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七塔宗祠

靠近那个盒子的时候,我身上的鬼囊一点儿反映也没有,这说明这玩意儿就是个鬼偶,里面啥也没有。

于是我就安慰他说:“这里面没什么鬼怪……那么,你知道你祖父为什么要给你留下这么个奇怪的玩意儿吗?”

孙先生摇摇头:“他没说,当时我觉得,就是小玩具,也没多想。”

小招拿起那个鬼偶,仔细看着,片刻,她自语道:“这玩意儿应该有它的出处……对了,你祖父是在什么时候给你的这个东西?”

孙先生道:“那年我只有十几岁,我记得当年他把这个东西给我之后,就出远门了,后来就再也没回来。因为我祖母死的早,父母又离异,就祖父一人养着我。所以,祖父失踪后,我就进了孤儿院。”

“那你知道你祖父去了哪里吗?”

孙先生仔细想了想:“是邙山,没错,就是这个发音,至于是不是河南的那个邙山,就不得而知了。我记得他离开的时候,曾经和一些陌生人说过这个地方。因为,他失踪后,我就一直想去那个地方找他,因此,一直记着这个地名儿。”

小招点头,思忖道:“你祖父去这个地方的目的,有可能是为了救你。”

“救我?那时候我还没……”

“我觉得他肯定预料到了今天要发生的事情,所以才去那个地方的。”

我问小招道:“他去那个地方干啥呢?找东西吗。什么定西能解决孙先生的问题呢?”

小招说:“要镇住这种梦煞,肯定是要用一种鬼灵,这种鬼灵必然是与梦煞相克的。比如说:仵作的亡灵!仵作作为解尸查验的法医,是无头鬼最顾忌的了!”

“你是说他爷爷是去邙山找某个仵作的亡灵了?”我惊讶道。

孙先生惊讶道:“我爷爷怎么会预料现在的事情?”

小招说:“孙先生,你现在拿的这个东西,很有可能是用来供养鬼灵的。另外,这个鬼偶还是一个持解尸刀鬼,是一个仵作的造型。

我想,你爷爷是想亲自去捉一只仵作的鬼灵,养在里面,保护一家人平安。你爷爷给你留下这么个东西,也许就是为了防止自己出现不测,希望将来遇到懂行的人,能从中找到线索。

至于,你爷爷为什么能预料到这一点,我们还真不清楚。也许……这里面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眼下,该怎么办?”我问小招。

小招道:“孙先生的爷爷已经为我们指明了一条路。我们必须去邙山,找到这个鬼偶的源地,看看那里是否真有存在这一个仵作的灵魄。”

我一听,这事儿有点麻烦。因为,我们还不能确认,孙先生的爷爷失踪的地点就是在邙山,我们也无法确认,这个鬼偶和邙山一定有关系。

无奈,我又给胡小易那小子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给我们掌掌眼。

胡小易到了孙先生家之后,大体了解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肯定道:“这个鬼偶,确实是邙山之中东西,而且是出自邙山鬼岭一带的一个地方。”

于是我就问胡小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这玩意儿是古董吗?市面上很多吗?”

胡小易说:“陶俑在墓葬中很常见,但是这种以鬼为俑的造型,还真不多。类似的东西,我在古董市场上见过,而且,我打听过这玩意儿的出处,基本上都是出自邙山之中。至今,还没发现别的地方出土过。”

“可是,我们的问题出来了,邙山那么大,我们总不能扛着*头去山上胡刨乱挖吧?”

胡小易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嘴角抽笑了一下:“其实,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我听说,邙山之中有个叫鬼岭的地方,那里有一座七塔宗祠。据说,这市面上的鬼偶,一般都就是在七塔宗祠一带找到的。”

孙先生惊讶道:“七塔宗祠?我爷爷似乎提到过这个地方,难道他去了那里?”

我们听后,更加确信,这个鬼偶和邙山鬼岭七塔宗祠的关系。由此,也不难推断出,这七塔宗祠之中,存在着能救孙先生一家性命的东西。

我说:“既然我们的目的地明确了,那啥时候出发?”

小招听后,似乎并不太乐观,她问胡小易:“你知道七塔宗祠在邙山的什么位置吗?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吗?”

