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玄冥狱

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周身一阵阴寒。我想到了一种最有可能的答案,那就是,这盏灯,是对方设下的一个饵!当我走近这片光晕的时候,我已经上了对方的钩!下一步,对方就要提钩上岸了!

我猛然转身,准备在对方下手之前,逃离这片危险的区域。可是,一转身,我立刻被自己看到的东西吓蒙了!

我看到的是一个非常熟悉的人,那正是被砸在骨堆下的那个道童!

我看到他依然穿着那身道袍,面目静若死灰,幽魂一般地站在距离我三米多远的地方。

可是,这道童早就已经死了啊!

我和胡小易扒开骨头堆,亲眼见过他的尸体,亲自察看过刺破他心脏的那根骨头!他怎么又活了?难道,我真的遇上鬼了?

想到这里,我的目光不自觉地=就望向他的胸前,昏暗的灯光中,我发现他的胸前的确有一大片黑色的污迹。

握着匕首的手,已经是颤动不已,我很想冲上前再刺他一下刀,可是,如果匕首进去以后,他仍旧安然无恙,那我该怎么办?

“你……你不是死了吗?”我结舌道。

只听那道童阴声笑道:“我是死了。”

“死了?你怎么又出现在这里?”

他冷笑一声:“这条道是鬼道,我死了,不走鬼道,走什么道?而你一个活人,怎么跟我走到一条路上来了!”

我一听这话,两腿就不由自主地发抖。本来是想往后退,可是不知是碰到了什东西,一下子就跌翻在地。等我捡起一匕首,准备爬起来的时候,那道童已经到了我的身边!

“我们在这里又遇上了,这说明我们前缘未尽。不如你就跟我一起走吧?”

说罢,他就从身后拿出一柄斧头,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在死亡临近的同时,我竭尽思虑,想着这到底是怎回事!我猛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道童肯是人,如果他真的是鬼,我是看不到他的!

就在对方慢慢地弯下腰,准备将斧头砸下来的时候。

我双手用力一撑地,就闪在一侧。接着,我立刻把匕首先向对方的腰间刺去!

可是,对方反应非常的快,他一闪身,对着就是一脚,我立刻又翻倒在地。这一次,他没有给我任何反抗的机会,而是一个箭步冲上前,举起斧头,就要落下!

我躺在地上,却见落在半空的斧头一下子被什么东西缠住了,然后“嗖”地一声飞了出去。

正当那人惊疑之际,我立刻起身将对他仆倒在地。然后拿起匕首,就要封他的喉!

“等等!”胡小易的边收住手中的锁链,边急喊道。

“他差点要了我的命!”我把匕首往那小子的脖子上按了按!

胡小易一脚踩在那人胸口:“现在是该他救赎的时候了,不过要看他下一步的表现。”

胡小易蹲下来,一抓向那人的脸,扯掉了那个人的脸上的人皮面具。

此时,我才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时候,我才看清那人的面目。那是一张有些稚嫩的脸,也许是带面具太久了,脸色惨白的有些渗人。看他的样子,也不过二十岁。

“说一说吧。”胡小易把斧头拿起来,在鞋子上蹭了两下。

那人木然道:“落在你们手里,没什么好说的。”

“你和黄老道什么关系?下面有多少人?你们为什么戴同样的面具?”

对方闭上眼睛,一语不发。

胡小易冷笑道:“你别以为你装聋作哑,我就不知道了。你和黄老道,都是玄冥道观的人吧?如果不摸清你们的底细,你以为我们敢下来吗?你有什么要问候你家人的吗?”

说到这里,那人挣开了眼,目光中流露出一种绝望与无奈。

胡小易接着说:“我知道,你们都有自己的苦衷。可是,你们想过没有,进到这里死去的那些人,也都有自己的苦衷。既然大家都有苦衷,那为什么还要血刃相见呢?”

我揉着自己的生疼的肋骨,恨不得立刻在那人身上找回那一脚来。可是,这胡小易一时间又成活菩萨了,他还在那里淳淳劝导。

胡小易盯着那个人,见他还不言语,于是接着道:“其实啊,我还知道你们的一个秘密。你知道你师傅黄明阳到底是什么人吗?你知不知道,真正的玄冥道人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那人听后,立刻瞪大了眼睛,略显惧色地看着胡小易。这俗话说的好,揭不到疤,不觉得疼!

胡小易见有效果,随即缓道:“其实啊,我就是他在外收的一个徒弟。这次,我来这里,是找那凶手报仇的,你们都是些小喽啰,我不会为难你们!”

我靠,不知道黄天师在天之灵听到这些,会不会后悔生前没收胡小易做徒弟?

听完胡小易的这些话,那人眨了眨眼,这才开口叹息了一声。

胡小易说:“你们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拜一个恶人做师傅,一辈子就窝在这鬼地方,你们觉得值吗?你们没了命没关系,那么你们的父母,老婆,孩子该怎么办?

当查明你们的身份和你们的家庭情况的时候,我的这位兄弟就想把他们全都灭了,可是我把他拉住了。因为,这不关他们的事,不能祸及无辜啊。”

我听了这话,心道胡小易你可以为自己树立光辉形象,可是你别抹黑我啊。经你这么一说,你成了菩萨,我成了无恶不作的恶魔了。

可是为了配合他,我不得不诈怒道:“当时我都给你们家人挖好坑了,就差一步,被他给搅黄了!我给他打过赌,如过这次的事儿不顺,我回去就把那些坑重新挖出来。”

我说完,那人终于开口道:“能否告诉我你姓什么?”

胡小易没说话,从怀里,拿出了那道印给他看了一眼。

那人见后,似乎完全相信了胡小易的话。随即道:“我是这里引魂守路的,师傅管我们这些人叫路鬼。

我们这些路鬼,都是在长到十几岁的时候,就被送到这里的。然后每月,师傅都会发给我们饷钱。每年,我们只有一两三次回家的机会。一旦做了路鬼,那就要做一辈子。*师傅总共有四大路鬼,我是傀虎,其他三人分别是傀龙、傀武和傀雀。

被砸死在骨头下面的,实际上就是傀龙。我之所以对你们说出师傅的秘密,不单是怕你伤害我的家人,更是因为我们在这里截杀了不少的人。虽然他们都是匪盗之徒,但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

我来之前,也听说黄天师是个好人,没想到,他竟然让我们守在这里面,干种事。其实,我早就对他不满了。你们说他是假的,现在想来,我觉得这个人也有问题。”

胡小易皱眉道:“引魂是怎么回事。”

傀虎说:“我想你们还没弄清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吧?”

我说:“这万骷迷洞谁不认识啊?”

傀虎轻蔑地笑道:“你们知道玄冥道观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吗?知道这骨洞和玄冥道观的关系吗?”

我一看,这小子跟胡小易一彳熊样,爱卖弄!

于是追问:“到底啥意思?你快说!”

胡小易道:“‘玄冥’,实际上就是‘玄武’。在古代,‘冥’和‘武’是同音的。而玄武,指的就是龟与蛇合一的一种天神或者神兽。在古代又被称为:真武大帝。

白天的时候,我观察过这里的地形,玄冥道观所处的山,正是处于此处北方的一座山,其形如蛇龟。两条余脉如脚踏在这条骨洞的附近,这是典型的玄武镇邪的形势。有这形势,就自然形成了一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