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阴童

唐明亮惊道:“那我该怎么做啊?是把那些兽皮供奉起来,还是把它们处理掉?”

宋西达摇摇头:“那些东西已经不再依附毛皮了,它们已经组合成了一个新的灵体。你怎么处理那些毛皮,也是无济于事。这些动物,都是被人射杀而死,没一丝灵魄都充斥着阴怨之气,抓,抓不住;驱,驱而不散。只能循序渐进,以佛子化解它们。”

唐明亮不明白:“那啥啊佛子?”

宋西达说:“佛家炼化的东西都叫佛子,我给你举一简单的例子,比如佛家度化的灵魂,就是其中之一。你关系多,人脉广,要是有条件的话,最好到外地请一个古曼童来供养一下。”

听了这宋西达的话,唐明亮还真就通过各种关系渠道,花了大价钱,从泰国请来了一个古曼童,供养了起来。

供养之前,唐明亮认真地向一些有经验的人请教了供养古曼童的方法。

那个供养过古曼童的人告诉唐明亮,供养这东西,必须要有耐心,每天都要严格按照程序来。当供养好之后,这个古曼童它就会好好地照顾家里人。

供养了三四个月后,唐明亮就做了一个梦,他梦见有个小孩,坐在自己家里玩,那小孩子笑着,看上去似乎玩的很高兴。

唐明亮把这事儿告诉了那个人,那人说,这是古曼童入梦了,它这是告诉你,它在你家里过的很好,它很高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唐明亮更加精心供养那古曼童,不出半年,他妻子的身体好了,女儿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过来。

唐明亮非常高兴,从此之后,他几乎是天天吃斋念佛,感谢那古曼童的帮助。

可是,太平的日子过了没半年,他的儿子唐涛就病倒了。到医院一检查,也医生也没确认是那孩子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唐涛这孩子的病,非常奇怪,白天的时候,没什么事儿,晚上经常会大喊大叫说梦话,有时候还不断地说一些胡话,家里人怎么喊,也喊不醒。

唐明亮又找到了宋西达。

宋西达到他家里看了看,就说:“这古曼童也请来一段时间了,家里的事情基本上都解决了。事情解决了,就必须把它送走,老是留在家中,必生变乱!”

随后,唐明亮就按照程序,把那古曼童送到了一座庙里。可是,做完这一切之后,那孩子还是不见好转。

最后无奈,唐明亮打听到了我们,给小招打电话说让我们过去一趟。

小招简单听唐明亮讲完,就让我去跑一趟。

我说:“正好心里闷得慌,我去看看。”

小招说:“和古曼童有关的事情,一般来说都不是很难办。但做事的时候,一定要细心。”

我说:“不就是一只小鬼吗?量它也翻不了天!”

到了唐明亮的家,刚说了没几句,天就暗了下来。

唐明亮就问我:“张先生,你说,我把那东西都给送走了,怎么还出事儿?难道,当初毛皮上带来的那些东西还没被化解掉?”

我说:“这件事儿,我也琢磨了一路子,现在还说不准。晚上的时候,我会待在你儿子的房间里,到时候一切都会见分晓。”

晚上,等那孩子睡熟之后,我就带着家伙,悄悄地进了那他的卧室。

我在床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来,借着窗帘投进来的光,我仔细查看了一下这屋子的情况。屋子的布局,东西的摆放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随后我就拿出鬼灯,将其点燃,放在了地板上。

根据这孩子出现的情况,我早就想到了一种情况,那就古曼童偷梦。

古曼童偷梦,在养过股古曼童的人家中,是时有发生的。

古曼童,是一种非常有智慧的灵异体。这种东西,在某个人家里待的时间长了,和这家人混熟了,就会给这些人托梦。有时候,也会到这些人的梦中玩耍。其实,古曼童到某个人的梦中玩耍,并不是入梦,而是这东西把人的灵魄给勾走了。人以为自己的在做梦,实际上,他们是离魂了,他们做的梦叫离魂梦。

古曼童勾人的灵魄的行为,其实并无恶意,它们只是待的寂寞了,想着趁人休息的时候,把人的灵魄勾出去玩耍消遣一番。

在天亮的时候,古曼童还会把人的灵魄领回来,而不至于使其迷失。在这一过程中,并不会对人造成什么伤害。

养古曼童的人,在睡之前,都习惯性地在自己的脖子和拇指上系一根红绳,这样做的目的就是防止古曼童勾走自己的灵魄后,造成迷失,不能及时回身。

不过,这里有个问题,唐明亮说已经把那古曼童给送走了,那么它为什么还要回来勾搭这孩子呢?难道是唐明亮并没有真正地将那古曼童送出去?

边想着这些,我边看观察着鬼灯的变化。

大约十一点多的时候,鬼灯的火苗突然一颤,接着,淡黄色的光,就开始发红。与此同时,我身上的鬼囊,也跟着颤抖了一下。

我立刻打开探鬼的盒子,点上一炷香,默念咒语,让探鬼上了身。

探鬼上身之后,我的眼前一片朦胧,等适应这里的光线之后,我发现床上的那唐涛的身体死沉沉地躺在那里,这说明,这孩子的灵魄已经被勾走了!

我心中一惊,心道,不会这么快吧?

随后,我就四处张望着,寻找这孩子灵魄离开的方向。

一个人的灵魄离开身体后,其实探鬼的眼睛是可以发现的。在这里,探鬼所查看的不是灵魄的留下的印记,而是灵体留下的气味。这种气味,叫做鬼气。

据说,每一个灵魄在离开,或者即将离开肉体的时候,都会散发出独特的气味。猫头鹰闻到这种气味之后,就会发出与平时的叫声不一样的笑声。也正是因此,人们才把猫头鹰叫做报丧鸟。

我重新闭上眼睛,任由探鬼带着我朝前走。

走着走着,我感觉那探鬼慢了下来。而且,身上也传来阵阵的凉意。

我睁开眼,发现前方不远的地方,立着一个孩子身影,那个影子一动不动,似乎是在目不转睛地瞅着我。

我仔细看了看,发现那并不是唐涛的灵魄,应该唐明亮养的那个古曼童。看着它,我朝前走了几步,我想过去问问它,为什么总是勾搭唐涛,为什么不肯离开唐家。

可是刚走了三五步,我就感觉自己的腿像是灌了铅一样,再也挪不动了!

这时候,前面的那个孩子慢慢地超我走了过来。那孩子一靠近我,我身上的鬼囊就立刻就疯狂地跳动起来!我心道,不就是一个古曼童吗?你犯的着这么紧张吗?

那个孩子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我猛然发现,它并不是所谓的古曼童,而是一只阴童!阴童,实际上就是小孩子凶死之后,变成的阴厉至极的小恶鬼!

唐家供奉的是古曼童,怎么那古曼童没走的时候,就来了这么一只小恶鬼?

一时间,我也糊涂了!

那小东西离我越来越近,我已经强烈感到了它身上散发的那股子邪异之气!模模糊糊地,我发现那孩子的脸是扁平的,五官都被挤压的产生了严重的错位,那已经不能称之为脸了!

这个阴童在我面前顿了一会儿,突然间就伸出扭曲的双手插进了我身体,然后,它猛地往后退。

我身上并么有被拉拽的感觉,但是身后的阴风却一阵紧似一阵,只感觉背后有无数冰冷的尖刀不断地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