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异变

“万骷迷洞?”我心中一阵惊疑,这东西,我还真在《逃鬼笔记》中见到过。

关于“万骷迷洞”《淘鬼笔记》中是这样记载的:“万骷迷洞,地气聚骨为洞,天神镇邪锁妖之所。”

也就是说,相传,这种洞,是由于地气吸引地下埋藏的白骨,组成的一种洞道。这种洞道,是天神用来管理那些经常闹事儿的妖邪的。

我说:“这一带怎么会出现这玩意儿?”

胡小易道:“天神造化之意,谁能参透啊?”

“你说这个洞和周家墓地发生的事儿有关系吗?”

“肯定有关系,这种洞诡邪无比,聚骨吞金,都不在话下。只是不知那黄老邪道,跟这里有没有关系?”

“黄老道?”听此,我脑中灵光一闪,我又想到了附近的周家墓地。周家墓地出事儿后,黄老邪道就出现在了周家,现在又出现在了这里,这不会是巧合吧?

“那你觉得是那黄老道利在洞中捣鬼?”

胡小易道:“万骷迷洞,是自然造化所成,力天地神灵所用,绝不是黄老道这等邪道所能驾驭的。另外,我看那些石龟,至少有几百个年头了,不可能是他们所为。这事儿,是我们惹他在先,他追下来,报复我们,也是情理之中的。所以,现在,我们还不能说,这老道和周家的事儿有关系。

现在情势危恶,我们没时间考虑周家的事儿,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个险恶之地”

胡小易帮我绑扎了一下伤口,然后我们就开始边仔细查看这条骨洞,过向着骨洞的一个方向走去。

走出十几米,转过一个弯儿,然后一段更长的洞窟出现在眼前。胡小易的手电一晃,我立刻扯住他的胳膊,让他重新照回去。

“咋了?”

“我看到一个人站在那里。”我低声道。

光线回旋,在距离我们四五米远的地方,立着一个黑影,那黑影有一半被洞窟的白骨遮掩着。光线打过去的时候,它似乎没有任何回避的意思。

我和胡小易踩着咯吱作响的白骨,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等走近的时候却发现,其实那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小鬼背蛇龟的石像。

那个鬼的一条胳膊已经不知去向,就连下巴也掉在了地上。最为奇异的是,小鬼背上的龟是被两条大蟒蛇缠绕在身上的!蟒蛇的头分别在小鬼的肩头,一前一后探出,并作警惕攻击状。

胡小易看了看那个蛇龟,突然兴奋道:“这其实是一盏……灯啊,你看乌龟头顶上,还有灯芯和灯油!”

我说:“这灯有啥用处?”

胡小易笑道:“这是鬼灯的一种,和我们用的鬼灯在原理上是一样的。这么说吧,它们就相当于路上的路标,这就是鬼妖的向导。当然,懂行的人,也能根据这东西走出去,但前提是,你要会分辨它给你指的路是凶险还是通达。如果不出所料,附近一定还会有岔洞,灯一般都是按在路口附近的。”

听后,我急忙向前走几步,结果洞体的侧面又出现了两个岔口。此时,我不得不佩服胡小易还真有点见识。

就在我转身回去的时候,却发现岔洞口有一具动物的骷髅,看那样子,好像是羊的骨头。

于是,我就让胡小易把打火机扔过来。

打着火机,凑近一看。这具骷髅几乎已经散架,但是骨头上却沾满了鲜血和肉渣。骷髅的旁边,全是破碎的皮毛。一看这就是被某种动物给啃食的!

我踢了一脚那棵血红的骷髅的头骨,发现头骨的上方有个拳头大小的洞,里面空空的,一点儿脑浆也没剩下。

令人胆寒的是,从鲜血凝固的情况来看,这只羊死亡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这样的剔骨速度,恐怕只有食人鱼能做到。

胡小易见我呆看什么,于是走过来,用手电一照。脸色骤变,他好像明白了什么。接着,他就长吁了一声:“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

“这到底怎么回事?什么东西能把这羊吃的的只剩下一个骨架?”

胡小易边走边道:“以后慢慢给你解释,现在说了,我怕吓破你的胆。”

回去后,胡小易摸过火机,点燃了蛇龟头顶的鬼灯。

灯亮起来的时候,我发现灯火的烟雾非常的浓烈。令人奇怪的是,这些这些烟雾的味道非常的轻微,而且只是聚拢在蛇龟的头顶,一丝都没有飘散开。慢慢地,这些烟雾逐渐形成了拳头大小的一团。

正当我感到惊异之时,那团黑雾忽然滚落下来,然后就像是个小皮球一样在地上跳跃不止。

随即,灯的上方又形成了一团同样大小的黑雾,这团黑雾落下来的时候,与先前的那团黑雾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团更大的烟球,如此反复,只见那团黑雾越来越大,越来越黑,只让人觉得既诡异又有些好玩!

胡小易道:“一会儿,我们就跟这团黑雾球走,保准都走出去。”

闻此,心里刚要轻松下来,却听身后传来骨头断裂的脆响声,似乎有人正朝我们这边慢慢走来。可是,当胡小易打开手电照过去的时候,却什么也没发现!

身后的洞中,可见距离非常的长,又没有岔洞,如果有人的话,根本是无法隐蔽的。

胡小易仔细听了一会儿,脸色突然骤变色道:“不好,恐怕真有麻烦了。”

我疑惑道:“啥麻烦?”此时我立刻想到了那具羊的骨架。

胡小易没有再讲下去,他只是悄悄地向来路走去。

我想跟过去,但是,被他一挥手,给拦住了。于是我就立在原地,听着那种诡异的响动,看着胡小易的一举一动。

胡小易走出去四五米之后,那种响动越来越近了,可是对面只有触目惊心的白骨,没见任何活物,这不禁让我的心越悬越高。我想,当那个发出动静的东西出现的时候,悬着我的心的那条细线,也许会在瞬崩断……

胡小易停了下来,他似乎正注视着不远处的洞壁。

开始的时候,我只看到洞壁上的插着的几根腿骨和一颗即将掉落的骷髅头,并未发现其他异常的地方。可是,当我的目光即将离开那里的时候,那颗骷髅头似乎突然动了一下!当时,我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于是搓了一下眼睛,接着望去。此时,我确信那颗骷髅头的确是在动,而且是在一根白骨上左右晃动!

胡小易见此,立刻迈着小碎步往后退来。

“到底怎么了?”我心急如焚道。

“我猜测的没错,这条骨道,是被人做了手脚的!方才我们做错一件事情。”

“做错了什么事?”

“错点了这盏鬼灯!更确切地说,是有人在灯油里做了手脚,放入了某种东西,一旦点燃鬼灯,灯油就会发出一种微弱而特殊的气味。而这种气味往往能把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吸引过来。这可能是为了防止人进入的一种方法。”

我心惊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被引来了?”

话还没说完,只见那颗晃动的骷髅头,“砰”的一声落在地上,接着骷髅头附近洞壁上的枯骨开始一根根地往下脱落!与此同时,洞壁的其他位置,也出现了骨头向外脱落的现象,而且,它们掉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如同有什么东西,正奋力地往这边钻来!

胡小易边往后退,边道:“最好别看见那东西,我们快走!”

我不敢多问,随即转身,向着鬼灯的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