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玄冥邪道

我望向四周,只见这两条鬼道四个方向的青灯依然亮着,但是青灯下的鬼球上却不断地飘散出一条条的黑影,随之鬼球的体积不断减小,直至消散而去。

这时候,我看到那几个日本兵的影子又来到了我的跟前,它们注视着我,然后又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之后,它们就排着队,向远处走去了……

我知道,这个邪阵,已经被我们破了!

我回身之后,发现高天福和那两个伙计已经被救出来了,小宝也已无大碍。

走进那座子气鬼宫之后,我发现里面的鬼灯都灭了,棺材里正向外冒着一股黑色的气体。

我走上前,一脚就踢翻了地上的那碗水,然后又推开了那棺材盖子。

搭眼一瞧,我们发现,里面正躺着躺着一个男人。那人也就四十多岁,赤身裸体,身体上画满了各种符咒。

胡小易伸手一探,那人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

小招道:“自作孽,不可活。”

高氏兄弟围过来一看,现出一脸的迷惑。

我说:“这人你们认识吗?”

兄弟俩左瞧右看了一阵子,都摇头:“不认识啊?”

胡小易看着那棺材道:“这棺材不对劲儿啊。”

我仔细一瞅,也感觉这棺材跟平常的不一样,似乎是太高了点儿。

“这是个夹棺吧!”小招恍然道。

夹棺,就是双层棺的意思。一般来说,棺材都是单层的,只安放一个人。双层的夹棺,就意味着这不是一般的棺材。

胡小易蹲下来,仔细检着棺材的下半部分,然后他用手轻轻地推了一下下半部的一块棺材板子。

结果,那板子竟然掉了下来。

我们低头一瞧,下面的确还有一层,这一层中,放着一个金黄色的布包裹。

胡小易伸手吧把那东西拿了出来,展开之后,我们发现,那竟然是一个无头的黑曼童!

这下,我们彻底松了口气。

高天贵问道:“能看出这是谁弄的吗?”

胡小易仔细检查了一下那东西:“这个……一时还看不出来…因为黑曼童作怪与一般的诅咒有所不同,这东西只会按照奉主的要求去做,而不会暴露奉养者的身份。”

高天贵道:“那该咋办?”

小招说:“您不用急,对方做这个局,肯定是用你们高家的子气,来充实自己家的子气。我们破了这子气鬼宫,对方家的子气必然出现大损,如果对方怀了孕,现在应该……”

此时,高天福突然惊叫道:“流产了?”

我们都望向高天福,原来,他正在打电话。

小招接着道:“应该已经流产了!”

高天贵望着高天福,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又问他道:“刚才,你说谁流产了?”

高天福额头上早就渗出了一层冷汗:“我……我刚才接了个……电话……我一个朋友流产了!”

胡小易笑道:“事到如今,你还不说实话?”

高天福支吾了半天道:“啥实话,就是我一个朋友流产了。”

小招道:“高先生,子气也不是随便就能盗用的,两家之间,必须有血缘关系!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高天贵听出了小招的意思,他上前一把揪住高天福的领子:“今天,你不说实话,大哥我绝不会放过你!”

高天福见瞒不住,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我说这事儿,千万不能跟你弟妹说。我在外面,有个相好的,已经处了三四年了。最近她怀孕了……现在……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前几年,她曾经打听过咱家墓地的事儿。棺材里的那个人……好像是她泰国的一个朋友……”

高天贵一听,朝着高天福的面门就是一拳,然后指着摔倒在地的他怒道:“你这是找了个什么女人?把咱家都给害惨了,知道不?”

高天福坐在地上哭喊道:“大哥,我错了!你就饶我这一次吧,我也不知道她咋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后来,查明,这件事,果然是高天福在外的情妇所为。

这个女人,是想通过这种手段,让高家断子绝孙,然后伺机将自己的孩子扶正,这样,高家大业,就会名正言顺地有她们娘俩的一份!

找到了黑曼童的身首,我们把它们合二为一,高家的墓地的问题,基本上就解决了。

取走这只黑曼童之后,高家的墓中的子气,会大受损伤。当然,这也是不可避免的。

为了能使高家墓地的子气尽快恢复正常,我们只得给他们安放了一只能调节子气的婴灵。

一年后,高家的俩媳妇分别顺利生下了一男一女。

那天,我们拿了报酬,临走的时候,高天贵道:“一开始的时候,对你们有些无理,实在是对不起。”

我:“这个不怪您,都是我这这朋友佟小宝惹的麻烦。”

高天贵拿出一叠钱,交给佟小宝:“小宝,这事儿你也算是帮了大忙的,这钱,我还是得给你。”

佟小宝接过钱道,恬不知耻道:“谢谢您,我说我师父行,他就行。”

高天贵笑道:“你这本事,还得跟着你师父多学几年。”

出了高家大门,佟小宝这二货拿出二百块钱递给我。

我一看,就问他:“你这啥意思啊?”

佟小宝道:“二百块钱,拜师费,以后,你就是我师父。”

我一听,一脚就蹬在这小子屁股上,直接把他踹进了路边的水沟里。

然后我指着他道:“佟小宝,今后你他娘的要是再说我是你师父,我就把你的皮给扒喽!”

墓将之玄冥邪道2004年,我去了一趟福建的晋江。

这一次福建之行,完全是因为胡小易在晋江,与人的一个赌局。当然,这个赌局,也是与一桩墓将买卖有关的。所以,我打算把这件事,给家讲述一下。

电话中,胡小易给我讲述了事情的大概。

他说在去福建旅游的时候,遇上了一件事。晋江曲震有一户姓周的人家,发出了一个悬赏贴。大体意思是,周家的墓地出了一些问题,如果谁能帮着解决了,就能得到五十万的赏金。

当时胡小易正在那里疯玩,手头上的钱糟蹋的差不多了,见有这等好事儿,又有这么一身这方面的本事,他哪能无动于衷啊?

听胡小易说,周家墓地的问题很是特别,而且去挑战,想借此发一笔横才的人还真不少。几次三番较量下来,就剩下他和一个叫黄明阳的道士了。

胡小易说,那道士,自称黄天师,在福建一带,很有名气。而且,这个人也有些手段,绝非是浪得虚名。

最后,两个人叫阵叫急了,直接就跟周家说,谁要是输了,谁就留下一条腿,然后退出这个行当。

我觉得,胡小易肯定是底气不足,才打电话让我过去的。

到了那里之后,胡小易就拉我进了一家饭店。

吃饭的功夫,我就问胡小易:“这事儿有多麻烦啊,你非得把我弄来。”

谁知道,胡小易这小子贼贼一笑,然后道:“那黄天师都带了个小道打下手,我觉得自己太吃亏,所以就把你给喊过来了。”

我一听,就想抽这小子,合着你一个*破电话让找千里迢迢赶过来,就想让我给你当个跟班的,充充门面啊?

“啥?”

说着,我把筷子一摔。

胡小易忙道:“你别急,这事儿,还真有些麻烦。”

说着,胡小易把酒给我倒满,又把好菜给我推了过来。

我捡着好吃的吃几口:“你说,这鸟事儿有多麻烦?”

随后胡小易就把这事儿,给我详细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