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婴花曼谷6

小招说:“你去报个警,让警察进去看看。”

胡小易找了个打公话的地方,报了警。然后,我们就躲在一边偷偷看着。

结果,警察进去之后,不一会儿,又来了一帮子警察和法医,救护车也跟着来了。

最后,真从那屋子里抬出来一个人。

我说:“这人死了?不会这么巧吧?”

胡小易说:“他姥姥的!好不容易找到他,却已经死了。”

小招说:“也许是……”

“是这种鬼……”

小招说:“肯定是这种鬼事儿,但是,原因呢?”

我说:“原因还用想吗?咱们查到毛三灵这里,他的上线肯定要杀他自保啊!”

小招说:“有那么快吗?”

胡小易说:“按说没这么快。那接下来,咱该咋办?”

小招说:“唯一一条路,就是带着这种鬼去泰国了。泰国寺庙众多,高僧也不少。我想,泰国的高僧肯定知道这玩意儿的一些情况。”

第三天的时候,我们才办齐了各种手续,然后飞到了泰国曼谷。

我们之所以去曼谷,只是因为小招的一个朋友在泰国曼谷的一家旅行社工作,这个人叫陈雅丽,是专门旅行社中国旅客接待的主管。

陈雅丽在曼谷待了五六年了,对那里的很多情况都很熟悉。

见到陈雅丽后,跟她一说我们的事儿。

陈雅丽就说:“曼谷有个金光寺,里面有个叫达索的老和尚,这位高僧在整个东南亚,都是很有名气的,我就带你们去找他。”

小招说:“事不宜迟,现在能不能带我们去。”

陈雅丽说:“现在可以过去,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空。”

胡小易说:“不管怎样,先去看看再说。”

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到了金光寺。

进去之后,陈雅丽就去询问寺庙里的主事,今天可不可以见一下达索法师。

那主事听后,跟陈雅丽说了几句,就去了。

不一会儿,那主事又回来了,简单跟陈雅丽说了几句后。陈雅丽招呼我们说:“我们今天的运气可真好,法师刚有一点儿空,就让咱们给赶上了。”

进到寺庙的会客厅里,见到达索法师的时候,我发现他跟中国的和尚一点儿都不一样。中国的和尚大都肥头大耳,而这位法师却矮小精悍。

我们就跟着陈雅丽双手合十,给那法师行了礼。

坐下来之后,陈雅丽就把我们的事儿,慢慢地给达索讲了一边。

达索听完之后,就要求看一下我们从中国带过来的那个种鬼古曼童。

小招把装着那东西的盒子交给达索,达索双手接过去,带着它进了一个房间,然后就关好了门。

几分种后,达索出来了。

他说完,陈雅丽翻译说:“达索法师说,这的确是古曼童,但不是什么种鬼。”

当时,我们就一阵惊讶。

小招说:“还请大师指点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达索说了一通,陈雅丽翻译说:“达索法师说,这是一种叫做“连心童子”的东西。这种东西,是在古曼童的基础上,用人的血气养成的。当一个人把这东西养到另一个人身上之后,主人就会通过这东西,知道这个人的一举一动,控制一个人的行为。

在泰国,曾经发生过连命童子害人的事件。1995年的时候,有个毒贩买通了一个僧人,让那僧人炼化了三个连命古曼童,然后毒贩子利用那三个古曼童控制三个人,进行贩毒。在危险的场合进行毒品交易,警方抓住那些人的时候,这种手段,已经被用了不下百次了。最后,警方还是通过寺庙里的僧人,寻找到了饲主,破了案。”

小招说:“这个东西的宿主已经死了,那照您的意思来说,是饲主在千万里之外,害死了宿主?”

达索说:“据说是这样,但是我们从来都没做个这东西,更说卖了。我们也有自己的规矩,做古曼童,只为保平安,决不会去害人。”

我和胡小易相互对视了一下:“这个……能查到是出自哪个寺庙吗?”

达索说:“每一个古曼童,都有出身的,它们的出身,永远也掩饰不了。但除了我们泰国会炼化古曼童的僧人之外,这个谁也看不出来。我已经查到了这个古曼童的出处,它出自曼谷的婴花寺,你们可以去那个地方看一看。到那里之后,你们找一个叫巴颂僧人,我会给他联系,他会好好帮助你们的。”

出了金光寺,我们又急急忙忙地朝曼谷婴花寺赶。

曼谷婴花寺,位于曼谷南侧的一片山区,寺庙要比金光寺小一些。

我们是打车过去的,正好碰上了一个华裔司机,他说老家的湖南的。

那司机听说我们要去婴花寺,就问我们:“你们不会是冲着那里的古曼童去的吧?”

