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水霸

但是,地仙这东西唯一的缺点就是,只能用一次,不能回收利用。

周鹏见状,急速游过去,顾不得那水鬼,猛地打了那几个小伙伴几巴掌,然后又臭骂了他们几句。

这时候,这几个人才醒过来。

醒来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已经靠近了河中央,而且已经是精疲力竭,根本游不回去了。

周鹏边冲他们喊:“不要管那个箱子!掉头,往回游!”

边喊,他边摸索着,去寻找沉下去的那个小伙伴,但最终,什么也没找到。

接下来,他拉扯着那几个人,迅速向着岸边游去!

可是游了一会儿,感觉应该到岸的时候,周鹏发现游在前面的那个人,不是他的小伙伴!而是那拖着箱子的东西!

情急之下,周鹏摘下脖子上戴的那避水符,朝着那个东西,一下子就扔了过去!

被避水符一击,那东西就像是被被电到了一般,颤抖几下后,就沉入了水中。

周鹏这才辨明方向,和小伙伴们相互帮衬着,游到了岸上!

这件事过去之后,得救的那几个人都说,那天,他们吃完东西,下水之后,发现周鹏已经把那箱子捞了上来,然后他们就向着岸边游去。游的时候,他们还有说有笑的。

可是,周鹏是最后一个下水的,他怎么能把箱子捞上来呢?另外,出事的时候,其余的人都哑巴了一般,没说一句话,怎么会有说有笑呢?

另外,在此我说一下自己的看法,我认为周鹏他们遇到的的确是水鬼。

我猜测,那个箱子里,装的很有可能是一些珍宝。

因为,《淘鬼笔记》中载:“珍奇之宝易生邪,宝在陆,为守财鬼;宝在水,则为水财鬼。”

此刻,看着河中那布人上下浮动的频率越来越大,我就扯了一把胡小易:“你别光看热闹啊,这怎么抓啊?你那布人上有钩子没?”

“你以为我这是在钓鱼呢?还要钩子?现在的布人,只是被水鬼缠住了,并未完全附身到上面,现在下手,只会打草惊蛇。

等那布人差不多全部沉下去的后,就是水鬼与那布人融为一体的时候,那时候下手,才能捉个正着!”

随后,我们又等了两三分钟,那布人上浮的力道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头顶。

胡小易从背包里拿出一把二十多分长的弓,搭上一支古铜色的箭,我看到,那箭的尾翼上,竟然画满了细微的符咒。接着,张弓拉弦,“嗖”地一声,那箭不偏不倚正好射中水里的那布人。

瞬间,那布人一下子就浮了上来,然后如同一条上钩的鱼一般,在水里挣扎游动着,妄图摆脱束缚逃走。

胡小易接过竹竿,慢慢地把那小布人提起来,猛地一甩,小布人不偏不倚,正好落进了提前准备好的一个玻璃鱼缸里!

那鱼缸里有七分水,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各贴了一张镇鬼符。

小布人进去之后,先是横冲直撞了几下,然后就像是一具尸体一般,躺在了玻璃缸底部。

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道,胡小易这小子,在捉鬼这方面,确实有些造诣!

回去之后,胡小易拔掉了布人身上的箭。然后,我们就按照各种规程,教化这只水鬼。

任何一只被请或者捉来的小鬼,都是有“邪性”的,教化他们的目的,就是祛除它们身上的邪性,让它们听从淘鬼人的指示,去做一些正事儿。其实,这跟驯养动物是有相通之处的。

训化小鬼用到的东西大体有各种贡品、香烛、鬼灯、《地藏菩萨本愿经》、《金刚经》。念到的咒语有:六道金刚咒、大光明咒、得闻解脱咒等等。

在这一过程中,对于时辰、地点环境、操作步骤规程等要求非常的严格,稍有差池,不但前功尽弃,有时候还会造成极为凶恶的后果,为防止有人模仿,我就大体一说。

等把这水鬼教化好之后,然后才可以用那孩子的头发喂养,养成之后,便可以拿来使用。随后,我们加班加点,结果费了一周的时间才把一切搞定。

然后,我们带着这只食发水鬼,就到了那孩子溺水的河段。

我们把载着水鬼的一艘小棺船放在河里,在船头点一盏鬼灯,两只白蜡,一柱香。

念了驱鬼咒,那小棺船就慢慢地行驶到了河中央,然后就慢慢悠悠地飘着。

当向着河流的下游漂浮了一百多米的后,鬼船开始向着岸边飘来。

这一处的岸边,正好处于河流的一个大弯地带,有许多人工建造的假山,另外水草也特别多。难道那孩子的遗体被冲到这里来了?

可是,就在这时候,鬼船却变得有些异样起来!两根蜡烛的火苗,忽高忽低,突然变得极不稳定;船头的那柱香上的火头,忽明忽暗的,就像是有风吹拂着一般;而那盏鬼灯,更是奇异,火苗就如同一绺头发一般,摇来荡去,淡黄的颜色开始变得血红,而且越来越重!