胡小易道:“到邙山之中去寻找七塔宗祠,就跟到大街上,买彩票,中五百万大奖的几率差不多。”

“有这么难吗?”小招也觉得不可思议。

胡小易接着道:“这可不是我吹嘘,邙山附近,知道七塔宗祠这个名字的人不少,但是真正找到这个地方的几乎没有。而且,很多试图去找的人,都迷失在了邙山之中。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还得找一个人。”

“谁啊?”我一听,还有门。

“你二大爷啊。那老家伙一辈子走南闯北,兴许知道这档子事儿!”胡小易道。

我一听,赶忙把电话给我二大爷拨了过去。

没成想,他手机竟然关机了。

小招道:“这事儿不小,也不是在电话里一句两句就能说清的。这样吧,你到你二大爷家去一趟,亲自把这事儿打听清楚。我和胡小易先去河南等你消息。”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随即,我就火速赶回了海城,提着两瓶儿酒,去了我二大爷张道泉家里。

一进门,放下东西,我就把正搓麻将的二大爷拉到别的屋里,把他按在椅子上。

“你小子又有啥事儿啊,我都输了三把了,眼看着这把就糊了,你又来捣乱!”我二大爷有些不情愿地嘟囔着。

“二大爷,今天您输了多少,我给您补上!今儿我来,确实有急事儿。”

“你还有啥狗屁急事儿?”

“是这样的,二大爷,我给您打听个地方,七塔宗祠您听说过没有?”

二大爷听后,没言语,斜着眼盯了我足有五秒钟,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我紧张道:“二大爷,您有话就说,别这么盯我好不好?我打小就怕你那双眼!”

“你小子到底想干啥?”他半起了起身子,凝神静气地问了一句。

我扶着他,让他坐好,然后给他捏着肩膀,把孙正阳的事儿,给他讲了一遍。然后又补充道,我听说邙山中,有个什么地方,那里有座七塔宗祠,祠堂里供养着一个仵作的鬼灵,所以就把这两件事儿扯到一块儿了。

二大爷听后,不可思议道:“你想去那里偷鬼?”

我说:“淘鬼人的事儿,怎么算偷呢?要做成这桩子买卖,救下那孙正阳一家人的性命,除此之外,我真没别的办法了。

俗话说,‘养鬼为患’在祠堂里养鬼,肯定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家。我这也是为民除害啊!”

“我倒是知道这么个地方,也可以告诉你,但是那个地方,可不是想去就能去的!你可得考虑好了喽!”二大爷沉声道!

我说:“二大爷,您就跟我说七塔宗祠在哪里就行了,剩下的事儿,我来办!”

“那好,看来不告诉你,今儿个你是不走了。”

随即,二大爷就把他所知道的七塔宗祠的一些情况,给我讲述了一遍。

七塔宗祠,是河南的马家在明朝时期修建的一座家族式祠堂,祠堂确实位于秦岭余脉的邙山鬼岭之中。

一般来说,家族宗祠都是修建在距离自家不远的地方。这样,一来可以便于看护,二来也方便祭祀。

但是马家的这座七塔宗祠,却修建在了远离家族的邙山之中,既不好找,也不好进。

据说,这座祠堂修建的极为隐蔽,家族外的人,很难发现。另外,祠堂内部机关重重,企图进入里面偷东西的外人,往往有进无出,所以这座祠堂也不需要专门看护。

关于七塔宗祠,外界有很多猜测。有人说,其实那是马家的一处藏宝地。马家的祖上曾经得到了大量的珍宝,为了不被外人发觉,就建了个祠堂,藏在了里面,供马家世世代代去享用。

也正因此,有很多人,打起了祠堂的主意,不断地去邙山之中寻找。不过,有人还真找到了好东西。那是一种金质的鬼偶,大约有拳头那么大。

也有人说,其实七塔宗祠的怪异,并不在于是不是藏了珍宝,而是在于马家家族本身。那些人认为,这个祠堂有可能并不是实际意义上的家族宗祠,而是隐藏着一个家族巨大隐秘的场所。

二大爷讲完这些,我就问他:“有具体的地址吗?”

“没有。”

我有些泄气:“那我不是白来了,我还给你带了两瓶好酒呢!那我怎么才能找到这鬼地方?”

“去找马家的后人……”

“去找马家的人?我是去偷东西的,马家人不可能给我带路啊?说不定还把我给揍一顿,然后送派出所去呢。”

“除了马家人,还有一个叫徐道陵的人,他住在邙山脚下的一个叫邙溪的镇子。只是,不知道这老头还活着没。据说,他曾经多次到过七塔宗祠附近的邙山鬼岭。”

看来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随即,我就给胡小易打了个电话,让他查查徐道陵这个人的底细,看能不能让他带我们走一遭!

临走,我二大爷一把拉住我道:“小子,我提醒你两件事,第一件,关于那个徐道陵老头子,不是个善茬,你们真要找他,一定要多留个心眼。第二,进七塔宗祠,一定要多加一百个小心,那不是一处普通的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