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点灯问尸

小招急道:“没有那些鬼灯,我们不但出不去,更没办法找到那只仵作的灵魄!方才进来的时候,我几乎已经确认,那仵作的灵魄,就在这座寝殿中!”

胡小易倒是满不在乎地说:“鬼灯啊?我这里有啊。”说着,他就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那盏金质的鬼灯。

“你们看,这比你们那些破灯,上了不少档次吧?”

我想了想,觉得这里面有个问题,如果徐道凌打算困死我们,那么即便是他偷走了我们身上的鬼灯,我们照样可以在寝殿中找到鬼灯啊!胡小易不就弄了一个?他肯定还有别的目的吧!

于是,我就把自己的这个想法说了出来。

胡小易笑道:“张是,你怎么那么傻啊?你以为那徐老贼真是在偷鬼灯啊?”

我不解地看着他。

小招叹了口气:“灯油葫芦也不见了,没有鬼灯专用的灯油,别说金鬼灯,就是钻石鬼灯,也没用处!”

这一回,我彻底傻了眼,这个徐道凌其实最终的目的是偷我们的灯油!只不过是顺手拿走了我们的鬼灯!看来,他这一路上,早就把我们带的东西给摸透了!

小招皱眉道:“这灯油可不好找啊。”

胡小易说:“我看也不难,这鬼灯的灯油,一般都用从古墓中取出来的尸油来调和的。这里是宗祠,要找到尸油,也不是什么难事吧?虽然是生尸油,但也可以凑合着用啊。”

小招恍然道:“你是说这寝殿中的那些鬼偶棺材?”

胡小易笑道:“聪明!有长进!”

这时候,我忽然想到徐道凌老头给我讲述的那件鬼偶吃人的事。不由得心里更加紧张起来。这些鬼偶棺里,会不会真他娘的藏着啥子邪物啊?

胡小易走到屋子中央,先是仔细观察了这些鬼偶棺。然后道:“这里面肯定有尸油,不过,我担心这里面的东西,不会轻易给我们。”

我说:“这里面装的不就是死尸吗?你就先给它们好好商量一下,告诉它们:好借好还,不借就抢!”

胡小易诡笑着,示意我们退后,接着他点了一只蜡烛,捧着它走到一尊鬼偶面前,站了一会儿。大约十几秒钟后,他又端着蜡烛走到了另一个鬼偶面前,又站了片刻。

我看得有些不耐烦了,就问他:“你这是给这些鬼东西相面呢?赶紧打开,找就是了!”

胡小易说:“随便打开,那就会对这些鬼偶棺以及里面的尸骨造成很大的破坏。我们是来借东西的,不是来偷东西的,我们时刻要注意自己的素质。我这不是在耽误时间,而是在点灯问尸,看谁能行个方便。”

我一听,直接就无语了,偷了人家的金灯,还说我没素质!

可是,当我觉得这是胡小易在给我们找乐子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当胡小易走到后排第六尊鬼偶跟前,刚把蜡烛举到那鬼偶面门前的时候,烛火突然就一蹦一跳地颤抖起来!那样子就象是被那鬼偶吓着了一般!

见此,胡小易又把蜡烛向它的额头靠了靠,然后道:“您莫怪,我们也是走投无路,才向您借东西的,还望行个方便,于己于人,都有好处。”

胡小易的话刚说完,那烛光就变成了碧绿色,而且左右剧烈地摇晃起来。

我说:“胡小易,这鬼东西是什么意思啊?到底是借,还是不借啊?人家不借,你也别太勉强了啊!”

胡小易扭头刚要说什么,只见那蜡烛一下子就灭了。

胡小易道:“蜡烛灭了,它是在警告我,如果我再不离开这里,它将要对我不客气了!这是明摆着,不给老我老胡面子啊!”

我说:“那咱们走吧,要不再换一家问问?”

胡小易冷笑一声:“哼!今天我就强借了,看你能怎么着!”

说着,他一把就扶住了那尊鬼偶的肩头,用力一拉,那鬼偶砰然倒在了地上。胡小易的这一举动,着实让我和小招吃惊不已。

胡小易拿出一把尖尖的匕首,突然后就在鬼偶的身上划着。我看到,雪白的金属开始从刀尖上落下来,不久他就把鬼偶的侧身,划了一圈。然后用力一拉,就把鬼偶分成了两半。

“捂住口鼻!”胡小易随之喊了一声。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种令人作呕的腐臭之气就扑面而来。

