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诡水尸踪

不过,肖军觉得这事儿还是说不通。

那天晚上,我们去的地方,是一个大商场,那可是一个公共场所。凶手会在光天化日之下,拿着一颗人头,给它梳头发吗?如果说,这颗人头已经长在了别人的脖子上,这更不可思议了。

我说:“这样吧,我们先到商场里调看一下监控录像,然后带着那旅店的老板,到现场看看。反正他见过那个女人,肯定一眼就能认出那头颅的。”

肖军道:“好,目前,也只能这么办了。”

带着旅店的老板,我们径直去了那家大商场。

去了之后,肖军先找到了商场的经理,要求协助办案,让他给我们调出出现死者头发的那个区域的监控。

监控录像放完后,我们发现,那个区域的确有几个年轻的女职员,在忙碌着搞促销。

那个办公桌前,也坐着一个女人,但是距离有些远,根本看不清她的面貌。不过,根据案发现场遗留的头发的长短来判断,还真与那女人的头发比较吻合。

随后,我们就带着旅店老板,走近了那片区域,让他暗中观察那几个女职员的情况。

结果,那老板看到办公桌旁的那个女人的时候,一下就瞪大眼睛,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肖军赶紧扶住他,问道:“你别害怕,到底看到了什么?慢慢讲!”

那老板道:“位子上的……那个女人的脸……和死者的……一样!”

听到这话,肖军还是不敢相信:“你看清楚了吗?”

那老板抹了一把眉头的冷汗:“不会错,不会错,当初那女人住进店的时候,一开始没露出全貌,所以我一直很奇怪,后来我看了一眼,她的面貌,所以印象很深刻。”

肖军还是不敢相信,死者的头颅跑到了另一个人的脖子上。

随即,他沉思了一下,又望向我。

我说:“别费脑子了,赶紧把人控制起来吧。也许事情很简单,我们只是没想通而已。”

的确,世上有些事情,本来就很简单,只是我们太多心了。

经过肖军他们调查,被旅店老板指认的那个女人叫何芳,但是,死者并不住进旅店的她,而是她约见的一个叫朱小玲的人。

何芳先骗朱小玲穿上自己的衣服,然后勒死她,带走了她的头颅。所以,当初我们都误认为,死者就是一开始住进去的人。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何芳临走的时候,带走了自己的行李。

在何芳的家中,警方搜出了十几套假发。所以,何芳带走朱小玲的头颅,并不单单是为了隐藏死者的身份,更重要的是,她要把死者的头发连带头皮一起剥下来,做成一套假发!

何芳说:“三年前,她和朱小玲在同一家公司上班。近来,朱小玲也从那家公司辞职了。何芳就骗朱小玲说,她可以带她出国打工,让她告诉家里人,要出去工作一年才能回来。所以,朱小玲的家人,一直没有意识到,她已经被害。”

那么,何芳为什么非要以这种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呢?

肖军说:“你知道吗?何芳虽然长的漂亮,但是她是个秃子。小时候得过一种病,从五岁开始,头发就掉光了。从此之后,她就靠戴假发生活着。所以,心里很是自卑。

何芳说,在她和朱小玲做同事的时候,朱小玲仗着自己的一头好头发,曾经不止一次地在背后嘲笑过她,这她心里很难受。在原来的公司混不下去了,她就换了工作。

在新的公司里,刚有人要追求何芳,何芳还没来的及把自己的情况告诉对方的时候,朱小玲又把这事儿提前告诉了那人,结果,那人觉得何芳是在骗他,他们这事儿,也就黄了。

种种的遭遇,让何芳的产生了心理变态,动了杀死朱小玲的,取走她的头发凶心。

据说,何芳判死刑后,临死前,她提出了一个要求:“火化的时候,自己不想戴假发。”

最后,我想用《淘鬼笔记》中的一句话,来结束这个故事。

魔鬼说:“人类抬头仰望天堂的时候,常常游走在地狱的边缘。”

我所经历的第二件事是这样的:2002年7月份,我查看了一下的淘宝网店上的一些留言。

留言很多,有想买小宝的;有想讨教养小宝的方法的;也有很多是遇到了一下麻烦,想让我去看看,安放个小宝看家护院的。

对于这些留言,我没有时间回复,按照行里的规矩,也不能都满足他们的要求。

在那些留言中,有叫“布谷鸟”的网友,连续留了这么几条:“您好,以前,我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但现在不是了。

