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婴花曼谷3

那女的说:“是住这里,你们找他?进来坐吧?”

我说:“你是谁啊?他不在家吗?”

那女的说:“我是他女朋友,他刚出去买东西了。他说过有人要来找他,让我先招呼着你们。”

那女的这么一说,我们就放心了。

进去之后,那女的就非常殷勤地给我们泡了两杯茶:“你们先喝茶,他这就回来了。我给他打个电话,说你们来了。”

然后,那女的就拿起手机,拨出去:“三灵,客人来了,你啥时候回来?……那好,那好。”

挂了手机,那女的说:“他说五分钟就到看,你们先喝茶。”

我和胡小易边喝茶,边等着。

那女的给我们添上茶水,就说:“你们先喝茶,我去外面看看。”

那女的走后,胡小易靠过来说:“不大对头啊。”

我说:“咋不对头了?”

“这屋子不像是个做古曼童买卖的人住的。”

我说:“我也觉得怪怪的,这里的房子,好像都是用来出租的。另外,做这种生意的人,房子里都应该摆放一些佛像,几本佛经的,可这间屋子,怎么看,也……”

这时候,里屋突然传来一声响动。

我和胡小易不由自主地站起来,朝里屋的门走去。

可是,刚走几步,胡小易伸手就扶我,一把没扶住,“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我刚要去扶他,结果两腿一软,也倒了下去。

随后,我就感觉头脑一阵天旋地转,就跟喝大了似的,啥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迷糊了多长时间,我感觉好像有人在拍打我的脸,后来,脸上似乎还被浇了凉水。

我睁眼一看,有个络腮胡的大个子,正拿两眼瞪着我:“我靠,你总算是醒了!”

我说:“你是谁啊?我睡的好好的,你干嘛叫醒我啊。”

这时候,旁边床上有个人跟他娘的诈尸似的,忽的坐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赶忙扭头看,结果,我发现胡小易正赤身裸地躺在床上。

胡小易一扭头,看见了我,然后,他就愣了。

我觉得有点儿凉,一瞅自个儿,也是一丝不挂。

我锤了锤发蒙的脑袋,瞅了瞅那个络腮胡子:“你谁啊?这是咋回事儿啊?”

那人说:“你们俩要是不赶紧穿衣服离开这里,警察马上就会过来给你们解释清楚的。”

我靠,说话不带这么拐弯抹角的。

胡小易也早就听明白了那人的意思,立刻起身,翻找着衣服穿好。

我穿好衣服,走到屋外,发现两个女的正被捆绑着,嘴巴也被塞住了。其中之一,就是当初招待我们的那个。

那络腮胡子指着她们说:“兄弟,她们在你们的茶杯里放了迷药,然后就报了警,她们这是设套,让警察来抓嫖呢!”

胡小易一听,俩眼就冒起了火星子。

随即,他就抓起桌子上的茶杯,把茶水给她们灌了进去。

那人说:“赶紧走吧,警察很快就回来。外面,肯定有他们的人。再迟了,我们就难脱身了。”

胡小易说:“你们先走,我不能让警察白跑一趟。”

我说:“你想干啥?”

胡小易见那俩女的都开始迷糊了,就解开她们身上的绳子,把她们抱到一张床上。三下五除二,就把她们的衣服给扒了精光。

胡小易说:“警察来了,绝对会出乎意料!”

随后我们才出了门。

正要下楼,那络腮胡子说:“来不及了,我就住在对面,先到我家换身衣服,要不外面的人容易认出来。”

于是我们就到了对面的房间。

刚进去不久,楼下就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三个警察,然后直奔楼上而来。

我们躲在门后,仔细听着外面。

警察先是敲对面的门,敲不开,就开始找来房东,用备用钥匙开门。

这时候,我们才彻底相信那人的话,我和姓胡的真是被人设套了!

胡小易说:“谢谢这位兄弟了,不过,你是怎么知道对面那位是要害我们的?”

那人才说:“二位兄弟,我叫岩松文,是过来查找一个叫毛三灵的人的踪迹的。你们不知道,这个人,可把我给害苦了。我呢,花大价钱,从他那里买过一个古曼童,谁想那玩儿不但没起啥作用,还差点把我给搞死。”

我和胡小易一听毛三灵这个名字,心道,敢情这小子也是冲着那毛三灵来的,我们还真是一路上的。

接着,岩松文又道:“那毛三灵卖了不少古曼童,但其中假货不少,害了不少人,赚了不少黑心钱。如今,他是居无定所,四处躲藏。但是,为了生计,他还做着这倒卖古曼童的营生,只是比以前更加小心了。他就怕那些被坑过的人,以买古曼童的幌子,找到他。

对面的那个房间的那俩女的,都是做皮肉生意的。她们收过毛三灵的钱,所以遇上找麻烦的,她们俩就出马做局,让警察来抓嫖。反过来,给那些来找他的人惹一身麻烦,这样一来,那些人就不敢再来了。我呢,就上过她们的当。”

胡小易说:“他这是发现我们的老底儿了?”

岩松文说:“我呢,一直盯着那个叫邹奎的中间人和这个房子。想从这两个点查找那个毛三灵的线索。但是,盯了快三个月了,还是没啥进展。”

警察在外忙活的工夫,我就问那岩松文:“你到底是怎么被骗的?”

岩松文叹了口气:“事情到了这份儿上,我都跟你们说了吧。”

原来,岩松文这家伙,是开地下赌场的。

有一回在看电视的时候,他发现很多香港、澳门赌场里,都供奉着古曼童这东西。

原本他以为那东西也就是个摆设,没啥真正的用处。可是跟外人聊起来的时候,有人就说,那玩意儿管用不管用,就看供养人上不上心了,就看心诚不诚了。要是真养好了,这古曼童可是真能帮主家捞钱。

这岩松文就问,这东西好买吗?该买啥样的?

那人就说,这得找个好卖家,像你这样的,就买个赌博金童子就行。

岩松文觉得,买就买吧,反正只要对我有利就行。

接下来,经人介绍,他就认识了邹奎这个人。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后,邹奎就说:“我可以帮你联系卖家,但是这个赌博金曼童是很稀缺的,没有关系,在泰国国内都不一定能买到。”

岩松文说:“你不看我是干嘛的啊,这钱不是问题。”

几天后,邹奎和他联系说,这种金曼已经找到了,但是一口价,五十万,少一分,人家也不卖。

岩松文开着赌场,五十万,也不是什么大数目,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不久,邹奎就带着岩松文见了毛三灵一面。

不过,当时的毛三灵,是带着面具的,并没有以真面目示人。

岩松文把五十万块钱交给毛三灵后,他就告诉岩松文怎么请,怎么养这东西,最后还给了他一个手册,上面写着一些供养那东西的注意事项。

把那东西请回来之后,岩松文就好生地供养着。

开始的时候,这个东西还真给他的赌场生意增加了不少收益。据岩松文说,他算过一笔账,这赌博金童子来了之后,他的收益增加了三到四成,而且,收益比以前更加稳定起来。

不过,半年之后,赌场里就出了一件大事。

赌博的时候,其中一个人,突然站起来,把另一个人推倒在了地上,结果那人的脑袋正好碰到地上的一个骰子上,当时那人的脑袋就破了一大洞,鲜血直流,当时就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