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伢子鬼

这两个女生走后,刚要和胡小易商量接下的事情,我却发现他正他瞪着我,神色也骤然紧张起来!

“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不妥吗?”

胡小易对许老师道:“许老师,麻烦你先出去,把门关上,然后替我们守住门,一定不能让任何人进来。”

许老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胡小易这么认真,也就没多问,立刻就走出去,关上了门。

胡小易把所有的窗帘都拉好,这才悄声对我道:“那东西来了!”

我一听,立刻就打了激灵,怎么?说来就来了!可是,我身上戴着的鬼囊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啊!

我觉得不对劲儿,就反问胡小易:“你怎么知道的?你身上没戴鬼囊那玩意儿啊?”

胡小易说:“鬼囊,也不是绝对的保险。遇上太凶的东西,你身上的小鬼照样吓得尿你一身。”

我说:“你是怎么察觉到的?”

胡小易把一块半圆形的古玉拿从胸口摸了出来,然后他就举到我面前,让我仔细瞅。

我看了看,发现那是一块羊脂玉,四周有微黄的沁,其他的地方已经盘的出了原色。在这块古玉的中央,有一团灰色的雾气样的东西。

“你用手摸一摸。”

我伸手一摸,却见玉石中的那团雾气迅速弥漫开去了!

胡小易说:“这块古玉我随身戴了十几年了,灵敏的很。你看,这玉石中蕴含的,是一团阳气,你拿手一碰它,这阳气就散开了。”

我越听越觉得这话不对,就问他:“你啥意思啊,我一碰它,里面的阳气就散了,合着我身上阴气重,我身上招鬼了?”

胡小易道:“你说对了,那个东西,就在你身上。”

胡小易这么一说,我不由自主地就开始浑身一紧。刚忙拿出鬼灯,点燃。

结果,那鬼灯的火苗中真的就出现了一丝淡蓝色。而且,鬼灯的火苗,也是指向我的。

这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因为,从鬼灯的反应来看,我身上的这个小鬼的鬼气,实际上是很微弱的。

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些脏东西。但是,对于那些灵气比较弱的东西,即便是它们他骚扰了我们,我们也是无法感觉到它们的。

我身上虽然戴着鬼囊,但是鬼囊一旦发现靠近我脏东西无法伤害我,它也会无动于衷的。

我说:“看来,那个小鬼送上门来了!”

胡小易说:“不管怎么样,先抓住它再说。”

胡小易拿出五根蜡烛,点燃,在房屋的中央放成一个圆形。接着,他又拿出一个黑不拉叽的口袋。那口袋很小,就跟常用的手机套差不多大。

胡小易把一些米塞进口袋,然后把它扔在了五根蜡烛的中间。

随后,胡小易伸手我把拉到那些蜡烛跟前,让我把脸伸到蜡烛中央的口袋上。

我刚一伸过去,胡小易就在我的后背上猛地拍了一巴掌。

我身体一抖,差点儿就跌倒。

随后,我看到,五根蜡烛的火苗剧烈地晃动了几下,中间的小口袋也鼓了起来。

胡小易伸手一拉那口袋上的一根红绳,口袋就被扎了起来!紧接着,那小口袋中就像是装只个蚂蚱一样,跳动不已!

我说:“这么轻易地就抓住了?”

胡小易点点头:“抓这样的小伢鬼,还不是手到擒来。”

我疑惑道:“这伢子鬼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平白无故地跑到我身上来?”

胡小易说:“我可以确定,慕容熙童和杨雪进来的时候,这个小东西,也随着她们进来了。不过,它为什么要纠缠你呢……”

胡小易想着,一把抓起了我右手。看了一眼,他就冷笑道:“你自己看吧!”

我抽回手仔细一瞧,手心处竟然有一个花生米大小的红斑!

“哎呀,啥时候出了这么一块红斑啊?”

胡小易说:“你再仔细瞅瞅。”

我用手指一抹,结果发现那竟然是被染上去的。凑到鼻子上一闻,有淡淡的味道,但是我怎么也分不清那到底是啥玩意儿。

胡小易说:“那是朱砂、血、以及香灰混合起来的味道,据说这是伢子鬼侵进人体的门路。一旦被人点上这东西,十有八九就会招上伢子鬼。”

我奇怪道:“我啥也没动啊,怎么会沾染上这东西?”

胡小易说:“不,你动了一样东西。”

“啥东西?”

“手。”

“手?我和慕容熙童、杨雪握过手!一定是……慕容熙童。和那丫头握手的时候,她刻意用过力的!”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

胡小易说:“慕容熙童和杨雪这俩丫头绝对有问题!”

这时候,门被敲响了。

我打开门,发现慕容熙童和杨雪站着门外。

还没等我们开口,许老师就说:“呃……她们说有事要跟你们讲。”

胡小易笑道:“那好啊,进来吧。”

俩人进来坐定,我和胡小易都没开口,慕容熙童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刚才的时候,我们……我们隐瞒了一些事情。”

胡小易说:“你们先不要说是什么事情,先说一说,为什么要回来坦白?”

慕容熙童说:“刚才的时候,我们耍了个小聪明,犯了一个错误。我们觉得,你们一定会根据我们的这个错误,找到我们。既然事情已经败露,我们觉得还是主动来坦白的好。”

我惊然道:“你们真的在养鬼?”

慕容熙童点点头:“我们觉得好玩,就养了一只伢子鬼。”

我说:“你们养这伢子鬼干啥啊?宿舍里发生的那些事儿,都是这伢子鬼惹的?”

杨雪说:“是这么回事……我和杨雅彦是一个地方的,从小关系就非常好。我知道,杨雅彦的死和几个人是有关系的,我看不下去,所以就用这种手段吓唬一下那几个人。”

我说:“杨雅彦的死和那几个人有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

杨雪看了看外面,许老师站在门口。

胡小易走过去,把门关上,然后道:“你说吧!”

杨雪说:“之前,杨雅彦周胜男之间就有些矛盾,杨雅彦出事后,我总觉得周胜男与杨雅彦的死是有关系的。

很多人都知道,杨雅彦有个叫小毛的男朋友,周胜男也曾经追过。但是,那个人还是选择了杨雅彦。后来,周胜男就对杨雅彦怀恨在心,一直就想报复一下杨雅彦,更甚至想着把他们拆散。

你们做淘鬼的,肯定知道伢鬼是会偷梦的。这里的偷梦,实际上是能把别人的梦和饲主的梦给联系起来,让饲主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杨雅彦死后,我梦曾经用伢子鬼偷过周胜男的梦。结果,我们发现,杨雅彦的死的确跟周胜男等人有关系。

为了拆散杨雅彦和小毛,周胜男身边的那些死党给她出了个主意。杨雅彦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经常偷偷去酒吧里打零工,有时候也陪客人喝几杯酒。周胜男就找人偷拍了几张照片,找人修改了一下,寄给了杨雅彦的男友小毛。

小毛对杨雅彦和他的家人都很照顾,可能是见了那些照片之后受不住,就再也不跟杨雅彦联系了。

不久,同样的照片传到了杨雅彦的家里。杨雅彦的家人不明就里,一时受不住,就在电话里说了杨雅彦一些难听的话,让她不要再回家丢人了。

那几天,我们看出杨雅彦的心情很糟,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儿,她也不说,只是流泪。再后来,她就出事了。”

我说:“这几个被小鬼骚扰的人,都和这事儿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