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活葬

我急道:“你咋惹啊?你能斗得过鬼差?鬼差的后台是谁你知道吗?”

小招道:“我就偏不信这个邪!我不管鬼差的后台到底是谁,这一次,姑奶奶我非得给它叫一回劲!”

哎哟!这丫头彻底丧失理智了!

我压了压心头的火气,心平气和道:“小招,你怎么跟人家斗啊?你有啥资本啊?就凭你那张硬嘴?”

小招说:“我有办法!但是需要你配合!”

“我……我……”

“你帮不帮?不帮,赶紧滚回家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我拍了拍胸脯道:“干!干他娘的!你说咋办?为媳妇赴汤蹈火,我在所不惜!”

小招笑道:“这还像个男人样儿!我是这么打算的,首先,我们要确定那些鬼差的来路;等确认了它们的具体身份,我们就用猫皮死书,给城隍爷写信,告它们一状!”

我说:“咱先不说鬼差的上级处不处理这件事儿,如果让那些鬼差知道我们告他的状,它们会放过我们吗?我们该做什么样的准备,你可都得想好了。”

小招道:“你放心,告鬼状只是一个步骤。另外,我们还要在罗家墓地专门修建一座冥驿,供过往那里的鬼差休息。这样,下雨的时候,它们就不会骚扰罗家的先祖了。”

没想到小招想的竟然这么周全,但我又觉得这两个法子似乎有些重复。

于是就问道:“两个法子,似乎都能解决问题啊。”

小招道:“你说的没错,两个法子,弄好了,都能解决问题,但是,你想过没有,其实这两个法子都不是万全之策。鬼差给我们留下鬼印,本身就是表示对我们干涉它们的一种不满。不论哪一种方法,都不能完全打消鬼差的怒怨。这两个法子合起来,就相当于,打它们一棒子,再给个甜枣。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安抚好它们!”

接下来,小招就把我们的发现,以及解决问题的办法,给罗老说了一遍。

罗老听后,也是万分震惊。他说:“之前就有人曾经说过,有可能是鬼差扰乱。但那都只是猜测,我们也没放心上。想不到,被你们证实了!

你们明知道,做这件事非常的危险,但是还是执意要帮我们一家,老朽真是感激不尽。在此,我代表罗家老小,先谢过你们。”

小招道:“其实,鬼差扰乱墓地,本身就是一种不合乎阴阳规矩的,欺灵扰民的行为。我们做这个行当这么多年,还真是头一回碰上。我们也是非常的气愤,所以做这件事,不光是为了你们罗家,更是为了还阴阳间的一个公道。”

罗老肃然点头道:“你们放心,我会全力支持你们。”

接下来,我们就在罗家墓地旁,挖了一个葬坑,准备了一副大棺材。

我们在棺材上钻了两个洞口,插进两根管子,在外面放一个小气泵,用来气体交换。

等了一周,第二个雨夜来临了。

天黑的时候,我们冒雨赶到了罗家墓地。

按照计划,我带着探鬼,躺进了棺材。

接下来,小招就会让罗家的几个小伙子,把装着我这口棺材板上钉钉,然后沉入藏坑,埋起来!

虽然我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弄清那些鬼差的具体身份。可是,在墓地里当卧底这差事,我想全世界也就我一人做过。

危险,肯定是有的。因为,即便是小招,也不知道鬼差来的时候,将要发生什么些事情!

盖棺之前,小招安慰我道:“你放心,外围的工作我已经做好了,在不能确保你平安无事的情况下,我是不会让你冒险的。”说着,她把自己身上的鬼囊取下来,放进了棺材里。

我知道,遇上鬼差,这鬼囊就形同虚设了,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代表着小招对我的一份心意。

我说:“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来吧,赶紧下葬,老子都等不及了!”

我不知道你们是否体会过,躺在棺材里,被埋在地下的那种感觉。

当泥土一下一下砸在棺材上,发出沉重的响声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距离这个世界越来越遥远,越来越陌生。

另我我感触最深的,似乎不是黑暗、恐惧、绝望,而是自己的一种存感的流逝,一种无法证明的自我存在感的孤独。

由于做了充分的准备,我在下面并没有感到太多的不适。

我就静静地躺着,平静呼吸,关注着身鬼囊的变化,等待着鬼差的到来。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身上的两个鬼囊突然间同时颤抖了一下,接着就开始发热。

我知道,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于是,我赶紧打开身边的探鬼,默念咒语,让其上身。

我还在想着那鬼差到底长啥样,进来之后,它们会做些什么的时候,耳边突然就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金锣声!

我觉得那金锣似乎就是在我耳朵根敲响的,瞬间感觉耳膜欲破,头疼欲裂!我用手捂住双耳,但是依然是无济于事!

我在心里暗骂道:“这鬼差过路,咋也敲锣打鼓,讲这么大的排场!”

正当我忍无可忍,几乎要疯掉的时候,那锣声突然间就嘎然而止了!

此时,嗡鸣的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尖利声音,虽然很清晰,但是我就是听不懂那是什么意思。我知道,这有可能是鬼差在说鬼语。

那声音重复了三次,紧接着,一阵萧杀之气就如同狂风一般,袭向了我的周身。

身上的鬼囊已经安静了,我知道,它们这是听懂了鬼差的话,才老老实实缩起来,不敢做声的!

我睁开,看到自己正处于一个狭窄的空间内。

这个空间很小,看上去有些虚蒙。里面似乎还摆放着简单的桌床铺、桌椅。桌子上,还亮着一盏青灯。我知道,这应该就是鬼灵见到的阴宅的布置。

突然间,两个手持锁链的黑影从上而降。它们面目如兽,身着黑袍,见到我,嘴里就“叽里哇啦”说了一通,那声音夹杂着阴风,骤然钻进耳朵里,令人不寒而栗。

另外,我能感觉的出,它们说话的时候,非常愤怒!

身上的探鬼听后,给我翻译道:“它们说,今天晚上,这里被征用了,让我们赶紧滚蛋!”

我说:“你翻译给它,今天晚上老子就不走了,让它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

我身上这探鬼,其实是个胆小鬼,我知道,它肯定不敢跟鬼差这么讲。

当它给那鬼差说一通后,转而悄声对我道:“鬼差让我们去附近的溶洞躲避。这帮大爷,咱惹不起啊!我求您了,咱赶紧走吧!”

我注视着那俩鬼差,努力地找出它们身上的特点,来确定它们的身份。

可是,那俩东西实在是没啥特点啊!

我犹豫之际,那俩鬼差突然就冲上来,铁链一甩,一下子就锁住我的脖子!

探鬼见状,急忙说了几句好话,然后那俩鬼差就松开了锁链,转过了身。

我发现那鬼差的后背都写着两个同样的字:“冥未”!

接着,探鬼耳语道:“好话说尽了,咱赶紧走!否则人家就不客气了!”

随即,这东西拖着我,悬到了墓顶的黑暗之中!

在黑暗中穿行片刻,我就发现了一点灯光。这站灯光,就是我的命灯!

我极力靠近那盏灯,然后就围绕在它的周围,不敢远离半步。我必须等到雨停了,小招他们挖开坟墓,打开棺材之后,我才能回身。

期间要是出现半点差池,小招他们就不必在打开装着我的那口棺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