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妖宴

根据《淘鬼笔记》上的记载,用到的道具有这些:第一,用地下的棺材板钉成的小棺材一个,这种棺材不用太大,跟个骨灰盒差不多大小就行。另外,要人的鲜血三滴,滴到这小棺材里。

第二种东西,就是要有香灰半碗。

第三种东西,就是女人生孩子时流血染了的白布一片。

第四种东西倒是简单,那就是要男女的哭声和眼泪。”

我们都被胡小易说傻了,用这些破烂玩意儿就能逮住那灵甲公吗?

胡小易见我们哑口傻愣,就继续说:“想要战胜对手,必须找到对方的弱点,然后出奇制胜。比如,有个人非常的厉害,但是他是个瘾君子,如果要拿捏这个人,我们直接在他吸毒这方面做文章进行了。你们知道灵甲公这鬼东西有啥嗜好吗?”

我听后更加迷惑了,难道这东西也是个吸毒的瘾君子?

胡小易笑道:“灵甲公,喜欢吸棺材里的死气。一天不吸,这东西就浑身不自在。一旦吸够了,那真算得上能上天入地的活神仙。我们准备的小棺材,就是相当于给它奉上了一顿飨宴。”

我说:“即便是你弄了个小棺材,那玩意儿能来吸气吗?”

“棺材板子,本身就带有死气。我们把血滴进去,它就会闻到死气中的血腥,这种血腥,就会让使它产生一种错觉,认为这里面的人,是刚死的。”

“那么,怎么才能让这东西出来就范啊?”我问。

胡小易说:“香灰、眼泪和哭声啊。死了人,埋的时候,亲人一般都烧纸、烧香,人也要哭的。灵甲公闻到香火的气息,听见哭声,就如同一个瘾君子,听到有人对他喊:‘上等货色,请你吸一口。’所以,这东西会立刻兴奋起来,一口气跑到洞口。等着哭声消失后,它就开始找棺材了。一旦进了棺材,我们把那种带产血的布蒙上,它就走不出来了。

因为,产血是一种带着生气的血,里面的血是带着死气的血。这一生一死,就会让里面的灵甲公犯迷糊,这鬼东西一犯迷糊,就会呼呼大睡。”

听到这些,我觉得这道具真是一件比一件蹊跷。如果这些东西找不到,我们不但捉不到灵甲公,而且还面临着巨大的危险。

可是,我们已经困在里面了,已经是自身难保,到哪里去找这些破玩意儿啊。

小招想了想道:“你能不能改变一下这种法子,其实很多东西,都是可以变通着用的。”

胡小易听后笑道:“小招聪明。眼下,我们只要把该弄的东西弄来,弄不到的凑合上,其实也是可以赌一把的。”

我道:“这……我们在这地底下,能弄到个屁啊?”

胡小易说:“既然这我们头顶上有一片坟地。我们就继续钻进去看看,能不能搞到棺材板。灵甲公的巢穴一般都很深,这里也不是它的主要洞穴,只要我们不是很深入,就不会有危险。 另外,香灰也不难,我们就点几支烟,哄哄它就是,万一这里的灵甲公是个烟鬼呢?女人生孩子留下的血布,看来是找不到了。不过,眼泪倒是不缺。”

说完,胡小易就打开手电,朝洞的深处探照去。

里面的洞,又变得极细,非常不容易通过。

我说:“要不,咱俩再生死与共一次,我陪你进去走一遭。”

胡小易笑道:“我求之不得呢。”

小招见我们进洞,还是嘱咐了一句:“你们两个千万小心!不行的话,赶紧退回来。”

我说:“你就放心吧,我跟这小子是黄金搭档,绝对不会有问题。来,我打前站。”

说着我俯下身子,就往里钻。不想,胡小易一把拉住我道:“黄金搭档个屁啊,你知道怎么钻吗?”

我愣住了:“怎么了,钻个洞,还这么讲究?”

胡小易从背包里取出一根绳子,然后说:“钻这种洞,第一个进洞的,必须脚朝里,头朝外,这样的话,一旦遇到危险情况,可以迅速逃离。第二个进洞的,必须头朝里,脚朝外,给前面的人当眼睛。

另外,为了以防不测,第二个人的腿上,要系一根绳子,一旦有情况,洞外的人可以迅速拉动绳子,帮助其逃脱。”

我靠,看来胡小易没少钻过这种洞子。

随后,我们按照胡小易的安排,先后钻进了洞中。

胡小易在前面倒着向里爬向,我用微弱的灯光,给他往后照着。小招在外给我续着绳子,大约爬进去十几米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了一个岔洞。