我说:“你了解那个地方?”

那司机说:“婴花寺,这个名字有个来历。在古代,古曼童最初就产生于那座寺庙。后来啊,泰国各地死去的婴幼儿,大都送到那里。有的父母会让高僧把自己孩子做成古曼童带回家,好好供养起来。父母的这一做法,全完是出于对孩子的愧疚,对孩子的爱。

另外,我还听说,在泰国,妇女流产后,如果婴孩的月数超过三个,那么这个孩子的尸体是必须要送进寺庙做成古曼童,然后带会去供养的。否则,这个婴儿就会对以后的孩子产生不利的影响。

那个地方啊,神奇的很。寺庙的周围,到处都是婴儿的坟墓和棺材。那谷地里有一种植物,每年的春天,都开一种很好看的花,那花瓣啊,就跟婴儿的脸差不多。去了那里,你们一看就知道了。”

胡小易说:“这样说来,那里是古曼童的老家了。”

那司机说:“可以说这么说,反正,我听说很多请古曼童的人,都是去那个地方的。”

到婴花寺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我们在山寺的下面吃了点东西,然后才循着山路,向寺庙走去。

走到寺庙的门口,只见有个僧人正在张望。见了我们,他就迎着走了上来。

僧人双手合十,说了几句话。

陈雅丽说:“他说他就是巴颂,他知道我们要来,就在这里等我们。”

我们谢过了巴颂。

然后,由巴颂引着,就进了寺庙。

他没有引我们进前面的正殿,而是走偏门,进了寺庙西侧的一个院子,最后把我们带进了一间屋子里,看这样子似乎是侧院的一个小客厅。

我们坐下来,之后,那巴颂就给们每人倒上一杯绿茶。

喝茶的工夫,我们就把事情给他讲了一遍,最后我们就问他卖到中国去的那两个古曼童,是不是出自这里?那古曼童是不是有问题?另外,这连心童子,到底是谁卖去的?

巴颂说:“这寺庙的周围,全是婴幼儿,或者早夭的一些孩子的坟墓。这个寺庙,就是为了它们而建。也许你们都知道,只有正常死亡的婴幼儿,才能做成古曼童去供养。凶死的孩子,虽然能做成古曼童,也能供养,但是容易出事,不易于外人供养。我们也是严禁把凶死的孩童做成古曼童,让人请走的。

不过,近年来,古曼童市场异常的火爆,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正常死亡的婴孩不多,所以,很多凶死的婴孩,也都被做成古曼童,卖了出去。因此,才招惹了那么多的祸患。

来我们这里请古曼童的人很多,但是倒卖这东西的,我就认识一个人,那人叫侬蓝。

你们所说的那个连心童子,就是侬蓝从这里请走的。

另外,侬蓝还偷偷从我这里请走了不少,不能用于供养的古曼童。你们所提到的赌博用的古曼童就是假的。即便是在全世界,赌博用的古曼童,也是买不到的,因为,赌博古曼童炼化的方法,早就失传很久了。这个世上,根本就没人能炼化出这样的古曼童。

岩松文先生买的那只,不过是一个能助财运的古曼童来冒充的。他之所以在赌场里杀人,完全和这古曼童的身世有关。我记得,那个孩子是被他的父亲虐待死的,它的父亲,也是一个赌徒。一定是那人身上的虐气和赌气惹怒了古曼童,致使它冲破了佛性,一时成魔,才将他置于死地的。”

巴颂这么一说,我们就明白了。

“那么,那个害死婴儿,还要害人家女儿的古曼童,是怎么回事?”我接着问道。

巴颂说:“那个孩子,是因为一个孕妇被殴打流产致死的。那样的婴孩,也是不能供养的。”

胡小易说:“侬蓝这个人这么干,你们还要让他从这里请古曼童吗?”

巴颂说:“侬蓝的事情我们最近才知道,一切都在处理当中。昨天,她已经被泰国警方带走了。”

胡小易说:“我们做淘鬼这么多年,都没从这里淘过金童子,真是可惜了。”

小招说:“我觉得没啥可惜的,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还是不希望别人养鬼的。你们看,养这东西,能惹多少麻烦!”

回去之后,我和小招把淘宝店关了,也没觉得有多可惜。人鬼终究殊途,这就是我和小招淘鬼的故事,天涯漂泊,从古曼童开始,从古曼童结束。

人间就是这样,有因必有果。麻烦从开店开始,也必将从关店结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