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蛤蟆吞魂

边叉那些蛤蟆,钱三贵边想,今天这是咋的了?难道骂了那金童子几句,立刻就起作用了?

走出去没有一公里,钱三贵就抓了半袋子了。

几十斤蛤蟆,他都有些背不动了,本想把袋子运回去再回来抓,可是越朝前走,他越觉得蛤蟆的数量越多起来,每走一步,差不多就有一只。

钱三贵加了把劲儿,干脆把口袋放下,扎好口子,在周围叉起来,不一会儿工夫,就又弄了满满的一袋子。

这时候,钱三贵听见前方的蛙声震耳欲聋,就朝前照了照,发现前面和沟子边上,满满的,全是大蛤蟆。

于是,他就赶紧把蛤蟆弄回家,然后拿了几个口袋,推着胶皮马车来了。

来的时候,钱三贵还叫上了他那俩儿子。

父子三人走着走着,就发现地上的蛤蟆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没有插脚的地儿。

钱三贵说:“看这样子,前面更多,咱往前走走再弄。”

又走出半里地,结果他们发现真的走不动了,地上的蛤蟆实在是太多了,已经叠起了三四层,根本就不用抓,张开口袋,用手朝里捡不说,那些大蛤蟆还主动朝里蹦跶。

这一晚上,父子三人,弄了十几口袋。

第二天一早,来不及扒皮,就送到了各个饭店里。回家一算账,赚了上千块钱。

父子三人数完钱,就开始喝酒。喝酒的时候,老大就说,这蛤蟆不如蛇值钱啊。要是弄十几口袋蛇,那至少得赚五千块。

结果,第二天他们三个拉着车去抓蛤蟆的时候,一个蛤蟆影子也没见到,而地上的蛇却越来越多起来。当然,那些蛇,都是无毒的普通蛇。

这一家子又放手干了一晚上,一下子抓了五口袋。

第二天把蛇一卖,结果赚了三四千块。

第三天吃过晚饭,这一家子又开始去抓蛤蟆和蛇。

但这天晚上,他们沿着河沟子走出去十几里也没见几只蛤蟆,没见一条蛇。

在抓蛤蟆的行当里,这叫“抓邪”了。

抓邪,其实就是这事儿变得越来越邪门。变得邪门,都是事情走向了极端,比如这蛤蟆突然多起来,而且多的不正常。或者说,要抓的东西突然少起来,一只也碰不上。

钱三贵他们以为,这一切都是金童子保佑的结果,并不是抓邪了。

抓邪这种事情一旦出现之后,就必须停止做事,否则,这邪事儿会更加邪!

钱三贵父子三人走了十几里没啥收获,就隐隐感觉事情不对。三人一商量,就赶紧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总共发生了两件奇怪的事儿,至此之后,钱三贵就不再抓蛤蟆和蛇了。

第一件事,是回去的路上,钱三贵拉车,两个儿子,老大找蛇,老二找蛤蟆。

老大刚走了十几步,就发现了一条雪白的蛇,盘在地上一动不动。

老大说:“他娘的,来的时候怎么没看到?”

老大把那条蛇夹起来,放进口袋,然后继续朝前走,没走几步,又出现了一条白蛇,也是盘卷在地上。

老大心里一喜,顺手把蛇捉进口袋。

可是,走了几步,又出现了一条差不多的蛇。老大心里奇怪,但还是照抓不误。

抓着抓着,老大就觉得不对劲儿,明明抓了好几条蛇了,怎么这口袋还是这么轻呢?

他打开口袋朝里一瞧,里面只有一条蛇!

难道是口袋露了?

他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下口袋的底部,结果口袋底儿好好的呢!

