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白仙皮

吃饭的工夫,我那同学就问我:“张是,小招妹妹给我们贴的是啥神贴啊?咋就这么灵便?”

我说:“这是我们的独家秘方,叫做无常舌膏。你们还不知道吧?这黑无常白无常的舌头,每年都要换一条的。我们呢,就想方设法找到它们不用的舌头,经过熬制,做成了这膏药。这个啊,克制恶鬼,那是一绝啊。”

我那同学和他老婆听后,又是一阵赞叹。

小招就见不得我吹牛,她说:“你们别听他瞎掰,这不是什么无常舌膏。其实,就是用刚出生不久的刺猬皮做成的。这种膏皮,叫做白仙皮,是用来疏散人体内的恶气,克制凶气的。贴在身上,也能辟邪。”

小招揭我老底,我就问她:“但从这穴位上,你能看出什么?”

我那同学也问:“是啊,人家供奉金童子,那都是财源广进,家人平安。我这倒好,怎么生意越来越不行,家人的身体也遭到了损伤?”

小招说:“如果我们怀疑一个人遭受了邪侵,我们会先用鬼灯照看这个人身上的穴位。太阳、百会、神庭三穴,都是人体穴位中的要害之穴,病症又是发于这些穴位之处,所以我是先用鬼灯照着,观察了一阵子,才把那皮膏贴上去的。”

我说:“你照那三处穴位的时候,我在旁边也溜了一眼,穴位在鬼灯的照射下呈现出乌青之色。乌青是真元之气受到损伤之后,在穴位处凝聚发散而呈现出的颜色。从这种颜色来看看,你们的确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给伤元气了。

从你们家供养那金曼童的情况开来看,这事儿,十有八九就是那金曼童惹得祸。一般来说,金曼童并非恶鬼,不会随便克伤家人的。如果真是那玩意儿的事儿,这可真就有些奇怪了。”

我说完,就望向小招,我是希望她肯定我说的话,让人家觉得我不是吃闲饭的。可是,小招只是不知置可否地笑了笑,我看得出,她并不怎么同意我说的话,她心里一定还有一些别的想法。

吃完饭,我们就回到了我那同学家里。

刚坐定,我那同学就说:“我听说养这东西会折寿,没想到这么快就损了元气,而且还是一家人的,这报应来的也太快了吧?人家养的时候,也没听说出现这种情况啊。你们说,在我这里怎么就不行呢?”

我说:“你啊,还真别说。有的人适合养,有的人就不适合养。我听说这世间有一种人是天煞孤星命,这种人的命,是与古曼童相克的,这种人养金曼童的话,非得和金曼童克个你死我活不可。”

我那同学的老婆听了,就道:“我们也不是天煞孤星啊?当初,我说养这东西不吉利,他偏偏不听,现在有事了吧!”

小招说:“要弄清你们的问题,其实也不难。养古曼童出事,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第一,也就是古曼童自身的原因。因为古曼童,就像是我们买的商品一样,也是有质量好坏的。要买到一只真正的,上好的古曼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买到的是只劣质的古曼童,那就只能认倒霉了。劣质古曼童,不但不会助人,反而会害人。

第二,如果你买的这古曼童没问题,那么问题就有可能出在养古曼童的人身上。比如,在供养这东西的时候,是不是做错了事,说错了话等等。

第三,古曼童这东西,对于供养的环境要求非常的苛刻。从大的环境来说,就是这个地方风水的好坏,从小处来说,就是这房子的凶吉,房子里是否干净等等。”

听小招这么一说,我就道:“你觉得这事儿还有些复杂?”

小招说:“不是我觉得这事儿有点儿复杂,这种复杂,其实已经显现出来了。”

我说:“我怎么没看出来?”

小招说:“我用鬼灯照那几个穴位的时候,你看的不仔细,当然就没发现这种复杂。”

这时候我明白,吃饭的时候,小招为什么对我的分析不置可否了。

为了尽快高清原因,接下来,小招就开始“点灯问鬼”。

这里的“点灯问鬼”其实很简单,就是点燃鬼灯,借助探鬼,到金童子那里去询问打听一些事情。比如,这个金童子叫啥啊,它是从哪个寺庙里炼化而来的,是哪位高僧度化的它啊,它在这里过得顺不顺心啊等等。

当探鬼开始探查这个房间的时候,鬼灯突然间就闪烁不定起来,而探鬼香一下子就断了三五截。

这样一来,就算是“点灯问鬼”失败了。

我说:“咋的了这是?出师不利啊!”

小招说:“点灯问鬼失败,就说明这间屋子里有更厉害的东西蛰伏着,就连探鬼也不能近它半分。”

我说:“不会吧?这屋子看着也没啥不对劲儿啊。”

小招好像也迷糊了:“从那鬼灯的颜色来看,这间屋子里并没有不干净的东西,可是,探鬼为什么不能正常地寻找到那金童子呢?不管怎么说,这探鬼一定是受到了阻碍。”

我说:“除了不干净的东西,还能有啥……”

小招眼珠一转:“要不就让探鬼带着你去走一遭……不过,这个法子可能有点儿冒险。”

我说:“那就来吧,只要你给我护好命灯,其余的就交给我了。”

小招点点头:“这几个人虽然都遭到了邪侵,但都不是致命的。我想,即便是真的有东西存在这个房间里,那也不是个太过凶戾的。”

方才,小招用的只是探鬼,探鬼这东西就是一般的小鬼,除了探路,没什么大的本事。而探鬼上了身就不同了,这样一来,人可以借助探鬼,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找到更多的门道。

这探鬼上身之后,我只是看到一个朦胧的空间,并没有发现那个金童子。

我心道:“难道那小东西溜走了?”

正想着,朝前走了几步,突然间从这个空间的一个角落里,射出一道金光来。这金光如同利剑一样,直直在我身上穿了过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又是一道光袭来。

虽然我尽力躲闪,可是还是没射中了。

与此同时,我感到太阳穴处剧痛袭来,差点没疼晕过去。

身上的探鬼那能受得了这个,瞬间,就离身而去了。

探鬼一离开,我的眼前就变得模糊起来,几乎看不到东西了。

随即,我迅速转身,朝着鬼灯的方向奔去。心道,管他奶奶的,跑了再说!

刚跑几步,我却感觉就像是跳进了火坑一般,浑身的皮肉筋骨似乎是炙烤的即将爆裂一般,剧痛难忍。

但过了几秒钟,这种感觉就消失了,随即,百会穴又剧痛起来。

我奇怪道:“这他娘的唱的哪一出啊,鬼物一般都是用阴煞之气伤人心魄,而这里的东西,不是阴煞之气,好像是纯阳之气啊!这显然不是那些脏东西所能为的。”

眼睛看不到东西,加上这两处要穴一痛,我彻底摸不到东西南北了。

四处乱撞了一阵子,也不知道撞了啥东西,反正就是觉得“稀里哗啦”一阵乱响,身上的剧痛不断传来。

疼痛消失之后,我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客厅里的家具,已经被撞的七倒八歪,地上满是玻璃杯子的碎片,总之是一片狼藉!

小招递给我一杯水,然后就问我:“好些没有?”

我说:“浑身疼……就跟被群殴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