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我们的尾巴

说完胡小易看了看傀虎。

对于胡小易的讲述,傀虎也是一脸的震惊。

傀虎点头道:“这里,就是因这种形势,而形成的一座冥狱!”

“冥狱?”我彻底蒙了。

胡小易道:“传说中的冥间,也在玄武方位。此处又是玄武镇邪的形势,地下又有地气聚骨为洞,所以,自然就形成了一种格局。这种格局,是可以用来关押鬼灵的。就相当于冥间的监狱一般!”

我一下子就恍然洞开般地明白,周云山家发生的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说:“你的意思是,周家的那些灵魄,都被关押在这里了吗?”

胡小易望向傀虎。

傀虎说:“没错,周家先人的灵魄,都被我们引到这里,关押起来了。其实,石龟下的石台,就是用来关押它们的冥狱。一旦被关进去,就相当于判了无期徒刑,看不透这里的天机,是很难被救出的。”

我一听,心道,当初我就差一点儿被关进去啊!幸好胡小易极时出手。

胡小易说:“你们关押这些灵魄之后,就开始向这些灵魄的家人勒索黄金了吧?”

傀虎点头道:“没错,师父说,他算出这些人曾经损过阴德,所以要让他们的子孙来承担。后来……我觉得他要的太多了,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这些钱都去哪里了。”

我说:“那鬼敲门和狗咬墓又是咋回事?”

傀虎说:“周家墓地的灵魄被关在这里之后,实际上就成了一座空墓。黄天师就在那里安放一只小鬼,充当周家人的先祖,然后去勒索要钱。

但是,周家的那条狗确看穿了那小鬼并不是周家人的灵魄,所以它才咬的。为了能让事情顺利,所以黄天师就把让那小鬼伴作同云山的父亲,在半夜去找他,让他把那狗杀了!

周家出事之后,黃天师又趁机去给周家解决问题,这样又可以轻松地赚一把了。”

说罢,傀虎长叹一声,又继续道:“我可以带你们出去,但是我不想跟你们一起去揭穿那黄天师。”

“为什么?”胡小易道。

*“这人道法高明,要想算计个人,那是很容易的……”

胡小易说:“这个我们已经有证据了,不用勉强你。”

傀虎起身,提起那盏灯,边走边道:“这万骷洞有陷阱无数,骨狼成群,加上我们这些路鬼,可谓一只老鼠都别想从这里钻过去。

但是,这陷阱和骨狼,以及我们这些路鬼,活动都是有规律的,每个时辰待在什么地方都是有安排的,除了黃买师的人,外人一概不知。所以,上了这条骨道,难免一死。”

说话间,面前出现了两尊身缠巨蛇,背着巨龟的小鬼。

傀虎把两盏鬼灯都点燃,我发现,那种诡异烟球又出现了。并且这次的烟球形成的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已经有半米多高。

傀虎看着这烟球道:“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下面的路,你们就跟着它走。”

眼前的这个烟球,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已经胀到了洞的顶端!

随后,它就开始慢慢地滚动起来。我和胡小易紧紧地跟在后面,在过掉四个岔口之后,那巨球忽然停住了。然后,它就像是炸开了一般,向着前后延展扩散开去。

此时,身后忽然传来骨头断裂,坍塌的轰鸣声!

我和胡小易处于烟雾之中,什么也看不清楚,只得凭着感觉向前疾走。

出去大约几十米之后,我感觉那种烟雾似乎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团的朦胧的山雾。

再看四周,已经不见半根骨头,我们已然处于山野谷地之中。

抬头仰望,星光之下,一尊参天巨龟,盘踞在我们的眼前!

山上某处,灯火闪烁,几点钟声正从那里传来!

想必,那就是玄冥道观了。

凭借胡小易和我的力量,是很难在短时间内,扳倒那个假的黄天师的。

于是,我们带着那些物证,就去了派出所。

到了那里,我们把那些东西一放,就说:“这是玄冥道观黄明阳的头骨,他可能被人暗算了。现在还有个人,打着他的旗号在活动,你们看是怎么回事?另外,最近有很多人买了黄金,埋进墓地,然后就不见了。这你们知不知道?”

接待我们的警察问:“你们知道?”

我说:“去那位假的黄天师所在的玄冥道观搜一搜,兴许能找到。”

见到头骨,警方知道这是一起命案,于是格外的重视,很快就赶到了玄冥道观。在黄天师的居所里,搜出来大量的金条等黄金制品。

随后,警方火速赶往周云山家。

到周云山家的时候,周家人正给黄天师大摆筵席,款待他呢。

黄老邪道理直气壮道:“无量天尊,你们为何要抓贫道。”

胡小易笑答:“你可不是贫道,你是富道。”

黄天师怒道:“此话怎讲?”

我说:“你的居室里藏着多少黄金,你不知道啊?你就别再谦虚低调了。”

这人听后,知道大势已去,就狗急跳墙,想溜走。不想被两名警察当场摁住。扶他起来的时候,脸皮扯下一大块。仔细一瞧,那人也戴了一张人皮面具,只是面具的精细度太高,之前,胡小易竟然没看出来!

周云山见此,才知道上当受骗。

最后,他留住我们道:“这事儿,还得请二位帮忙。”

胡小易说:“您不是信这邪道的话吗?我们这会子真没工夫搭理你家的破事儿了。”

周云山惭笑:“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价钱,我翻倍!”

我一想,别跟钱过不去啊,这事儿还得办。

知道了问题的根源,其实就容易做了。

首先,我们到那骨洞中找到周家先祖们灵魄被关押的位置,把那冥狱破坏掉,然后把它们引入周家的阴宅墓地之中。

随后,我们在墓地供奉了一种叫做“天魁”的墓将。这种墓将,是用借用天将星的灵光养成的,能守住墓地,保护祖灵勉受外界的要挟。

《淘鬼笔记》墓将之万灵坛那天,小招说:“最近,自己在外面逛街的时候,老是有一种被跟踪的感觉。”

*我调侃她说:“有人跟踪你?无外乎两种情况,一种是把你当富二代大小姐了,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抢劫,或者绑架你。第二种情况,那一定是某个邪教组织看上你了,觉得你你有能力,想发展你。”

小招听后,一脸的怒相:“张是,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为什么不是哪个帅哥看上了我了,想调查我一下,看我有没有男朋友?”

跟小招瞎白话归瞎白话,说实在的,自从小招说过这件事儿之后,我也有了类似被跟踪的感觉!而且,我的这种感觉,也是非常的强烈。不过,当我注意力集中到身后的时候,又觉得非常正常,什么也没发现。我想,要么,这是我们自己疑神疑鬼,产生的错觉了;要么,跟踪我们的就是一个常年盯梢的老油条!

我和小招做淘鬼的生意,得罪的鬼倒是不少。要说得罪的人,还真不是多。要说鬼找上门来,找我们算账,我们还比较相信。

要是说,真有某个仇家来调查我们,想借机报复我们,那我觉得不大靠谱。因为,对付我们这样的人,直接动手就可以啊,还用搞得跟刺杀国家元首似的吗?

所以,我和小招都想不通这事儿。后来,逐渐地也就不再管它了,爱咋地就咋地吧!

有时候就是这样,你不找事儿,事儿就会找你。

接下来发生的事儿,让我们得知,其实我们真的是被人长期跟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