四个月前的一天上午,我的孩子出了意外。在野外游玩的时候,由于我和丈夫的疏忽大意,孩子不幸溺水……

更让我们无法安心的是,事情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孩子的遗体依然没能找到。

在打捞无果的情况下,为了寻找孩子的遗体,我们只能靠自己。为此,我辞掉了自己的工作,每天都要沿着那条河走很远……

我盼望着,找到孩子,亲手把她抱回家……

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会梦到孩子。我梦见她躺在冰冷的河水里,身上满是泥沙……我看到,一群一群的鱼,正游动在她的身边,啃噬着她的身体……

时至今日,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该怎么活下去。

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想找到孩子的遗体,好好地把她安葬一下,否则,我们无论如何和不能安心。

我听说,您可以通过孩子的头发,来找到孩子的,所以,我在此给您留言,希望您能帮我们一把。”

见到这条留言的时候,虽然不能确信自己有十分的把握,能给予她帮助,但是我却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些文字间露出的那份母爱,于是我决定亲自去到布谷鸟家里一趟。

按照她给我留下的联系方式,我拨通的她的电话。

接通电话,我表明自己的身份的时候,她感到非常的惊讶。她说,没想到我真的给她联系了。

随即,我按照她给我留下的地址,来到她的家里。

见到布谷鸟的时候,我发现她是个不到四十岁的女人,也许是因为孩子出事的原因,应当风韵万千的年龄,却显得有些憔悴。

为了当事人的隐私,在这里,我就不透露这个女人的名字了,索性,我们就称她为:布谷鸟。

布谷鸟给我泡上一杯茶,然后就坐在了对面,接着,她就给我讲述了孩子出事的经过。

她说,当时她和孩子的爸爸去郊区的河边玩,由于当时刚下过一场大雨,河水很大。玩着玩着,孩子说口渴了,我就到附近的商店去买饮料。

商店距离河边大概有一百多米,从商店出来的时候,我就发现河边一阵骚乱,很多人都朝着我丈夫和孩子所在的位置赶过去。

很多人边跑,边大声喊:“有人落水了。”

我离开他们的时候,那片河岸附近只有我丈夫和孩子两个人,当时我心一沉,就知道出事了。

我跑过去后,发现我丈夫和孩子都不见了。

听附近的一位老人说,是孩子先滑倒落水,然后大人又下去救的。

见到滚滚的河水中,却不见一个人影,我当时就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救护车已经到了河边,有人告诉我说,我的丈夫被救上来了,看样子应该没事。

我就问他们,我的孩子呢?孩子救上来没有?

在场的所有人都逃避着我的目光,没有人回答我……

我知道,孩子出事了,随即又一次悲伤地昏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里里。

父母正陪护在床边,他们哭着告诉我,我的丈夫已经脱离危险,但是孩子依然下落不明。

后来,我们还找了专门的打捞队,连续打捞了三天,也没有任何的结果。

家人见我们整天这样折腾,怕我们受不住,就不让我们再找了,于是我们就不得不放弃继续搜寻。

前一阵子,我收拾孩子的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孩子的头发。那些头发,都是理发的时候,剪下来的。因为我听说,小孩子的头发是不能乱丢的,所以就一直保存着。

再后来,我听说你能够通过孩子的头发,找到孩子,所以就与您取得了联系。”

其实在看到布谷鸟给我给我发的留言帖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即便是她手里有这个孩子的头发,那么要通过养食发鬼来找到孩子的尸体,还必须要解决两个问题。

首先,孩子尸体在水里,那么在养食发小鬼前,就不能选择一般的小鬼,而应该选择一个水鬼来饲养。因为,水鬼是生活在水中的,只有这种东西,才能在水中活动自如。

其次,孩子已经溺水很长时间了,我不知道头发腐烂的程度如何。如果腐烂的很厉害的话,即便是有了用水鬼养成的食发鬼,也是很难找到的。况且,利用食发鬼寻找没有生气的头发的难度,本来就是很大的。

于是,我就跟她说:“您的事儿,我一定会尽力的,但是成不成,我就不敢保证了。”

布谷鸟含泪道:“谢谢您,只要您尽力,我们就感激不尽了。您放心,费用,我们不会少的。”

其实要帮布谷鸟找到孩子,只需要一个食发小鬼就可以了,费用并不是很多。

随即,我离开了布谷鸟家,路上我给小招打了个电话,问她仓库里有没有水宝(水鬼)。

小招说:“咱没那玩意儿啊。”

我说:“你给胡小易打电话,让他来一趟。”

胡小易来到之后,我问他:“能不能尽快给我弄个水宝。”

“水鬼,你要那玩意儿干啥?”他不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