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夜袭

那天晚上,正值农历小年,城里的鞭炮声“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我和小招在老家吃完水饺,就赶回了海城的家里。

刚一进门,手机就响了。

接通之后,一个男人的阴沉声传来:“到家了?”

我一听,心道,这肯定是他娘的跟踪我的那个人!

我迅速平静下来,然后和声道:“过年了,你还这么卖力跟着我,你老板给不给你过节费啊?”

对方听后,顿了一下,显然,他也没料到我会这么调侃。

“你想知道为什么被跟踪监视吗?”

我说:“我不想知道。我不做亏心事,不怕跟屁虫来捣乱。”

对方听后,似乎是冷笑了一声:“张先生,其实我不是跟踪你的那个人,我发现有人跟踪你,所以才给你打电话的。”

我一听,这就有些迷糊了:“你是谁啊?你为啥给我通风报信?”

“好了,我们终于回到正题上来了。你想知道我是谁吗?想知道谁在跟踪你吗?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给你透露这消息吗?想知道的话,就按我说的做。但是请你放心,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

我没有言语,心理琢磨着,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企图,难倒他是想借此敲诈我一笔?我要不要报警啊?

“张先生,我不是吓唬你们,这些问题,真的关系到你们的安危。如果你想弄清这些问题,请在晚上十点,到铜圆街,二十三号,我会在那里等你们。记住,这个时候,先不要报警,这样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说完,那个人就挂了电话。

随后,我就把事儿跟小招说了一下,然后就商量着,该怎么去做。

小招说:“咱们必须去一趟。”

我担心道:“你就不怕这是个圈套?深更半夜的约我们去那小院里,给我们来个瓮中捉鳖,那我们咋死的都不知道!”

小招白了我一眼:“你才是鳖呢!既然对方约我们去,我们肯定会做一些准备,这一点他很清楚。要是真的想在对我们下手,就不会提前让我们预知了。因此,我觉得,这不是什么陷阱。但是,准备还是要做的。”

小招说的有道理,为了尽快弄清这事儿的真相,只能硬着头皮,让对方牵着鼻子走了。随即,我和小招看了一下时间,迅速准备好了手电和防身的匕首等东西,出了门,直奔铜圆街而去。

铜圆街,位于海城中的一片建于明清时期的古民居中。那片民居的建筑面积有一个中型的小区那么大,周围被高楼大厦包围着,里面的房舍大都空着,白天的时候就非常的清净,更别说晚上了。

*到了铜圆街,找到二十三号的时候,我们发现,那就是一所普通的民居。两扇斑驳的红漆大门半掩着,并没有上锁。

打开手电,推门进去。

院子里有几棵大树,地面上全是荒草和落叶,根本就看不出路面。院中的几间破败的瓦房,都门窗紧闭,蛛网灰尘遍布,看样子,这里已经废弃很长时间了。

站在院子里,查看完这一切之后,我就想到房门前,照一照里面的情况。

可是,小招一把拉住我道:“你不用去看,屋里肯定没人。”

我知道,小招肯定有想法,于是就道:“如果是你,你觉得藏在哪里最好?”

“不是院子里,也不是屋子里……”说着,小招抬头看了房顶。

我迅速把手电光打上去,结果,还没照遍整个房顶的时候,上面就传来几声瓦片被踩踏的“嘎吱”声!

房顶的阳面,瓦片已经残缺不全,几棵高高的荒草,在夜风中摇动着,其他的并未什么异常。

小招凑过来,沉声道:“如果要藏身,肯定会藏在房顶的阴面,这样不但可以观察院子里的情况,也可以揭开瓦片,看到屋子里的情况!”

“你等着,我上去看看!”说着,我就把匕首抽出来,咬在了嘴里。

“小心些!”小招点头嘱咐道。

我一个箭步冲到房前的一棵梧桐树下,然后迅速爬了上去。踩着树枝,纵身就跳上了房顶。

与此同时,房山的另一面,也传来一阵踩在瓦片上的声音!

我知道,此时此刻,对方,要么开诚布公地站出来把事儿说清楚,要么就会对我下手!我们的做法已经超出了对方的意料,如此以来,我不能再给他太多的反应时间!

于是,我就抓着瓦片,迅速冲上房顶,拿着匕首攀着房脊,举着手电往后照去!

一个黑影在房顶的东角一闪,接着“噗通”一声,就不见了。

我知道对方肯定是跳了下去,立刻翻越房山,试探着往下照去。

可是,手电光还没完全照下房后的黑暗,就见下面白光一闪,紧接着“啪”的一声响起。当时,我以为这是过小年,放鞭炮呢!但是,耳边呼啸而过的子弹,分明在告诉我,方才有人对我开了一枪!

我顺势后仰,就躺在了房山上,然后迅速关掉手电,再也不敢作出任何动作!

下面迅速安静下来,我听到小招冲出院子,绕到后方,喊道:“我们已经报警了!你有两条路可走,要么等警察来抓你,要么自己赶快逃命!”

小招的话音刚落,我又听到了两声枪响,随即小招也不再喊话。

我瞅准了发出枪火闪光地方,揭下几片瓦,迅速扔了过去,然后骂道:“你大爷的!要是知道你有枪,老子就把手雷带过来了!”

说着,我迅速往回攀爬。小招这丫头没轻沒重,我必须赶紧下去,跟小招汇合,看看她那边到底怎么个情况。

可是当我即将翻越房顶脊的时候,手突然触摸到了一片黏糊糊的东西,差点儿没抓住瓦片,把我给滑倒。

我抬起手,放在脖子边一闻。传来的那股血腥味儿,告诉我,那是一滩血迹!

我靠!这不会是我身上流的吧?

随即,我赶紧在身上摸索。最后发发现,浑身不疼不痒的。看来,这鲜血不是我的。既然这样,这一定就是从房上跳下去的那人留下的!

我说对方怎么会持枪逃走呢?原来,他是在我们到来前就已经受伤了!他是怕对付不过我们,才开溜的,只是,他没想到我们的行动这么迅速!

惊疑之际,一只手忽然搭在我的肩头。

我身体一颤,却听对方道:“是我。”

是小招的声音。

“你没事儿吧?”小招悄声问道。

“妈呀!没事儿,差点儿被你吓出事儿来。”

小招道:“少啰嗦,赶紧走!”

随即,我和小招立刻爬下房,冲出院门朝着最近的一条大马路跑去。

跑到人多的地方,见身后也没有人追来,这才放了心。

小招哈着白气,突然目光落在我身上不动了!

我一瞅,我发现外套上正沾染着大片大片触目惊心的血污!

我说:“这血不是我的,大概是在房顶上蹭的。”

小招狐疑道:“我说对方怎么没追击我们,原来他们自己出来事儿!”

我说:“你不是说对方不会暗算咱们吗?他娘的枪都用上了,那到底是些什么人啊?”

小招咬了咬嘴唇,瞅着身后的胡同道:“我觉得,袭击我们的人,不是给我们打电话的人。他说有事儿给我们谈的,怎么会伏击我们。另外,袭击我们的人是受了伤的,那么他的伤是怎么弄的?”

“难道是那倒霉蛋擦枪走火?”

小招摇摇头:“我们先回去再说。”

回到家中,打开门,黑暗中,我伸手去按快关,不想,手臂却被黑暗中的一只手猛地抓住,顺势往前一拉,我来不及反应,“噗通”就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