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邙山鬼岭

徐老头子的一番话,怎么跟我二大爷讲的一个样儿?难道,那鬼地方还真不是个好去处?

胡小易追问道:“此话怎讲?”

徐老头子干笑了一声:“呵……很多人想找到七塔宗祠,你们知道他们是想干什么吗?”

“别人为什么进,我们可不知道。”胡小易道。

“据说七塔宗祠里存着巨大金银的财宝,甚至说里面有很多小屋子,都是用金子做成的。想进去的人,都是些要财不要命的主儿。我看你们几位,倒不至于是那中胸怀贪念之辈。”老头接着说。

不知道胡小易在想什么,他没接话。我试探着说了一句:“其实七塔宗祠的最大秘密,不在于那些财富,对吧?”

徐老头老头把面具转向我,面具上的眼窟窿,似乎正射出逼人的寒气。

“看来,你们都不是等闲之辈。你们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我会把我当年经历的那些事情,一一告诉你们。”

胡小易说:“我们想知道那十几个人究竟为什么要进邙山七塔宗祠,还有他们这一路上都遭遇到了什么?在宗祠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心道,胡小易这一招够绝的,他不但要打听去路,还要问出祠堂里面的情况。如果把这一切都了解清楚了,那么我们进那七塔宗祠,也就轻易多了。

徐老头听后缓声说:“这件事,要从早些年我开始收藏那些鬼偶说起。五十年代的时候,我只有十几岁。有一天,我跟着大伯去山里打猎。不想,因为追踪一只狼而迷失了路。不过,我们也不慌,就在林子里转着,边打猎,边寻找回去的路。

没想到,转来转去,我们就进了邙山鬼岭一带。当时,只是听人说过,邙山鬼岭是一处险恶的境地,但是隐匿其中的七塔宗祠也埋藏着不少财富。

我大伯说,眼下我们也不愁吃喝,就索性在这邙山鬼岭里逛逛,说不准就能撞上大运。

之前,我听村里的老人讲过邙山七塔宗祠的一些事,说是岭子里有食人的鬼怪,所以当时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可是,当时我还是一个孩子,根本不可能左右我大伯的想法。大伯是村里出了名的老倔驴,他认准的事情,谁都改不了。

接下来,我就万分无奈地跟着他在岭子里乱转。大约转了两三个时辰的功夫,我们走到了一个小山包下。我记得那种小山包在邙山鬼岭一带非常的多。

走着走着,不经意间,抬头望附近的一座小山包上一瞧,不禁就瘫倒在地上,当时吓得我都快尿裤子了。因为我发现岭子上的树丛、草丛里站着许多鬼怪模样的东西。乍一看,漫山遍野到处都是!

我大伯见状,赶忙往山上望去,结果,他也是吓得腿脚发软。

不过,随后大伯又哈哈大笑起来。后来,我听他骂道,都是些石头的,没什么可怕的。说完,他拉着我,沿着一条小山路,一步步向那山岭上走去。

这一路上,我彻底看清了那些东西,那都是一些鬼怪的雕像,个个面目狰狞、恐怖之极。刚走上去没多远,我就哭着跟大伯说,不想再往上走了。当时大伯故意吓唬我说,那你就一个人在这里待着吧。让这些东西把你吃了,我可不管!

虽然心里极度害怕,不过,我还是没听我大伯的话,而是执意要下山。那时候,我心里一直不安,总觉得要出事,但是为什么有那种感觉,我也所不清楚。

后来,我大伯让我到山路上去等他,他说自己爬到山顶就会下来找我。

事实证明,我那天的预感是正确的,我的大伯再也没有从那种座偶林立的山丘上下来。等不到大伯,我也不敢贸然上山,于是就一个人摸索着往外走。

路上,我在一处山谷下又遇到了类似的鬼偶,不过,那不是石头的,而是金属的,并且它们都非常的小。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金属制成的,但是我捡到了一个自认为好看的金属鬼偶,把它带在了身上。两天后,我奇迹般地走出了邙山鬼岭,回到了家里。

我把所有的事情跟家里的人讲了一遍,然后拿出那个十几公分高的金属鬼偶给我的父亲看。

我的父亲看完以后,又用牙齿咬了咬鬼偶的表面,接着脸色立刻变得兴奋起来。他捧着那个鬼偶,像得了哮喘病一样喘息告诉我说:“娃呀!你捡到的这个鬼东西,是金子铸成的!我们发财了!”

