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血气

那医生说:“造成畸形的原因很多,比如辐射,遗传,药物作用等等。”

兰晓辉听后,无比失落道:“那就不留了。”

兰晓辉的那些朋友听说这件事后,又开始请他喝酒,安慰他。其中有个朋友就说:“你老婆生的孩子出现这种情况,会不会和你供养的那个东西有关系啊?”

那人这么一说,一下子就提醒了兰晓辉。

回到家后,兰晓辉本来是想把那金童子的供桌给掀翻的,可是他没敢这么做。

左思右想之后,他觉得还是弄清事情的真相之后,再做打算。

第二天,他又回到了庙里,找到了那个僧人。

说明来意之后,那僧人就问他:“近一段时间来,你没少出去喝酒吧?”

兰晓辉说:“喝酒?经常的啊?”

那僧人说:“你给我说一说,喝酒的时候都吃了哪些菜?”

兰晓辉就奇怪了:“吃了啥子菜,我早就忘了啊。”

“你仔细想一想,印象深刻而的。”那僧人提示道。

“印象深刻的……鳄鱼肉……鳄鱼肉倒是吃了不少。很多人都吃不上来,但是我行,每次,我都吃很多的。”

那僧人道:“这就对了。问题的原因找到了!”

“大师父,我吃鳄鱼肉,就容易导致胎儿畸形吗?这个不可能啊!”

那僧人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你可知道鳄鱼在佛教中的地位?鳄鱼是佛教的护法神!而金童子又在佛光之下度化而来。你吃鳄鱼,不就是等于吃了金童子是上祖神吗?你说,你都这么做了,那金童子还能还好帮你吗?”

兰晓辉一怔:“啊?论辈分,的确是这么个理儿。”

那僧人说:“我曾经嘱咐过你,养金曼童的人,切不可杀生,也不可以乱食野味。你把这些都忘了吧?”

兰晓辉说:“我不是忘了,我是认为,没这个必要,我在外面吃啥东西,它能知道吗?”

最后,那僧人告诉兰晓辉,想要继续用那金童子助孕,倒是还有补救的办法。那就是,将死的孩子超度一下,然后再把尸体放在供养金童子的那个房间。

这样做的目的,是让那金童子知道自己的做事的后果,让它逐渐平息怒气。

每一次供养的时候,主人再提一下这件事,然后向金童子多道歉,这样一来,兴许会有用。

兰晓辉按照那僧人的指点去做,两年后,他的老婆终于生了一个健康的女孩。

养金童子的时候,尽量不要吃野生的一些动物,更不能在家里杀生。兰晓辉的遭遇还算是比较轻的。要是这金童子被惹毛了,出人命的事儿,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田文华是湖南邵阳人,2004年的时候,他从泰国请来了一只金曼童。

田文华请这东西,也是为了给自己的老婆助孕。

金童子在家里供奉了三个月之后,田文华的老婆就怀孕了。九个多月后,他的老婆就给他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

田家是个大家族,田文华费尽心机,终于得子,这让田家上下,都大为高兴。于是,田文华就宴请亲朋友好友,连着摆了三天宴席。

田文华在得子之前,对于“杀生”这样的事情还是很忌讳的。但是,自己得了儿子之后,就有些得意忘形了,在这几天中,为了招待客人,田文华亲自宰杀了不少的鸡鸭、羊、兔,还有狗。

另外,田文华是干厨师出身的,来了客人,一时高兴,他宰杀完那些东西之后,就亲自下厨给客人们露一手。

那天晚上,田文华和朋友们一直喝到晚上十二点多。

喝着喝着,菜就不够了。

田文华说:“你们先喝着,我去弄个菜来。”

说着,田文华晃晃悠悠地就走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田文华扛着一个蒸笼回到了屋子里。

众人正愁没菜吃,就迫不及待地问:“文化,你这是弄的啥菜啊?这么大的排场!”

田文华说:“清蒸猪肘。”

那些人打开那蒸笼一看,立刻都惊醒了醉酒,随后就惊叫着,跑出了那间屋子。

蒸笼里不是清蒸猪肘,而是一对小孩的大腿。

田文华把自己的孩子的双腿砍下来,给清蒸了。

家里人发现后,由于失血过多,那孩子已经死亡了。

警察抓住田文华的时候,他正坐在酒桌上,笑嘻嘻地喝着酒,品尝着他儿子的双腿。

当一个人开始杀生的时候,这个人身上的血腥之气就会变得浓重起来。

古曼童虽然没见到这个人杀生,但是它能通过人身上的血腥感到这一点。人身上的血腥之气重了,照样会对古曼童产生影响。

古曼童嗜了血气,反过来就会影响到人的行为。

《淘鬼笔记》中这样说过:“杀生之人,血气凝于身,切不可近鬼神,反之则邪气缠身,行端危诡。”

养古曼童的人,在做事的时候,也会受到古曼童的影响。当然,只要这个人把那古曼童给养好了,它对人的影响就是积极的,它就会想方设法帮住这个人。

前面我们说过,金童子这东西养的久了,就会与人合一。

这里的“与人合一”,主要指的是精神上的。比如,有时候,人想什么,那金童子都知道。你再供奉它的时候,嘴上说它怎么好,心里却骂它,它也会知道。

另外,养金童子人的性情是非常奇怪的。有时候,本来很高兴的,突然间情绪就变得非常低落起来。有时候,情绪很不好,突然间又变得兴高采烈起来。其实,这都是人与金童子相互想影响的结果。

我听说过这么一件事。

某个地方有个人,他是做主持工作的。他主持婚礼,也主持葬礼,还主持各种节目、庆典等等。

这个人干这项工作二十几年,业务技能很强,在那一带名气也很大。很多人和单位都花大价钱请他出场。

后来,他觉得自己经常主持葬礼,接触的死人多,逐渐总是觉得底气有些不足起来。几经周折之后,他就养了一个金曼童,想着增加一些自己的底气,保佑自己事业顺利发达。

可是,那人养了那东西五个月之后,他就把自己的饭碗给砸了。

在一次举行葬礼上,正说到悲伤之处,大家都悲痛不已地沉声哭泣,或者感叹的时候,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这一笑,全场的人都震惊了。起初,人们都以为这个人疯了。

死者的儿子拿着棍子满大街追打他,这个人边哈哈大笑,边跑。

最后,他跑回家之后,锁好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

虽然嘴上笑,但是他心里清楚自己不正常,可是他又无法抑制自己的这种笑。

打开房门一看,自己的孩子正坐在客厅里看猫和老鼠。

而供养金满童的那个小房间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

他心里一惊,肯定是那金童子也在看这个动画片,所以说,一定是那金童子的情绪,影响到到了他。

*那孩子见他爹笑着走进来,也是吓了一跳。

那人赶紧关掉电视,然后又关上了金童子那房间的门。

这时候,他才控制住自己的笑。

经过这件事,很多单位和人家都认为这人因为压力太大,得了精神病了,再有主持工作,就都不敢请它了。

还有这么一件事。

某地有个叫赵腊全的人。赵腊全,有个儿子,叫赵明聪。赵明聪上五年级的时候,学习情况不是很好。全班四十一个人,每次考试他都在四十和四十一,这两个名次上晃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