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七皮一魄

杨雪说:“据我和熙童调查,这主意是苏岩和齐冰冰给周胜男出的。她们俩,一直就是周胜男的军师。照片是蔡琳琳找人拍的,照片中的修剪加工是刘甜找人弄的。这几个人,都是周胜男的贴身死党。”

“你们说的都是实话?”

慕容熙童拿出一支笔递给我:“我们的所说的,都录下来了。你可以把这个交给那个叫肖军的警察。虽然,我们没有多少证据,但我相信他们肯定会把这事儿调查清楚。”

我接过录音笔,转而又问道:“你们为什么没当面给跟他讲清楚,而是等我们来了才肯开口。”

顿了一下,杨雪才道:“我们不想让外人知道我们在养鬼,这样一来,学校也会开除我们的。”

慕容熙童说:“该说的,我们都说了,那个伢子鬼你们也抓了,我想请你们替我们保密这件事。”

胡小易说:“保密没问题,对外,我们也不提你们养鬼的事儿,但是明天你们俩得请我们吃一顿。”

慕容熙童笑道:“我们都是学生,没多少钱的,要不你先垫付,以后我们赚了钱再还你?”

胡小易说:“请我们吃顿饭,你们稳赚不赔。好了,我们等你们的电话。”

这俩女生走后,我许老师也走了进来。

胡小易说:“闹鬼的事儿,已经解决了。”

许老师不明白。

胡小易就拿出那个小口袋,给他看了看。

许老师道:“这就是那……”

胡小易说:“你放心,要是再出事,我负责。”

出了学校之后,我就问胡小易:“你小子让那俩学生请你吃饭,她们就那么听你的话?”

胡小易说:“你就等着瞧好吧!”

第二天中午,我们果然接到了慕容熙童和杨雪打来的电话,说酒店已经订好,让我们赶紧过去。

路上,我就问胡小易:“你把人家养的小宝给抓了,人家还请你吃饭。”

胡小易冷笑一声:“张是,你以为她们养的真是小伢鬼啊?”

“你不是说过,这里的脏东西,就是小鬼吗?这小伢鬼,也是小鬼啊??”

胡小易依然摇头道:“伢子鬼,的确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小鬼,但是这东西是不会对人造成丝毫危害的。小伢鬼没有能力去做那么多事情,更不没有能力去偷梦。

所以,当时我就断定,宿舍里发生的那些事儿,跟这伢子鬼并没关系。她们放出来的这个小伢鬼只是挡箭牌。她们是想用这小伢鬼,来保护她们养的小宝。”

我说:“她们养的是……”

“不出所料,应该是古曼童。在所有的小鬼中,金童子是有能里偷梦的!也只有金童子,能与主人意念合一,去做一些想做的事情。

如果能把金童子养到人鬼合一的境界,那真可谓是个养鬼的高手了。要买到一个真正的,有灵力的金童子,是要花费一大笔钱的。再把它养好,那更是不易。”

“所以,这个慕容熙童才舍车保帅!”

“算不上舍车保帅,养金童子的人都知道,金童子一旦养起来,就会有一些小伢子鬼来找它玩,懂得养鬼之道的人,也是可以将伢子鬼一并养着的。”

没想到,这慕容熙童和竟然是个养鬼的高手!

“那你为什么不当场戳穿她?”

胡小易说:“没这个必要,养鬼比养孩子都难,再说了,她们俩也没什么恶意。只要她把那金童子给带回家,保证以后不再利用那玩意儿捉弄人,就行了。”

吃饭的时候,慕容熙童果然承认她是养着一个金曼童的。而且,她已经要了五六年了。至于这丫头是怎么与古曼童结的缘,她并没有说。

几天后,肖军有找到我们,,他说,事情已经查明了,与慕容熙童和杨雪讲的基本一致,先关的几个人,该拘留的拘留了,该教育的都教育了。

在《淘鬼笔记》的最后一个章节里,我想给大家讲一些与古曼童(金童子)有关的事情。

虽然古曼童在市面上的流通量很大,但说实话,我们基本上没做过几桩与之有关的买卖。

我们不做这方面的生意,是有自己的原因的。

一来,古曼童这东西的前期的炼养是很麻烦的,在中国几乎没人会炼养这种东西。真正的古曼童,都是泰国寺庙的一些大师,经过长年念经教化、香火供奉、去其阴厉之气,注入佛光正气而成的。所以,即便是在泰国,真正的、质量上佳的古曼童,实际上很难得的,更别说在中国国内了。

二来,《淘鬼笔记》中有这么一句话:“唯小鬼与老鬼难养也!”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婴灵和老鬼这两种鬼物是最难对付的。在前面的时候我说过,老鬼,资历深长,诡诈多端,自然很难对付。而小鬼,主要是指婴灵一类的。婴灵就跟婴儿一样,未涉世事,性情无端,难以揣测,所以,很难供养。古曼童虽然是经过教化的婴灵,但是,天性并未全部消失,所以,一般的人供养起来,还是会遇到许多的意想不到的麻烦。

其三,古曼童,教化不易,供养起来,也有很多严格的程序。比如,如何请来,如何安放,如何供养,供养起来有哪些禁忌;比如,人不同,需求不同,在选择古曼童的时候,就有所差异;再比如,古曼童不可以常年累月供养的,养到一定的时日,就要送走它。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那么,请鬼容易送鬼更难。如何将其安妥送走等等,这都是有着严格的规矩的。

规矩禁忌多了,就容易出问题。也正是因此,我们这些淘鬼人,从来都不建议国人供养古曼童。

但是,很多国人都只顾着眼前的利益,而根本就不在乎养鬼的禁忌。相当一部分人,都是不惜任何代价,铤而走险。而我们这些淘鬼人呢,在这方面,所做的只是一些给他们擦屁股的活儿。

好了,我继续给大家讲我所经历的与古曼童有关的故事。

2000年的时候,广东佛山有个叫唐明亮的人曾经托人,从泰国买过一个古曼童。

唐明亮是个生意人,三十岁之前,可谓是家和万事兴。但是,四十岁以后,家里就接连出现了一些变故。首先是他的父亲患病去世,母亲也精神失常。妻子身体本来很好,近来却变得越来越虚弱。家中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在学校里玩耍的时候,摔下楼梯,脑部受到重创,经过医生抢救,虽然保住了命,但是脑损伤还是让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接近瘫痪,记忆力也受到严重的损害。

有一天,唐明亮的一个朋友就对他说:“兄弟,家中接连遭遇不幸,恐怕是家宅等方面有问题。你不如请个懂行的人瞧一瞧,有的话就改正,没的话,也就安心立了不是?”

唐明亮觉得也是,真就请了一个叫宋西达的佛家弟子看了看。

宋西达到了唐家,转了一圈,就对他说:“你这房子没问题,是你带回家的一些东西招惹了祸患。”

唐明亮说:“我没往家里带啥东西啊?”

宋西达说:“你这屋子里是不是存放着一些皮毛类的衣物?”

唐明亮一想,就道:“我老婆倒是有好几件皮衣,什么貂皮啊,狼皮,狐皮啊,足有七八件呢。我呢,也有一件虎皮马甲,不是自己买的,是商业圈里的朋友送的。”

宋西达说:“这就对了。凶兽将死,精魄附于皮,七皮成一灵。也就是说,兽皮积攒的多了,这些兽皮上的精魂会逐渐形成一种灵质的东西,这种灵,就相当于我们所说的阴魂。虽然这东西对人的影响依然是很弱的,但并不是没有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