第二天,我的父亲带着那个金质的鬼偶出了山,去了洛阳。

三天后,父亲回到了家中。

当时,我记得他给我买回来了很多好玩的,好吃的东西。他还告诉我,以后我们就不住这里了,我已经把镇里的一座大宅院买了下来。当时我不信,可是,没几天,我们真的就搬了进去。你们所见到的这座大宅,就是当年我父亲买下的。

后来我逐渐明白,我捡来的那个鬼偶,被父亲卖了许多钱。那么多的钱,足够我们花小半辈子的。

虽然父亲嘱咐我,绝对不能给外人讲我所经历过的那些事情,更不能提鬼偶的事。可是,村里的人还是看出了一些门道。

一开始的时候,有些村民就来打听我的事情,问我是不是找到了什么好东西,父亲便矢口否认一切。

后来,他们就提着酒肉礼品上门,希望父亲能告诉他们一些情况。结果,父亲还是把他敷衍了过去。

再后来,他们就拿着菜刀上了门,逼着父亲说出了一切。父亲爱财如命,胆小如鼠,见到明晃晃的菜刀,顺口就把一切都吐露了出来。

当时,邙溪镇里的那些人要求我带着他们重新回到我捡到金鬼偶的谷地。

当时我觉得没什么,不就的带个路吗?再说了,那里的东西,又不是我们家的,我管那么多干什么。

也许我是与那个地方结了缘,竟然非常准确地把他们带进了那片山谷。在那里,他们只是找到了一些铁质的鬼偶,并没有发现什么金银的。

虽然没能找到金银,但是铁也要比家门口的石头值钱,于是他们就尽力地把铁质的鬼偶装进随身携带的麻袋,背回了家中。

就这样,十几户村民,连续进邙山鬼岭五次,搬运回了大量的铁质鬼偶。

有一天,来了收废铁的老头。他把那些人搬运出来的鬼偶都买走了,并且每个人都得到了不少的钱。临走,老头说,下个月他还来。

有了钱,那些人搬运鬼偶的劲头就更大了。可是,当他们第六次进山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回来。

那些人出事之后,再也没人进邙山鬼岭寻找过那东西。有些人家为了防止出事,就把已经运出来的鬼偶埋藏了起来,从此不再提这事儿。

1958年,经济建设进入大炼钢铁时期。当时很多人家的铁器都被收去,扔进了熔炉中。*那个时候,各地都在追求产量,追求进度,相互比赛,但是乡民们炼铁,用的不是铁矿石,而是废铁,甚至是正常使用的铁锅、农具等。因此,冶炼钢铁需要的材料根本就不够用。于是,公社里就组织人员继续四处寻找钢铁制品。

有一天,负责搜集废铁的人员在村里一户人家中搜出来一种非常奇怪的铁制品,那是一种和暖瓶差不多高的铁人。

说是铁人,但是仔细一看那些东西的面部,觉得又不像。因为所有这些铁人的面目非常的奇怪,甚至可以说是狰狞恐怖!于是,有人就说,其实这不是人物的造型,而是小鬼的模样。

当时工作人员就逼问那户人家,家里还有多少这种东西。

开始的时候,那户人家就说这是自己子在路边捡到的。工作人员随口道,窝藏牛鬼神蛇可是重罪!如果把这些东西交出来,炼城钢铁,为社会主义建设做贡献,那就是英雄。一个是重罪,一个是英雄,你就看着办吧!

听到这些,那户人家思虑一下,这才唯唯诺诺地说,其实家中还藏着不少这种东西。

在工作人员的要求下,那户人家打开了一个地窖。

工作人员拿灯往下一照,瞬间他们就惊呆了!二十多平米的地窖里面,一层一层地摆满的了这种东西。

工作人员下去查看了一下,接着他们发现这种东西并非全是铁的,其中也有铜的、铝的、石头的、陶制的,更甚至还有一个是玉石雕刻而成的。

虽然材料不一样,但是那些小人的面目却是一个比一个恐怖,站在地窖里人上来的时候说,见到那些东西的面目,感觉自己似乎是掉入了一座小地狱一般。

面对这么多诡异的偶像,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接下来,他们没有贸然去搬动那些东西。据当时在场的一个人说,那些东西看一眼就让人觉得心里发毛,就怕是一些邪恶诡物,所以当时所有的人都犹豫了。

不过,面对这么多好的炼钢铁的材料,在那种狂热的社会氛围中,他们是不会放弃的这次机会的。于是,他们就从附近找来一位年长的,学识比较渊博的人,让他看一下这到底是些个什么东西。如果把这些东西都炼成钢铁,为国家造炮弹,打仗的时候,打不准敌人,那可就出大事了!

那位长者看完这些东西的时候,也是吃惊不小。他立刻询问这些古怪的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那人见瞒不过,于是就讲了实话。他说是自己从邙山鬼岭的一个山谷里挖出来的。老人听后骇然道:“这些东西,绝对不能碰。”

可是当其他人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老者只是说:“这种东西叫做‘鬼俑’或者‘鬼偶’,碰了这种东西,就会招来祸害。”说完,就赶紧离开了。

自古以来,人们造俑都是以士兵、佛、道,或者是奴仆、牛马羊等牲畜为原型的,而这种鬼俑却是第一次见到。

老人的这番话,让所有的人又忐忑不安起来。因为当时在场的人都是当地的普通人,他们深知邙山鬼岭自古就被称作“鬼山、森罗殿”,平时,附近的村民都极少进入那一带。而今,这些东西又是出自那里,所以每个人的内心还是存留着不少的畏惧,都不敢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