我们对着头,瞅着这个洞口。这个洞比我们钻的洞要粗很多,而且洞是向上倾斜的。

仔细用手电照了照,我发现那个洞并不深,只有五六米的样子。

胡小易悄声说:“这个洞兴许就是通往一座坟墓下方的。如果幸运的话,我们就能找到棺材。你退后,我看进去看看。”

随后,我又倒着爬回去一点儿,腾出空间后,胡小易慢慢地钻进了那个岔洞。

进去后,我把手电递给他,他在里面照了照,然后道:“这里果然是座坟墓,我们的好运来了。”

说完,他就拿出匕首,开始掏上方的泥土。边掏,他嘴里还念着:“上面的这位已经仙逝的爷爷,或者奶奶。灵甲公把你们的骸骨吸食了这么多年,我真是痛心啊。晚辈今天来,就是为了捉住那灵甲公,为你们报仇雪恨的。可是,晚生无奈啊,要捉住那鬼东西,需要借您的棺材板子一用,希望您能成全,不要怪罪晚辈……”

胡小易的话还没说完,头顶的泥土、石块,“哗啦”一声,掉下了一大堆。

我吓了一跳,心道,如果这种地方出现坍塌的话,我们的小命可就真的没了。

“怎么样?”我急问道。

胡小易吐着嘴里的泥道:“没事儿,没事儿,看来这坟主不高兴了!”

接着,胡小易又用力往下扒拉了几下,又继续跟墓贫了起来:“我说您别这么不好说话,您好好弄清现在的形势。我是来帮您的,您说,你这个副朽烂的棺材板子,还有什么用处?还不如早些入土为安,化作泥土,进入自然循环的好。

再说了,警察抓小偷,也讲究个警民合作吧?我可是来帮您的,您要是这么不讲理,我也就不客气了!”

说着说着,一堆更大的泥土坍塌下来,几乎把胡小易的身体都给盖住了!

我看到,泥土的上方,还有几根白骨,几块棺材板子!

方才吗,我正要提醒他,小心些,别光顾着耍嘴皮子,事儿就出了!

却见胡小易挣扎了几下,又吐出几口泥道:“我就知道您是通情达理的。好了,晚辈谢过了。”接着,他对我道,“搞定了,准备接棺材板子!”

说着,他三下五除二就把棺材板子拆解开来,向外传递了出来。

我发现,这棺材板子确实不厚,而且已经腐朽不堪,稍不留意,就会折断。

等胡小易递完的时候,我把这些板子摞起来,然后我们就可以协同把这些东西运出去。可是,当我把这些东西整理好的时候,胡小易还没出来,他好像正在里面鼓捣着什么。

我奇怪道:“胡小易,这坟墓底下还挺好玩是吧?你玩上瘾了,不想出去了?”

胡小易道:“我给这位收拾一下骸骨。咱不能拆了人家的窝,拍屁股走人不是?咱是好人,又不是盗墓贼。”

我一听,这家伙还真有些良心。可是等他爬出来的时候,我对这位仁兄又有了新的认识。我发现,他的手指头上多了一个翠绿的玉扳指;另外,手里还握着一块带着些淡黄沁的白色玉佩。

当我们带着这些棺材板子爬出洞的时候,小招总算是为我们松了一口气。

随后,我们借助身上能用的物件,把这些棺材板子简单地组合成了一副小棺材的模样。

“其他的东西怎么办?”我问。

胡小易没说话,只是盯着我。

我问:“看我做什么?”我知道这小子有没安好心!

胡小易道:“把你那带血的一袖子扯下来,放进去。这鲜血的问题不就解决了。”

我一看才知道,胳膊已经磨破了。随即,我立刻照做,扯下那些带血的布条,放进去。

然后,胡小易把缠在身上的那条铁链拿了出来,编成了一张网的形状,放在地上,用泥土盖起来。最后,他把小棺材放在了上面。

弄完这一切,他看了看我:“有烟吗?”

我被胡小易看的一哆嗦:“有……有。”说着,我掏出一盒烟,和一个打火机。

“点上三支烟,放在棺材旁边。”胡小易道。

我照着做了。

随后,胡小易又开始盯着我。

我紧张道:“你有话就说,别老看我……我紧张!”

胡小易道:“你会哭吗?”

我们一听,敢情这活儿都让我一人给揽下来了!我成包工头了!

“你不会让我去哭吧?”我有些气愤道。

“我相信的你的能力,才想和你合作的。你就这么不给面子?”

“可是,这哭谁都会啊?你凭什么让我哭?”我反问道。

胡小易摆摆手:“演戏,谁都会,可是成为大红大紫的明星的有几个?这还不得看导演的脸色?导演问你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谈谈戏。你就得想到今天晚上导演要在床上和你提前入戏。没这悟性,一般的人能当演员吗?一句话,干还是不干?”

我说:“不干,非要选人的话,咱们俩就剪子包袱锤,三局两胜。谁输了,谁去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