我仔细瞧了瞧,那鬼偶棺里的尸体是一个有些发胖的男人的,两眼基本上都腐烂成了俩黑窟窿。嘴巴前突,嘴唇已然萎缩殆尽,白森森的牙齿裸露在外面。

最令人心惊胆寒的是,这个人的左右两个獠牙,显得特别的长。此外,他的整个身体都被一个草席包裹的严严实实。

胡小易用匕首划开席子,扯掉那尸腰腹部的衣物,死者的皮肉就暴露了出来。

我看到,尸身的这些部位不但没有腐烂的迹象,反而有些肿胀。在烛光之下,躯体的皮肤泛着灰黄色的亮光,看上去就如同充满了气体一般,而且还油汪汪的。听说,越胖的人,死后产生的尸油越多。可见,胡小易的确是找对了。

胡小易又点燃了两只蜡烛,分别放在尸体的头和脚的方位。然后说:“死后不腐,看来怨气不小。取了你的尸油,送你早日入尘,也算是帮了你一把,希望不要再留恋这具臭皮囊了,这是早晚都是要腐烂,早晚要抛下的东西!”

说着,胡小易一刀插入尸腹中,一股淡黄色的油脂瞬间就流了出来。

胡小易赶紧用鬼灯接住。

等尸油差不多够用的时候,胡小易把鬼灯交给我,让我好好拿着。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将那具怪异尸裹进席子里,放入鬼偶棺中,最后把它重新盖好了。

可是,就在胡小易起身要离开的时候,地上的烛火,变得越来越小,眼看就要熄灭了!

胡小易连忙从我的手中接过那盏鬼灯,然后用火机将它点燃了。鬼灯燃烧着尸油,那灯火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淡绿色,而且火焰非常的大。

就在那两只蜡烛熄灭的同时,鬼灯的火焰,忽然就弯成了九十度,火焰的尖端,直接就指向了里面。

我和小招都直勾勾地望着鬼灯火焰指着的方向,那里只有鬼棺,并没有什么异样。

“那个仵作的灵魄是不是出现了?”

胡小易神色凝重地看了我们一眼:“这一次,你们想多了!”

我被他说愣了:“怎么?这鬼灯的火焰指向的方向,不就是有异常的地方吗?这是常识啊!”

“鬼灯的确可以指示邪物的方向,但你们好好想一想,灯光偏向与风源之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小招心直口快:“风源在我们身后!”

“啥?”说着,我也意识到方才自己想的太多了,于是急忙转身望向身后门口。结果,我发现胡小易真的惹事了,而且把事儿惹大发了!

只见,一团黑色的雾气,犹如一堵墨墙一般,堵在了门口!

我赶忙拉着小招后退一步:“什么时候,聚拢了这么多的雾气?”

胡小易低声道:“你看看这些鬼偶棺的头顶上。”

借着胡小易手中的鬼灯光亮,我仔细一瞧,只见那些鬼偶头顶上正冒着淡淡的烟气。如果不仔细看,在这种光照条件下,是很难发现的。

这些淡淡的烟冒出来以后,直直地飘向了屋顶,然后又在门口处,四面墙壁,甚至是头顶的黑暗中不断聚集起来,这样,就把我们完全给封堵在里面了!

我看了看胡小易手中那鬼灯的火苗,它依然弯曲着,不时地还闪动几下,就好像有个人在上面猛地吹了一口。

我和小招靠在胡小易的身边,这回,就看他有没有真本事了。

我说:“这是不是就传说中的鬼吹灯啊?”

胡小易根本就不看身后的那片黑雾,他轻蔑一笑:“鬼吹灯,是吹人的灯。我们的这盏灯,是鬼灯,那些东西,不敢轻易吹的。”

我说:“它们这是在干什么?”

“这种情况是说,鬼偶棺里的某个东西,已经开始出来了。而且,它还告诉我们,那个东西的方位,以及它所具有的能量的大小。”

“看来那仵作的灵魄已经具备了吸尸聚气的能力!”

胡小易说:“从火苗的大小,以及形态来看,的确是这样。如果方才我们猜测的没错,这些鬼偶中的尸体,就是为藏在这里的那个灵魄所准备的,这是一种以尸养灵的做法。时间越长,那仵作的灵魄吸食的尸气越多,这个东西就越阴邪。”

我说:“这样一说,马家对这个宗祠还是下了大工夫的。这么细微的工作都做到了极致,看来马家的这个宗祠中,还真有可能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天机!”

胡小易说:“不管马家的目的是什么,反正这对我们的行动来说,是巨大的威胁!”

这时候,门口的那面黑色的雾强,似乎变得更加浓重起来。一缕缕黑色的烟雾,就在那座黑色的雾墙之中游动穿梭着,那似乎是游荡在黑暗空间里的一个个欢畅的幽灵。

再看胡小易手中的那盏鬼灯的火焰,变得更加长了。那火舌依然是弯着,但是它开始左右摆动起来。并且,摆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这时候,我们已经退到了那些鬼偶棺材的旁边,如果那堵雾墙再向前推进的话,我们是绝对没有任何退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