胡小易见状,脸色变得极为诧异,他沉声道:“赶紧把鬼船拉过来!”

我知道,肯定是出事儿了。于是,赶紧收起系在船上的绳子。

可是,鬼船还没上岸,那两根蜡烛就“噗噗”两声,全部熄灭!紧跟着,香火猛地一闪,“啪”地炸断开来!鬼灯的火苗变得越来越细,越来越短,最后化作一缕青烟,也熄灭了!

鬼灯一灭,就意味着,我们辛辛苦苦养的那只食发水鬼已经遭遇了不测!

布谷鸟见这情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急着问道:“是不是有什么意外?”

胡小易盯着那鬼船道:“孩子的遗体的确在这一河段里,但是目前我们遇上了点儿麻烦……”

“你的意思是说……还能找到?”

胡小易肯定道:“你放心,肯定没问题。不过,事情本身超出了我们的意料,我们必须……必须再重新准备一下!”

得到这样的答复,布谷鸟和他的丈夫何先生还是松了一口气。

随后,布谷鸟的丈夫何先生问道:“那到底是出了什么意外?兴许,我能帮上忙。”

胡小易摇摇头:“这是我们的事情,你陪着你的妻子先回去吧。”

布谷鸟夫妇再次向我们道谢,然后就离开了。

我仔细瞅了瞅那鬼船前的香火,问胡小易:“这肯定是遇上大家伙了吧?”

胡小易向河里望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道:“你知道水里的那个大家伙是什么吗?”

其实,我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中国民间有句俗话,叫做:“一山不容二虎。”《淘鬼笔记》中也有一句话,叫做:“一发不容二鬼。”也就是说,一个食发鬼,只能跟一个人,吃一个人的头发。一旦某个人的头发被某个食发鬼占据了,其他的食发鬼,就不能再参与进来!

方才,我们是利用食发水鬼去找那孩子的遗体,结果食发水鬼出现了意外。这说明,这个食发水鬼遇上对头了,这个对头,也是吃过那孩子的头发的,而且是这条河里的水鬼!因为,孩子溺水身亡后,招来水中的食发鬼,是很正常的。

吃过同一个孩子头发的食发鬼碰了面,就是狭路相逢的死对头,那肯定会斗个你死我活,生死存亡!

不幸的是,我们所养的那只食发鬼失手了,被人家灭了。

如此一来,事情就难办了。

我说:“那肯定是个比较邪的食发水鬼吧?”

胡小易道:“一般的水鬼,其实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我们养的那只食发鬼给做掉的,一定不是一般的水鬼……我觉得,我们这是遇上‘水霸’了!”

《淘鬼笔记》中载:“溺亡者灵魄初为水鬼,强为水霸,盛极为水倒,多聚则为河凶。” 意思是说,一个人溺亡之后,如果灵魄不能得到解脱,那么就会成为水鬼,水鬼在水中待的时间长了,变得强大了,就会变成水霸。水霸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成为水倒。如果水霸在水中聚集起来,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成为水凶。关于水倒和河凶,在前面的故事中,我已经给大家讲过一些,在此就不再多讲。

此处提到的“水霸”,其实就是一种邪力很强水鬼,说这东西是水鬼的老大,一点儿也不为过。

也正是因此,我们所养的那只食发水鬼,才这么容易被灭的!

“既然遇上了食发水霸,即便是养出了食发水鬼,也拿它没办法啊?”

胡小易捏着下巴下的几根胡须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办法还是有的,只不过……还得跑一趟!”

我奇怪道:“什么样的水鬼能降住那食发水霸?”

“黄河中的水鬼!”胡小易解释道,“陆地上的河流中,最厉害的水鬼,都在黄河之中。黄河横贯华夏,历史悠久,其中的鬼灵精怪,自然是那些小河小湖中的不能比的。这种小河的水霸,十个也比不上黄河中的一个小水鬼啊!”

第二天一早,我们又快马加鞭去了一趟河南,来到了老水鬼金三师的家里。

金三师见我们来了,还是一脸的惊讶。

在黄河边上,金三师弄了一桌子家常菜,喝着小酒功夫,他就斜楞着眼,瞅着我们道:“二位风尘仆仆地跑到我这个破烂地儿,肯定不是陪我喝酒来了吧?”

胡小易说:“金师傅,我们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你……另外,我们还要在这黄河里取点东西,顺便带走。”

一听说要在黄河里取东西,金三师的眼珠子一转,笑道:“啥东西啊?”

“弄个黄河水鬼。”胡小易夹起一口菜,放进嘴里嚼起来。

“小子,你知道怎么捉水鬼吗?”

胡小易道:“金师傅,我胡小易虽然年轻,但也不是吃素的啊,捉个水鬼,那还不是家常便饭,手到擒来!”

“哼!就凭你啊,捉个臭水沟里的水鬼,也许会手到擒来!”金三师冷笑一声,不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