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蛙

当时,班里的学生和老师都说,这个学生,几乎是半个傻子,打死他,也考不了那个分数,肯定是作弊了。

后来,还有家长向教育局和当地的公安机关进行了举报。

其实公安机关早就听说过这件事,只是没人举报,他们也无法立案调查。

公安局先询问了学校的老师。

老师说,确实像外面传的那样,这个孩子的成绩,不但是班级里最差的,甚至可以说是历届毕业生中最差的一个。

然后学校的老师又拿出了这个学生平时的考试成绩,作为证据。

随后,调查人员又找了十几个同学谈话,那些学生也证实了老师的说法。

接着,公安机关就以这个学生涉嫌作弊为由,对考场进行了监控,对监考老师,以及学生的家长进行了调查询问。

问来问去,也没发现这个学生作弊的线索或者证据。这一下,可把参与调查的那些人给难为坏了。

实在没有办法,公安局里的人就拿来两份试卷,一份是高考数学试卷,一份是英语试卷,让他去做。他们的打算是,如果那学生做不出来,就得说实话了。

谁知道,那个学生非常顺利的地做完了数学试卷,数学老师给看了看,打了个分数,结果和高考时候考的差不多。

不过,接下来老师询问他,这些题为什么这么做。

那孩子却说:“反正我觉得这么做就对,所以就这么做了。这天才,应该都是这样的吧?”

数学老师说:“以前的时候,这天才的本事怎么没显示出来呢?”

那孩子说:“我想啥时候显示就啥时候显示,我告诉你们,我没作弊,你们要是再刁难我,我就告你们栽赃陷害!”

碰巧,这个数学老师,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火爆子脾气。他先是啐了那孩子一口,然后就打了他两个耳光:“谁陷害你了?刚毕业,你就敢跟我叫嚣!我照样替你爹管教你!”

旁边的人,赶忙把那老师拉开。

这孩子被打后,直接就口鼻出血。

英语老师说:“英语卷子你还做不做?”

那孩子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说:“当然做!”

不过,那孩子在做英语试卷的时候,几乎是一个题也做不出来了。要知道,这个孩子高考时的英语成绩可是很高的。

等交卷的时间一到,英语老师把卷子收起来一看说:“这就是他以前的水平,做题就一种方法,那就是:蒙!”

看到这样的结果,参与调查的人就觉得有门了。

其中,有个叫张北的老警察说:“我来问问他。”

那老警察见了那孩子,把英语试卷朝桌子上一拍,就坐那里不说话了。

那孩子见警察不说话,他就坐不住了。那孩子问:“你怎么不问我话?”

老警察说:“我做了大半辈子警察,一看这试卷,我就知道你心里有鬼!这还用问吗?我休息一会儿,直接出去,就行了。”

听到“鬼”字,那孩子后心里一颤:“你看出我心里有鬼来了?”

“那当然,你是让我把那鬼抓出来啊,还是你主动承认?”

那孩子说:“看来你真的全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们了。反正,这事儿,也不是我的主意,都是我父母的想法。

那个……我家里,的确有个小鬼,那是父母花钱买来,给我助学助考的。就供奉在我的卧室里。”

老警察说的“鬼”,本来就是个比喻,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孩子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办案多年,经验丰富,自然知道金童子助学助考这种事情。

出去之后,他就让几个警察到这孩子家里去搜查。

结果,真就在那孩子的卧室里搜出来一个助学用的金曼童。

那么,为什么这孩子做英语试卷的时候,不灵便了呢?

其实,就是因为数学老师打了他那一记耳光,把口鼻给打出了血。金曼童爱干净,人身上一出血,或者身上脏了,它就暂时不理这个人了。所以,这学生在做英语试卷的时候,又被打回原形了。

九十年代初期,我们村的自然环境还是很好的。那时候,村东村西的两条大河沟子里可谓是水草丰茂,到了夏天,十几里河岸的蛙声响成一片。

那时候,有的村民就开始做起了抓蛤蟆卖钱的行当。

抓蛤蟆也是技术活,不但要有得手的家伙,还要有一击必中的本事。一般来说,一个抓蛤蟆的老手,一晚上能抓几十斤。一个新手,拿着好家伙,也抓不了几斤的。

村里抓蛤蟆最厉害的一家人姓钱。钱三贵就是这人家的主人。钱三贵有两个儿子,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钱三贵去抓蛤蟆卖钱,很快,也成了抓蛤蟆的高手。

到了两千年的时候,这蛙肉的价格涨了好几番,但是这蛤蟆却不好抓了。

钱三贵抓这东西太多,心变得邪了,他不认为是因为过量捕捉,生态破坏造成的。他觉得自己生意不好,是运气越来越差。

于是,他就想各种办法,增加自己的财运。他到附近的寺庙里上过香,到泰山上许过愿,但是运气还是不怎么样。

其实我们都知道,这种天天杀生的人就是到如来佛跟前上香,也不会起到什么作用。

后来,钱三贵不知从哪里打听来消息,说有一种金童子能助财运。

于是,他就一门心思地四处寻找求购这东西。

在国内转了一大圈,最后他打听到消息,说澳门的一座寺庙里有这种东西。

于是他就去了澳门一趟,到了那里一打听,人家寺庙里的和尚说,我们这东西请一年,要一万块。

钱三贵一听,就问:“能不能再便宜点。”

那僧人说:“最少八千。”

其实,寺庙里的人是不会开价的,请的人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只要不是太少就行。因为,寺庙是普度众生,助人济世的地方,扯着嗓子要价就不好了。

澳门那寺庙里的和尚给钱三贵要八千,就怕他吃白食。

钱三贵心想,要做买卖,哪有不下本的?况且,现在这蛙肉的行情这么好,一年赚几万不成问题。

把那金童子请回家后,他就按照人家的说法好好供养起来。然后,他就盘算着蛤蟆一叫,就“哗哗啦啦”数钞票。

那年夏天,下了几场大雨后,外面水沟子里的蛤蟆就开始叫起来。

钱三贵又拿着叉子,背着口袋出了门。

但是,事情并没有像钱三贵预料的那样,这一年的蛤蟆还是很少,每天也就是几斤的量,多的时候,也没有抓到十斤的时候。

钱三贵的俩儿子就开始数落他了:“我说你这是瞎折腾不是,你看,八千块钱算是白花了,加上车费,总得有一万多吧?”

钱三贵心里郁闷,喝了一杯子二锅头,就转到供养金童子的那个房间里数落起来。

钱三贵说:“都说你小子能助财运,怎么到了我这里就不管用了?我看啊,你小子真没这本事。等我抽出空来,就到澳门去一趟,非得把骗我的那老秃驴给揍开瓢不可!”

骂完之后,钱三贵就去喝酒了。喝完酒,睡了一觉,起来吃过晚饭,又拿着家伙去抓蛤蟆了。

去的时候,钱三贵还是憋了一肚子气。本来,他以为这天晚上,也不会有啥大的收获。可是,沿着那河沟子走了没几步,他就发现河边草窝里的蛤蟆比以前明显多了许多。

没走三五步,就有一两只,而且个头还都是比较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