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童子送门神

不多时,那黄老道骤然起身,叽里呱啦念了一通听不懂的咒语后,就拿着桃木剑一阵乱舞。

最后从身上抽出两张符纸*,蘸着符水,贴在了那两个护法童子的眉头。

又折腾了好一阵子,这才见那两个护法童子转身,向着大门外走来。

走到门口,他们俩一边一个站定。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眉头上的纸符揭下来,贴在了两扇大门上。

随即,他们右掌劈胸前,嘴巴蠕动,念下一阵口诀。

此时听院中的黄老道喊道:“送毕归位!”

于是,两个护法童子又转身进去,关好大门,回到了法坛前。

看到这一系列动作之后,我明白,这是道家“童子送门神”的法式。也就是说,这个黄老道,通过自己的道法,给周家请了两个门神。这里门神,说白了,就是两只能看家护院的小鬼。这种小鬼,都是拿了那黄老道的好处,临时来给看门的。黄老道一走,这小鬼一准就开溜。

不过,您还别说,这东西对于企图进入院子,或者说靠近院门的那些脏东西,是绝对有作用的。因为,这两只小门鬼,是沾染着道法灵光的,就跟开了光的神佛像差不多。

我合计着,怎么才能让这两只小鬼开个小差,让那脏东西,去敲一敲门呢。

思忖片刻,我立刻就有了主意。

我不是带着探鬼呢吗?我可以用我的探鬼去会一会那俩小鬼,把他们调开就是了。

于是,我就点燃了一盏鬼灯,然后默念鬼咒,让我这探鬼去跟那周家门前的那俩符鬼打个招呼,让它们来我这里享受一下香火。

随即,我就点燃了六炷好香,等着那俩小鬼过来享用。

过了四五分钟后,我的探鬼回来了。但是,从鬼灯的变化来看,那俩小鬼却没跟来。

我靠,这俩东西,还真够忠于职守的!

我想了想,立刻拿出符纸,在上面写下了几个字:“玄冥天师令!”我想,现在只有假借那黄天师的名义去请它们了。我知道,这事儿一旦被黄天师发现,他肯定不会放过我的!但现在,也只能孤注一掷,走一步算一步了。

把令符在鬼灯上焚化之后,我让鬼探带着这张符令,又去了一趟。

结果,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鬼探就回来了,然后我发现,那六炷香的烟气,开始逐渐减少了起来。鬼灯,也变得湛蓝湛蓝的。这说明,那俩小东西已经被我给骗过来了!

随后,我就坐下来,等着那脏东西去敲周家的门,看那黄老道出糗了!

当过了零点的时候,我听道周家大门轻轻响了一下,然后院里立刻响起了一阵狗叫声。

我搭眼一看,一条大狗正狂奔向了大门,冲着门后,冲着门外狂叫不已!

见此,院子里的人已经乱作了一团。

我看到,黄老道和他的那两个童子站在一起,黄老道低着头,俩童子都拧着脖子。不用看清就知道,他那张老脸,肯定比猪屁股都难看!

再看胡小易,他正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抽烟喝茶呢!不时地,他还向我这边瞅几眼,他肯定知道我就在楼上注视着这一出好戏。

周云山看着狂叫的黑狗和黄老道那几个人,不住地摇头。

我知道,胡小易该行动了。

只听胡小易大声喊道:“周先生,这么简单的事情,黄道长都搞不定,看来,的确是本事不济。我看,还是回家卖红薯吧!就别在这里招摇撞骗了!”

黄天师回敬道:“姓胡的,你别得意的太早!有本事,你别让那狗叫了!”

胡小易道:“这有何难?周先生,你瞧我的!”

随即,胡小易站在院子中央冲我喊道:“天黑了,就别来周家扰民了!哪里来的滚哪里去!否则,你胡爷爷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我一听,赶紧把掐灭那六炷香,念了个送鬼咒语。然后道:“你们俩小鬼擅离职守,来我这里偷食香火,小心我到祖师爷那里告你们去!赶紧滚蛋,帮着周家看门去!”

说完这句话,鬼灯的火苗又恢复了正常。

我知道,那俩小鬼已经归位了。

与此同时,逐渐院子里的狗叫声,也立刻停了下来。

此时,我看到周云山走到胡小易跟前,与他握了握手,请他坐下来,然后就亲切地交谈起来。此间,他根本就不再搭理那黄天师了!

黄天师与那两个护法童子商议了一番,然后就来到了周云山跟前,与周云山耳语了几句。

周云山又和胡小易说了几句,然后他们起身,就往外走。

我知道,这些人,可能要墓地了。

见此,我赶紧带着家伙什,下了砖楼,直奔墓地。

这一路上,我都在想,怎么才能让那狗继续咬墓?

以黄老道这人的脾气和手法,他去了墓地之后,肯定是要镇住,或者收服墓地的那个脏东西,这样一来,狗就不会围着墓地狂吠。*鉴于此,我就不能把自己带的小宝送进墓地,引着那狗叫了。让那黄老道见到,还不立刻给我收了!

不管怎么,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先藏进周家墓地再说。

到了周家墓地,我就隐藏在北面的墓墙之后,准备见机行事。

那些人来到之后,立刻将香案等物摆设好。

紧接着,那黄老道就说:“周先生,现在我就把您的父亲请出来,把事儿说清楚,到时候,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我一听,这不是请鬼上身吗?黄老道确实不简单啊。

周云山说:“那好,你觉得上谁的身比较合适。”

“最好是你的家人。这样以来,你可以更加信服他所说的话。”

“那就上我的。”周云山道。

“也好,这样就请你的家人为你所说的话做个证。”

随即,黄天师在墓地里插上五道旗符,然后就让周云山盘坐在他的对面,接着开坛做法,念咒诵诀,烧符请鬼。

黄天师插的那五道旗符,实际上是一个五行八卦旗阵。这是道家在请鬼上身的时候,经常做的,目的是防止外面的野鬼闯进来,借机上身,扰乱了法式。

也正是因此,我所带的那些小宝,跟本就没有进入那个圈子捣乱了可能了!

正当我左思右想的时候,那黄天师突然喊道:“功德金色光微微开幽暗华池流真香莲盖随云浮千灵重元和常居十二楼急宣灵宝旨自在天堂游。”

随即,黄天师洒出一把纸钱,拿出一张黄符,在蜡烛上点燃,一抖手,抛向了坟地的中央。

接着口中大喝一声:“还不上身入体!”

只见,周云山的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就睁开了眼睛。

黄天师把三炷香插在周云山身前的香炉里,然后就问道:“来者是谁?报上名来!”

周云山愣了一下,然后拖着沙哑的嗓门道:“我是云天的父亲。”

黄天师又道:“我问你,为什么几次三番回家闹事?为什么要向家人索取金条?”

周云山想了想,突然痛哭起来,他这一哭,周家人都吓得往外一闪。

哭了几声,周云山接着道:“有个懂妖术的人……一直在要挟我们!是那人,逼着我们向家人要钱的!”

听到此话,周家人个个都惊呆了。

黄天师追问道:“现在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替你们周家解决这个问题!”

周云山道:“不……不能说,说了之后……我们周家就完了!”

黄天师一抖手,把一张符贴在他的额头,然后厉声道:“太上金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解。你还不速速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