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十字青灯勾魂邪阵

然而,小宝似乎根本就听不到我说的话。随即,他单手按着高天福的脖子,硬生生地把他提起来,直到高天福的双脚离开地面一尺多高!

小宝竟然有这样的身手,这简直不可思议!

见喊叫没有效果,我立刻就扑上去制止他。可是,当靠近这小子的时候,他的一只手猛地一摆,正好打在我的身上,我感觉那似乎不是一条手臂,而是一根向我横扫而来的木棍!在瞬间,我就被打翻在地,整个胸腔一阵剧痛,好一阵子才喘上一口气来!

这时候,胡小易也冲了过来。见状,他立刻拉起我,一把将我推到了一边。接着,他一个箭步冲到小宝的身后,猛地抱住了他的腰,然后用力一摔……看胡小易的样子,他是想将小宝摔倒在地,然后再制服他。

可是,小宝的身体就如同一根柱子一般,纹丝未动。这一下子,却把胡小易给闪了一下,差点儿就栽倒在地上。就在胡小易惊讶地站起来的时候,只见小宝的身子一扭,猛地撞向了他。

胡小易来不及躲,只听“啊呀”一声,他那单薄的身板,就被撞飞了出去,直接砸到了木墙上。那木墙似乎早已朽烂,只听,“咔嚓”一声,上面的木板子被砸断了好几块!

“这他娘的是中邪了吗?”我冲胡小易喊道。

胡小易的身子骨够硬,被撞这一下,他还是能够吃得消的。他爬起来,抹了一把脸,我发现他的脸上已经挂了彩。

接着他带着惊慌大喊道:“你还不出去!告诉其他的人,不要踏进这座小屋半步。”

“小宝他到底怎么了?”

胡小易没有回答我,他又催促了一次:“赶紧滚开!再不出去,你也没救了。”

胡小易的话刚一出口,我就感觉自己的双脚又开始发冷!

不容迟疑,我立刻冲出了这间房,跑到了小屋的外面。

听到里面的动静,门口的那几个人正聚拢在一起,准备冲进去帮忙。见我没头没脑地跑来出来,都吓了一跳。

“怎回事?”他们急切地问道。

我说:“里面出事了……胡小易说了,任何人不能进这座小屋!”

此时,屋里的“砰砰”的撞击声,胡小易那条锁链的“哗啦啦”的舞动声,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而且这声音越来越激烈起来。

见此,高天福和小招又要往里冲,我急着拦住他们道:“你们还是别进去了,进去了不但帮不上忙,而且还会给胡小易添麻烦。”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小招停住,转而又问道。

我喘了几口气,抹了一把脸的血迹,就把里面发横的事情,大体讲述了一遍。

小招道:“这里果然是一个无比邪恶的陷阱。”

我说:“一般的陷阱,我们还能凑合着对付,可是,对方给我们设的这是个啥套儿,至今我们都不知道。我想,如果我们这些人进去的话,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屋子里的打斗声,小宝叫声依然在继续。

我高喊道:“胡小易,怎么样了?不行就别硬扛!”

胡小易骂道:“他姥姥的,这点小事儿,难不倒我……哎哟……”

我又补充了一句:“你下手轻点儿,别伤着小宝!”

胡小易咬牙道:“我不伤他,可是这小子想要我的命啊。”

一阵惊人心魄的怪叫从里面传来,接着又是一阵锁链的扰动声,瞬间又变成了胡小易的咒骂声:“你大爷的,设下这样缺德的陷阱,就不怕天打五雷轰,死无葬身之地啊?”

之后,里面的声音骤然停了下来。

“怎么样了?”我们担心地朝里喊了一声。

胡小易没有回答,可是就在我们要冲进去查看的时候,胡小易忽然出现在了门口,只见他满脸是血,衣服已经破了好几个大洞。就在我们要冲上去扶他的时候,他一个踉跄,险些就栽倒在地上!

我们刚刚扶住他,他就艰难道:“离开这座小屋,要快。”

“小宝怎么样?”

“暂时没什么危险!”胡小易回道。

我们知道此地凶险至极,不容多问。我立刻背起他,向着远处跑去。

这一路上,胡小易虽然只是呻吟了几声,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是受了重伤。跑出十几米后,我把他平放下,然后就招呼小招:“快给他瞧瞧,我看伤的不轻。”

胡小易气喘吁吁道:“没事……眼下还不是给我治伤的时候……”

小招还是关切地问道:“怎么伤的,都伤到哪里了?”

胡小易道:“基本上都是撞击伤,应该有骨折的地方,在这里,没法处理的。”

小招点头道:“不行,先去医院!”

胡小易摇摇头:“你们放心,我心里有数,这不是致命伤。如果我走了,小宝就死定了。而且,这里所有的人,也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

我急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给我口水喝。”胡小易道。

我他扶坐起来,高天贵把矿泉水递给了他。

胡小易刚喝了几口水,高家的一个伙计就来报说:“距离这里五米多的地方,发现一个木人,木人身贴了好几张符咒,头上有一盏鬼灯,木人的脚下,还有一碗米,三炷香。”

胡小易一怔,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立刻道:“仔细搜查这座小屋的周围,一定还有异常之处!”

搜索了片刻之后,高家的三个伙计,纷纷来报说,他们那边也发现了这种情况。鉴于事情太过诡异,他们都没有轻易地靠近。

胡小易道:“你们做的对,一切都要谨慎小心。”接着胡小易又刻意嘱咐那些人道,“通知所有的人,立刻返回到这里。”

高家的那几个伙计立刻前去通知。

随后胡小易才道:“从目前看来,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十字青灯勾魂邪阵’。”

对于诡阵阵法,我和小招都是外行。

小招道:“这个阵是用来保护中间的那个子气鬼宫的。”

“没错,我想,对方不会轻易让人破坏那鬼宫的。”

我说:“你能破这狗日的邪阵不?”

“关于这种诡阵的布局,你们也都看到了。这是建立在十字交叉的鬼道之上的一种邪阵。

这座小屋,是十字阵的中心,另外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各有一个木人,分别代表两条鬼道的四个方向。

另外,参与这个阵法的所有的木人身上都点有鬼灯,身体附近都有一碗小米。其实这种设置是用来勾引鬼道上的那些孤魂野鬼,怨灵恶灵等邪物的。

一旦那些东西走到这个阵的中央,就会被鬼灯困住。接着,它们会因为吃了碗的小米,而被困在里面。

鬼灯燃烧的时间越长,四个方位被留住的邪物也就越多,这些邪物会吸附在被绑在树上的那些木人身上。

而处于鬼宫中的黑曼童,其实是整个阵法的总指挥。它可以驭使被困在邪阵中的邪物,去侵害进入这个阵中的人。所以,那子气鬼宫,也就是这个诡阵的中邪气最盛、最重的地方。小宝贸然闯入,算是撞到抢眼上了。”

我说:“你是说,小宝是被恶鬼给缠上了。”

胡小易道:“从小宝的反应来看,那个东西肯定不是一般什么的恶灵……我觉得……那有可能是一个牛灵!”

“什么?牛灵?”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傻了。

牛灵附身,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怪不得小宝一身疯蛮劲儿呢!

胡小易道:“牛灵,其实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牛鬼。这东西本性不坏,但是至死也是性子耿直不变,所以容易被邪物所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