些穴位,是由其所在的风水,和内在的气脉共同决定的。风水好,气脉正的穴位,才是真正的好位置。

不过,就某一片土地来说,真正的绝好位置,不一定有。但是,正真的凶位,也不常见。大部分的土地上,一般的穴位是最多的。

我看了一下那幢宿舍楼,发现所处的穴位还真的不错,甚至可以说,是一处上好的位置。这样的位置,是不容易招邪的。住在这种宿舍里的女生,一般来说,都会很健康,长得越来越水灵好看,学习会越来越越好,升学率也会比其他宿舍楼高出一大截。

胡小易看了一阵子,就感叹道:“要是这里是居民楼,我非得多买几套回去。”

许老师不懂胡小易的话,就问:“胡先生,你这是啥意思啊?人人都说这是一幢凶楼,你怎么……”

胡小易说:“凶在表,是穷凶极恶,这样的地方,终究会邪不压正!我看宿舍里熄灯了,咱们进去看看。”

我说:“既然不是凶楼,那么招脏东西的可能是微乎其微的。”

“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既然不是外面的,那一定是里面土生土长的!”

胡小易点点头:“还是那个问题,这东西是原先存在的,那么为什么会在杨雅彦死后,才出来折腾?”

“你什么意思啊?”

“不管怎样,反正是杨雅彦的死,触发了这个东西。下一步,我们要那些受到伤害或受伤的人身上找原因。也就是说,我们要搞清楚,那个东西为什么要跟这几个人过不去。有了原因,我们就找到病根了,有了病根,我们就能推测出那到底是个啥东西。”

我点点头,没想到姓胡的比我考虑的还要细致。

随后,我们就进了这幢宿舍楼,来到宿管处。

宿管处总共有两个女宿管值班,一个年轻的,一个上了年纪的。上了年纪的去查宿舍了,年轻的正坐着嗑瓜子。

许老师说:“这就是学校请来的两个人,今天晚上,他们要在这里做一些调查。”

那个年轻的宿管打量了我们一下,就问:“警察不是来过了吗?”

许老师说:“他们不是警察,是……抓那些东西的。”

胡小易嬉皮笑脸道:“我们来看看这楼里是不是有不干净的东西,顺便给你们打扫一下。”

我说:“我觉得啊,这值班室里就不干净,那个东西来过不止一次。你们看,地上满是小脚印,那里,那里,全是!”

我们这一说,那个年轻的宿管吓得脸立刻就白了,她东躲西藏了几下,最后还是跑到了我们的身后。

我们做事情之前,首先要听当事人讲事情的具体经过,然后我们还会查证,这事是否需要我们。

因为很多诡异离奇的事情,都是一巧合或者有人装神弄鬼,故弄玄虚造成的。这样的事情,就不需要供养什么鬼灵来保平安了。

我们查证的目的,就是找到那些脏东西的存在的痕迹。

这些,在前的故事中,我曾经提到过。那就是用鬼灯来探鬼息鬼气;在冥骨粉的帮助下,用鬼灯来照鬼印。

我拿出鬼灯和一些冥骨粉,然后就让管理员关了灯。

我把鬼灯点燃,在大厅和值班室里走了一圈,结果鬼灯的火苗非常的正常。

胡小易见了,立刻拿起冥骨粉,在值班室里散了一些。

我端着鬼灯,走过去,照那些冥骨粉的时候,也没照出什么鬼印。

胡小易说:“监控不是拍到了什么东西进来吗?怎么一点儿痕迹也没留下?”

我说:“并不是所有的鬼物留下的痕迹都能被我们发现,只有那些老鬼和厉鬼留下的印记才会被鬼灯照出来。”

“那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我想了想,就拿出一面古镜交给胡小易:“我给你照着,你从镜子里瞧一瞧。”

古铜镜,能轻易地照出那些脏东西,当然也能发现那些不明显的痕迹。

胡小易把镜子对准冥骨粉,然后仔细瞅着。

“有……还真有!你看看!”

我把鬼灯递给他,接过铜镜一看,发现冥骨粉上有两个小脚印,这俩脚印很模糊,但是我却能隐隐地感觉到那脚印发散的淡绿色的光。

胡小易说:“果然是个小鬼在捣乱!”

我说:“你可别小看这小鬼,从它的所作所为来看,我觉得它肯定是受过人的历炼指点的。”

“这你也能看出来?”

我说:“我张是大本事没有,但是能通过鬼印的情况,大体判断鬼龄和阴厉凶险程度。从这几个鬼印来说,虽然这小鬼资历很浅,不够凶厉,它的脚印却是泛着微光的,这说明,这小东西受过正统的历炼。”

胡小易点点头:“你是意思是有人养鬼?”

“这种可能性很大,但是也不排除,有人养的小鬼被抛弃了,或者跑出来了,最后流浪到这里捣乱来了。

也许啊,这个小鬼和死去的杨雅彦很投缘,杨雅彦死后,这小鬼就为她出气,捉弄那些说她坏话的人,这个都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