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婴花曼谷

我同学听后,看着满屋子的东西就笑。

我说:“你笑啥啊?”

我那同学说:“你是被这些家具给群殴了。”

我靠,敢情这些家具都是我给撞翻的。

我说:“你这些家具,不是真红木的吧?”

我那同学的老婆忙说:“你别怕,全是假的,真的也不让你陪。”

小招看着我这狼狈样就道:“怎么样?和你预测的不一样吧?”

我说:“你丫知道这事儿特别,还不多提醒我一下。”

“说说吧。”小招坐下来。

我把事情给小招详细一说。

听完后,小招立刻就问我那同学道:“我问你,在养这金童子之前,你信奉过什么没有?你这屋子里,是不是还藏了一些特别的东西?”

我那同学想了想:“说信奉,谈不上,但是有一些爱好。”

小招说:“什么爱好?”

“我比较喜欢那个……与道术有关的一些东西。”

“啥东西?”

我那同学说:“罗盘啊,桃木剑啊,还有浮尘啊,铜镜啊,这些都喜欢,而且还收集了一些。”

听他这么一说,小招当时就松了一口气,然后就端起茶杯,喝起茶来。

我奇怪道:“咋了?原因找到了?”

小招说:“方才他都说了,你跟着他,让他把收藏的,与道教道教有关的所有东西都找出来。”

随后,我那同学东西翻箱倒柜,找出来一堆东西,全是与道术有关的。

这时候,我也恍然大悟了。

其实,我那同学养金童子出事,完全是因为他收藏了与道术有关的一些东西。因为,与道术有关的东西,比如桃木剑,铜镜等等,都是道家用来抓鬼的,这些东西是克鬼的!

金童子,就是个小鬼,你把这些东西放在这种环境里,就等于把刀悬在了那古曼童的头上。那金童子时时刻刻都受到了克制煎熬,你说它能好受得了吗?

金曼童一旦养起来,慢慢地就会形成人鬼合一的情形,所以那古曼童受到伤害的时候,自然会把痛苦转嫁到人的身上。实际上,它也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供养它的人,它正在受到伤害。

后来,我那同学把所有的和道教有关的东西都给收起来,送到了别处。他们一家人身上的症状,也就随之消失了。

《淘鬼笔记》古曼童之婴花曼谷「婴花谷是《淘鬼笔记》的最后一个故事。再此,向所有支持本书,支持逃尘的读者致意!」

那天有个叫刘丰海的人找到了我们。

见了面,刘丰海自我介绍了一下,说自己是江苏镇江人。前阵子,他请来一个古曼童,打算借助那东西增助一些运气。

助运童子,就是用来改变运气的。比如说,某个人运气很差,差不多到了喝凉水都塞牙缝的程度,就适合供养这种古曼童。

那段时间,刘丰海的运气真的很差。小的事儿不说,单说大的。

那天,他先是喝了点酒,骑着摩托车上路,遇上警察。就在他拐弯躲开前面的警察的时候,却撞上了一个老太太。然后,就被警察抓了个正着。这件事儿还没弄完,那天打扫阳台的时候,把花盆碰掉下了去,砸伤了一个老头。

碰巧,这老头和把被撞的老太太又是一对夫妻。家里儿女在外。接下来,刘丰海两口子只能像亲儿女一样伺候这俩老人。

这件事还没过去,他开的小商铺里就因为电线短路,着了火,把铺子里的东西烧了个精光。这些还不算,两侧邻居的家的店,也烧了不少,人家都要起诉他,索要高额赔款。”

见自己运气这么差,这个刘丰海就借钱买来一个金童子供养起来,希望能够借此转运。

买来之后,刘丰海的运气果然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店里的生意也比以前好多了。

刘丰海见供养古曼童真有用,就更加小心地供养起来。

三年之后,刘丰海不但就还清了债务,而且还有了不小的一笔积蓄。

也就是在这里一年,刘丰海的老婆怀了个二胎。

刘丰海心道,自打供养的了金童子,真是运气乾坤大转,喜事连连啊。

不过,谁都没想到,刘丰海老婆怀的这个孩子在八个半月,即将生产的时候,突然就死在肚子里了!

那天,刘丰海的老婆感觉肚子疼。

刘丰海以为是要生了,就赶紧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一听胎心,就感到事情不妙。

随后,经过进一步检查,医生确认,这个孩子已经死亡了。

接下来,医生就给刘丰海的老婆剖宫,取出了那个孩子。

取出那个孩子的时候,在场的医生和护士都震惊了!

他们看到,那个孩子把脐带含在嘴里,虽然孩子还没有牙,但脐带几乎都被牙床给咬磨断了!

肚子里的孩子把自己的脐带咬断,这是非常罕见的现象!

刘丰海说:“我们几乎每周都要给孩子做B超,上一周,孩子还很正常,没想到,几天没过,竟然变成这个样子!”

刘丰海孩子的事情一出来,很多街坊邻居都纷纷猜疑起来。当时,有个老太太就说:“这种情况啊,叫胎鬼索命。兴许是刘丰海在外作了什么孽,现在遭到报应了。”

对于这种说法,刘丰海根本就没放心上。因为他自知自己的行的端,走得正。

可是,过了没见天,刘丰海的十岁的女儿身上就发生了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

那天半夜里,刘丰海的女儿睡的好好的,她突然就感到憋的慌,一下子就醒了过来。然后,那孩子就捂着脖子在屋里打滚儿,最后用头撞了几下门后,刘丰海夫妇才慌忙跑过来。

他们看到,女儿正捂着脖子,两眼上翻着,伸着舌头,脸色已经憋得铁青。

刘丰海夫妇赶紧扒拉开女儿的手,然后用力给她揉脖子。

但还是不管用。

生死攸关之际,刘丰海的老婆觉得孩子可能是中邪,就咬破舌头,把一口血喷了上去。

这个时候,这孩子才缓过劲儿来,开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色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然后,刘丰海就把女儿送到了医院,给医生说明情况后,医生就进去给她检查了。

可是,医生刚进去,又走了出来。

医生说:“是不是有人掐她的脖子?”

刘丰海说:“没人啊,我们进去的时候,就她自己的在地上翻滚呢。”

医生顿了一下,然后说:“你进来自己看看吧。”

进去一瞧,刘丰海也傻眼了!只见女儿的脖子上有两只小手留下的青色的印记。

刘丰海说:“这个……这是咋回事啊?”

医生说:“这十有八九是手印,但是手印很小,好像是婴儿的。可是……婴儿怎么会掐住人的脖子呢?即便是掐住,也没那么大的力气啊?”

这件事之后,刘丰海就隐隐觉得,近来的事儿,有些邪乎。

后来,刘丰海就托人找到了小招。

小招到刘丰海家里之后,听他把详细情况一说,就提出来,要看看他请来的那个金童子。

刘丰海把小招带到供奉金曼童的屋子后,小招还是用“点灯问鬼”的法子,打听那金童子的一些情况。

打听完之后,小招发现,这个金曼童早就被人“锁鬼口”了。

那么什么是“锁鬼口”呢?

锁鬼口,是古曼童交易的时候常用的一个行内语。这个词儿的意思就是:这古曼童只会做事,不会说话。不论你用啥子法术,办法,它都不会透露任何一点儿与自己有关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