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婴花曼谷2

据说,为了防止古曼童勾引别的小鬼,或者透露自身的一些隐秘,高僧在练化古曼童的时候,都会念一种“斩舌咒”。念斩舌咒一千八百遍,就能封住这小鬼的口舌,即便是被神仙问到,这小东西也不会开口。

另外,由于泰国古曼童交易异常的活跃,许多的婴灵都来路不明。泰国人都知道,虽然市面上有各种古曼童,但是真正适合外人请去供养,增加各种气运的古曼童并不是很多。有些古曼童,是绝对不能请回去供养的,比如在《淘鬼笔记墓将》中,我所提到的黑曼童就是其中之一。

小招见那古曼童被锁了鬼口,就说:“好的古曼童,是不会被锁鬼口的,锁了鬼口,就意味着这个古曼童来历有些不明。那要查这金曼童的身世,就有些难了!”

“那还有没别的办法?”

“有,不过可能有些麻烦。我们只能是找到养这古曼童的人,当面问他了。那你知道当初这古曼童是从哪个寺庙里度化的吗?”

刘丰海说:“这东西是一个叫毛三灵的人卖给我的。毛三灵是福建人,他是倒卖古曼童的老手,在这个行当里很出名的。这个人,在泰国有关系,认识的人不少,能搞到真正的古曼童,据说,从他手里的买的古曼童是最灵的。”

小招想了想说:“我先回去商量一下,再给你答复吧。”

回到家后,小招跟我讲了这件事。

我说:“这古曼童被锁口,就跟人被割去舌头一样,是很难再问出东西来的。我看啊,假如真的是那古曼童的问题,把它送走就是了。何必再追根溯源,惹那么多麻烦呢?”

小招说:“我们可以这么做,但是这种做法是很不负责的,也可以说是害人的。”

我说:“这跟我们有半毛钱关系啊?你是怕那些人再把那玩儿转卖掉?”

小招点点头:“卖鬼害人,和买假冒伪劣商品害人,是一个道理。”

我说:“听你的话,那金曼童倒是真的,只是质量有问题。我们要是追查这件事,非得追查到泰国去不可。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这买卖就赔掉腚了!”

小招说:“我已经跟胡小易联系过了,他会过来帮我们。你要是不参与,我就和胡小易去查。”

一听这个,我就说:“行,胡小易帮着你,我也放心了。让我查这档子事儿,而且还有可能去泰国,我实在是没那心气。”

第二天,胡小易来了。

一进门,还兴高采烈的。

我说:“你高兴个啥啊?这买卖,稳赔不赚。”

胡小易说:“我就当去泰国旅游看人妖了。”

听胡小易这么一说,我觉得还有的玩儿,就对小招说:“得了,你就甭操心了,我和胡小易去办这事儿。”

要知道这古曼童的来历,必须先找到毛三灵,然后再打听出他从泰国那个寺庙里搞到的这古曼童。

胡小易说:“买卖古曼童的,也算是我们的同行。你们可能不了解,但是我知道,买卖这东西的时候,有个规矩,那就是打死也不说上家是谁!”

我说:“这是啥狗屁规矩啊?怎么买卖个这玩儿,跟贩卖毒品似的,还这么保密?”

胡小易说:“泰国国内允许这东西买卖,但是国际上是不允许的。你弄这个东西入境,就和走私差不多,更甚至是比走私还要严重。泰国的卖家都清楚,一旦被发现走私这东西,也是要受到很重的惩罚的。

当然,以上我说的,只是其一。更为关键的,我听说,在国内捣腾这玩意儿的,都是用命向他们的上峰做过保证的。国内那些从事古曼童走私,交易的人,身上都被泰国的老板种上了一种邪恶至极的鬼种,一旦这些人要出卖上面的老板,那鬼种就会立刻进行阻止,更甚至它们会杀死这个人!”

我说:“这样说来,那毛三灵是不会轻易帮我们的?”

胡小易点点头:“不过,总会有办法的,咱们边朝那边赶边想吧。”

到了福建之后,我们就按照刘丰海提供的电话,找到了他买金曼童时候,见过的一个中间人。

这个中间人叫邹奎,三十多岁,住在古田县的水口镇。

邹奎这人,没有啥职业,就是个靠买卖消息,联络关系,赚中间费的那种人。听人说,2001年的时候,这小子还给警方当过线人,后来被毒贩子打了一枪,睾丸被打碎了一个,万幸的是没死。从此之后,就专心做古曼童的推销人了。

找到那邹奎之后,胡小易提出来,说要买个古曼童养着。

邹奎贼溜溜地盯着我们说:“你们咋知道我的。”

我说:“你不是给人联系过吗?我们是从一个买那里知道你的地址的。”

“你们买那玩儿做啥?”

我说:“我们啊,是做生意的,最近一阵子,运气不好,想买个那玩儿,助助运。”

看来,邹奎对我们的身份,还是有些怀疑。

我接着说:“你怕啥啊,这又不是毒品?你要是不做,我们就找其他人去。”

胡小易也赶着说:“是啊,你到底能不能联系上啊?我们急等着用呢!我知道这里边的规矩,你说,中介费多少钱,我们觉得合适,今儿先交了。”

说到钱,邹奎眼前还是一亮:“那好,你们先交五千块,事成之后再交五千。”

我说:“这没问题,你啥时候能联系上啊?”

“你们留下个号码,到时候我会联系你们。”

随后,我和胡小易就回到了古田县。在县里头等了三天,才接到了邹奎的电话。

邹奎说:“人已经联系上了,今天晚上,你们就去他家里找他就行,过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们。”

我说:“你这效率可够高的啊,卖家叫啥啊?”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胡小易夺过电话说:“我说邹先生,你可别忽悠我们。这价钱不是问题,要买,我们就想买个真货。这真的假的区别,我们可都打听过了。”

邹奎说:“你放心吧,我只认识一个卖家,这个卖家的名声是最好的。”

“那我们就放心了。”

挂了电话,我就问胡小易说:“今天晚上,鱼就要上钩了。咱们该咋办呢?是煮着吃,还是炸着吃?”

胡小易冷笑一声:“那得看咬钩的是啥鱼?鱼不同做法也不同。”

下午五点的时候,邹奎给我们发了一条短信:“地址:拴马胡同,32号,3楼,302。六点半。”

胡小易赶忙拿出一张古田县地图,拿着放大镜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他娘的啥子拴马拴驴胡同。

于是我下旅店的楼,问那柜台上的服务员。我们打算,要是远就直接打车,要是近的话,我们就一路溜达过去。

服务员听了这个地名,神色变得怪怪的:“出了门,朝东走,五百米,向右拐,一打听就行。”

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和胡小易就下了楼,朝那拴马胡同走去。

走五百米后,右转后,我就找人问了一下,这才找到那胡同。

拴马胡同两侧都是二三层的自建楼,胡同很窄,进去以后,也是弯弯曲曲。胡同口上贴着不少的租房信息。

进了胡同几十米,却发现这里的理发店,洗头房倒是不少。

按照短信上地址,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地点。

敲了几下门,开门的却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的,而且那女的穿着还非常的暴露。

我说:“毛三灵……是不是住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