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助学童子

平时,这个孩子又特调皮捣蛋,全班的学生除了他自己,都打了一个遍。很多家长就找到班主任老师说,咱们这个班里出了这么一个祸害,我们的孩子实在是待不下去了。要不,你就让这孩子转学,要不就让我们的孩子调班。

班主任说,转学是很麻烦的,这样吧,我跟那孩子的家长谈谈,看能不能把这孩子教育好。

于是,班主任就找到了赵腊全,把孩子的情况跟他这么一说。

赵腊全是个爱面子上的人,老师一说自己的孩子成绩不好,经常捣乱,被人嫌弃。他脸上就挂不住了。当下就给老师立下军令状,一个星期之内,一定教育好孩子。要不,他给孩子转学。

赵腊全知道,给孩子转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这孩子朝哪个学校转啊?其他的学校一打听,谁肯都不敢接收啊。

放学后,赵腊全把孩子带回家,关上门,就想先把这孩子揍一顿再说。

可是,刚到家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表哥东子来了。

东子经常到东南亚各国出差,很久也不来一次,但从小他们来的关系就挺好。

东子见了赵腊全气呼地走进来,就问:“这是怎么了?”

赵腊全说:“别提了,这小子气死我了,学习不好,还捣乱,在班里成过街老鼠了。每次开家长会,我的脸都因为他的事儿,收视率持续攀高。”

东子笑道:“你这孩子的毛病啊,从小就这样,不是一朝一夕能改过来的。你啊,不能光揍他,骂他,你得给他治!”

“治?我揍他不是给他治?”

*“你得带着他去医院,让医生给治。”

“算了吧,我先用棍子给他治一治,治不好,我直接送他进精神病医院!”

东子想了想,突然道:“唉,你还别说,要让你儿子短时间内有所好转,还真有个简单有效的办法。”

赵腊全说:“你快说说,要是真有效,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东子一笑:“这个办法有点怪异,就怕你接受不了。”

赵腊全说:“你放心,只要不是去砍他的脑袋,我就能接受。”

东子看了在旁边偷听的赵明聪一眼:“我给你爹说话呢,你滚屋里去!”

赵明聪走后,东子把脑袋伸到赵腊全跟前说:“我说的是养个助学的金童子。”

赵腊全一惊:“啥?金童子,那不是养小鬼吗?那玩意儿邪不拉几的,我不弄!”

东子摇摇头道:“我就知道你胆小,不敢弄。但是,你还别说,这法子真管用。我就认识几个养金童子的,家里的孩子也是学习不好,上课坐不住,精力难集中,但是人家养了金童子以后,学习成绩一天一个样。其中有一个孩子,原来的时候全班倒数第一,现在全班前十名。”

赵腊全说:“真有你说的那么灵?”

东子说:“反正人家都说灵的很,我觉得啊,你可以试一试。”

赵腊全说:“养那东西是不是对人有一些害处啊?”

东子说:“你生了病,打针吃药不也是有好处也有害处?凡事要从两方面考虑,有利有弊,关键是看利大,还是弊大!”

赵腊全说:“要不我也试试?”

东子说:“你要决定了,我就托人给你请一个来。”

半个月之后,东子就给让人给赵腊全请来了一个金童子。前前后后,赵腊全总共花了五六万块。

据说,供养助学类的金童子是可以让学生免受一些东西的侵扰,让孩子的精力更加集中,从而提高学习效率。

也有人说,其实助学金童子养成后,可以与学生的思维合二为一。这样一来,这孩子就相当于有了两个大脑,两个大脑同时思考问题,那么解决问题的效率就自然而然地提高了。

赵腊全把这个金童子请来之后,就开始精心供养。

按照人家的说法,金童子进门后,先供养一个月以上,才能发挥作用。这种助学金童子供养起来,就更不简单了。你得首先让它喜欢上了那个孩子,然后要不断地引导那金童子关注那孩子的学习。慢慢地,那金童子就知道它应该去做什么了。

不过,靠金童子助学,只是暂时的。因为,这请来的金童子,早晚是要送走的,靠这东西提高学习成绩也不是长久之计。

赵腊全养了这金童子之后,他这孩子的表现的确比以前好多了。第二个学期的时候,这孩子的成绩在班里能达到中游的程度了。

赵腊全这个孩子的成绩一下子提高了这么多,很快就成了正面形象,学校的老师经常表扬他。

赵明聪没受过这么多的表扬,他先是受宠若惊,后来就飘飘然了。这孩子一飘,爱显摆的老毛病又犯了。

于是,他就跟几个同学说:“其实啊,我的脑子很笨,我学习成绩提高了,功劳完全在于我爸。”

同学就问:“怎么功劳在你爸那里呢?你爸看上去比你还要笨呢啊。”

赵明聪说:“你们有所不知,我爸不知从那里弄来了个金娃娃,然后就供养在家里。后来,每天吃晚饭的时候,他都要我给那金娃娃上一炷香。我爸说,只要坚持下去,我的学习成绩自然就能提高。你们说,这事儿也怪啊。我做卷子的时候,有些题,根本就没见过,压根就不会,可是有时候脑子里就有答案。我感觉,脑子里有个人在帮我似的。”

赵明聪的同学一听,还有这等事儿,就非要他把那金娃娃抱出来,看一看不可。

起初,赵明聪说:“那可不行,我爸说了,这事儿要保密,那东西是不能让外人看,更不能去抱的。否则就不灵验了。”

那几个同学就说:“你真小气,你是怕我们看了那东西,学习好了,超过你,然后你再继续当倒数第一吧?”

赵明聪一听就来气了:“我才不怕呢!看看就看看。”

后来,赵明聪瞅着他爹不在的工夫,就把金曼童的塑身给拿了出去。那几个学生看完,摸完之后,他又悄悄地把那东西带回去,按照原来的样子放好了。

从此以后,赵明聪的成绩又继续下滑到了全班倒数第一的位置。

赵腊全家见儿子又被打回原形了,就去质问卖给他金童子的人,怎么又不管事儿了?

那人说:“这东西,绝对不会失灵,我到你家看看再说。”

到了赵腊全的家里,那人一查一算,立刻质问赵腊全道:“你是怎么供养的这金曼童,现在,它的塑身在这里,但是它已经离开很多天了!”

赵腊全说:“不会啊,我每天都是按照规矩去供养的。”

“那你的家人动没动过它?”

“没有吧?我嘱咐过他们,千万不能动这玩意儿的。”

这时候,赵腊全的儿子赵明聪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

那人瞥了那孩子一眼,就对赵腊全说:“你问问他!我看十有八九是他的事儿。”

赵腊全看了他儿子一眼,就喝到:“你给我过来!”

赵明聪低着走了过来,还没等他爹摸棍子就招供了:“我带那个金娃娃出去过。”

赵腊全俩眼一瞪,就要揍他儿子。

那人说:“算了,事已至此,都是命数。有的金童子的塑身一旦被带出去,它就认为你不想要它了,然后它就会去它想去的地方,以后再也会在回来了。”

关于金童子助学,我还听说过这么一件事。

2004年全国高考那一年,某学校,有个成绩很差的学生,却考出了个好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