老大知道这事儿邪乎,就一声不吭地把口袋给扔了。再见到那条蛇,他就当是没看见,也不抓了。

老二呢,在河边找着蛤蟆。

走了十几步,他就发现了一只小青蛙。那青蛙还没长大,还不到上肉的时候。但今晚蛤蟆少,就将就着来吧。于是,老二一叉子就把那小蛤蟆给弄上来了。

在把那小蛤蟆放进口袋的时候,他发现那蛤蟆的背上的花纹有点儿奇怪,那太像是一个人的眼睛了。老二抓了这么多年的蛤蟆,从来都没看到过这样图案。

老二想着,就朝前走,走了几步,又叉了一只拳头大小的,弄上来一看,那青蛙的背上也有一个类似于人眼的图案。

又走了一段距离,老二发现了一只碗口大小的大蛤蟆,那蛤蟆看上去足有六七两。

老二心一喜,小心翼翼地用叉子将那大蛤蟆给抓了上来。

结果,这大蛤蟆背上也有类似于人眼的图案。

老二继续走,走出去几米后,他听到了一声蛤蟆叫。那声音很大,给人的感觉就是那蛤蟆是对着扩音器叫的。

老二一听这声音,就知道那蛤蟆至少有二三斤重。

真有这么大的蛤蟆么?老二不敢相信。

可是,走了几步,老二的眼前真的就出现了一个二三斤重的大蛤蟆。那蛤蟆蹲着草丛里,背上同样有一类似只人眼的图案。它就瞪着眼,看着老二,仿佛是等着他去抓。

老二心道,今天这蛤蟆怎么一只比一只重呢?真是邪了门了!

老二心一横,一叉子就把那大蛤蟆给办了。

老二接着朝前走,走来走去,也没见有蛤蟆了。

就在他奇怪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的蛤蟆叫。

这一声如洪钟震响,音量实在是太大了,水面立刻荡起了一层细微的波纹,草木也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

这一声叫,把他们三人全都给镇住了。

随后,他们就站在原地,大气儿不敢出地四处照着,心想,从这声音来看,这蛤蟆的个头比牛都得大啊!那简直是名副其实的蛤蟆精了!

过了几秒钟,那河沟子里的水突然就砰地一声震响,如同巨石落水一般,一下子溅起好几米高的水花!

钱三贵和俩儿子一看,那河中出现了一只巨蛤蟆,四米多宽的水沟子,整整被它堵住了一大半!单看那蛤蟆的眼睛,就跟碗口似的!

钱三贵他们见到这玩意儿,别说跑了,腿都软得跟泥似的,一个个瘫倒在了地上,哆哆嗦嗦,嘴里大气儿都不敢出!

天亮的时候,钱三贵的老婆见他们还没回来,以为又发了大财呢。

沿着河沟子找到他们三个的时候,那三个人都趴在河沿的草窝里呢。

钱三贵的老婆一靠近,那三个人的嘴里就发出一阵阵蛤蟆的叫声,还不断地跳来跳去!

那些年,我们有个叫花裤子的半瞎,据说会治邪,至于这人是否有真本事,我并知道。反正钱三贵的老婆是把花裤子给请去了。

花裤子到了现场,听了听动静就说:“这仨人的魂儿是被蛤蟆精给吃了,要救他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四龙汤’,给他们沐浴三天三夜。”

那么啥是四龙汤呢,其实就是用红、白、黄、绿四种颜色的蛇熬成的汤。据说,用这种汤不断擦拭身体,能把蛤蟆精吞的魂儿给招回来。

蛤蟆精吞魂,也叫蛤蟆附身,其实这样的故事,很多人都听说过。蒲松龄在《聊斋志异》里也写过。

其实,古代的时候,蛤蟆吞魂,是一个非常好玩的民间游戏,古时候的小朋友经常玩。

玩这个游戏的时候,要三五个人,一根蜡烛,一个瓦罐,一根木棒,一只青蛙。

地点一般都是选择在河边,或者井边。

把青蛙抓起来后,用瓦罐扣住它,然后在瓦罐上点一只蜡烛。把一个人的眼睛给蒙上,蒙的时候,用黑布。

蒙好眼之后,这个小孩子就围着瓦罐转圈,其他的人也要在外面手牵手围城一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