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坛冢 坛童

紧接着,小招似乎也被人推了进来,随即,门“砰”的一声就被关死反锁上了!

我靠!没想到对方摸到家里来了。

黑暗中,我能看到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另外,还有两个站在我们的身后。

爬起来之后,本来,我是想拔出匕首反抗的,可是,他们都没有进一步控制要挟我们的意思。于是,我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等待着对方的进一步反应。

“二位,让你们受惊了。”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站起来,略显歉意道。

我刚要臭骂他们一通,小招抢先道:“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那人道:“我们知道,这是私闯民宅。”

小招道:“错了,我们这不是民宅,是鬼宅!”

对方听后,也是一愣,随即那人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都忘了你们是干什么的了……其实今天晚上的电话,是我打给你们的。”

“你为什么没去见我们?”我反问道。

“我们去了,并且打伤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一直跟踪你们的那个家伙。”那人接着道。

我一听,更加迷糊了,于是就问道:“那个人怎么知道你在约我们?”

“我们可以打开灯说话吗?”那人道。

我一甩手,把灯打开,这才看清屋子里的这个几个人,对面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一米七五左右,面色沉静,看上去,挺和善的。

身后的两个都穿着黑色的羽绒服,人高马大,戴着盖耳的筒子冬帽。

对面那人道:“我姓朱叫朱宏宇,也是海城人。这两个,是我的朋友,一个叫王凡,一个马西。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们不是来找你们麻烦的……我们可以坐下来谈吗?”

几个人坐定后,小招笑道:“朱先生,你怎么知道那个人在跟踪我们?我们约定的地点怎么会被他们得知?”

朱宏宇道:“因为我和你们一样,都被跟踪了。而且,我们的手机通话也在他们实时的监控之中。”

我奇怪道:“他们为什么要监控我们?我们和你们有关系吗?”

朱宏宇望向身边的那个叫王凡的人,那人把帽子摘下来,露出一个大光头。然后道:“张先生,实不相瞒,我是前天刚出狱的。”

我一听,啥?刚出狱的?

王凡接着道:“两年前,我是因为阻止拆迁,砍伤了几名强拆的暴徒,被判刑的。”

听到这一句话,我就对这哥们儿肃然起敬了!

“在服刑期间,我遇到了一熟人,那个人是原海城市市长朱州民。”

一听到朱州民这个名字,我和小招不约而同地看了朱宏宇一眼。

朱宏宇点点头:“没错,朱州民就是我父亲,他现在在海城第一监狱服刑。五年前,海城发生了历史上最大的一宗虚报耕地数量,骗取建设用地的指标,谋取私利的大案。当时,我的父亲朱州民牵连其中,被纪委调查,最后判了七年。”

王凡接着说:“在服刑期间,我见到了朱市长。因为,我犯事儿后,朱市长为我的家人安排了住处,对我的家人一直都很照顾,所以,我非常感激他。没想到,他竟然……

我不相信朱市长会做这种贪赃枉法的事情,但我见到他的时候,我就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开始,朱市长什么也没说。就在我要出狱的时候,他突然找到了我,告诉我说,他没做过对不起人民的事,他是被冤枉的。

我就问,我能为他做点什么。朱市长说,你出去之后,找到我的儿子宏宇,让他去找一个叫张是的人。另外,他还叮嘱我,一定要小心,不要被人察觉。可是,我一出门,就被人盯上了。

所以,我也不敢轻易地去找宏宇大哥,也不敢来找你们。

万般无奈之下,我就给宏宇打了个电话。宏宇大哥告诉我一个办法,让我给你们打电话,把你们约出去,引开监视你们的人,然后他悄悄进你们家。与此同时,我的兄弟马西去铜圆街守株待兔,解决跟踪监视你们的那个人。

所以,事情才会发展到里。”

我一听,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原来只是想与我们见一面。看着他们真诚的神情,我和小招都放松了下来。

接着,小招就问道:“他们跟踪我们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我们见面吗?他们怎么知道你们会来找我们?”

朱宏宇道:“在你们的这个行当里,你们是很有名气的。一旦涉及到类似事情,当事人肯定会来找你们。这一点,谁都能想到。一旦找到你们,你们能把问题个解决了,这就意味着,某些阴谋的败露。所以,他们对你们的跟踪,也正意味着,他们真的做了那种事。”

“到底是哪一种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反问他道。

“坛童这东西,你们一定听说过吧?”朱宏宇深吸了一口气,凑到我们身边,沉声道。

听到“坛童”俩字儿的时候,我和小招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我们没接触过这玩意儿,但是我知道这玩意儿要多邪异有多邪异!

要知道坛童是个什么东西,还必须知道什么是坛冢。

关于坛冢,《淘鬼笔记》中有记载:“坛冢,墓中之邪物也,能吸纳墓中之阴气,风水之灵气而自修。修十年,可成怪;百年,可成妖;五百年,则成魔。”

“坛童,为坛冢生养之物,又名:护坛鬼童。为坛冢所使,夜行万里,能摄人之灵魄,助坛冢修行。”

简单解释一下,坛童,实际上就是给坛冢护法的一种小鬼。坛冢,是寄存在墓地里的,依靠吸收墓气以及周围的风水,来修炼的一种邪物。坛童受坛冢的使唤,这玩意儿,能索人精魄,供坛冢这东西修炼。

那么,坛冢这东西是怎么来的呢?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

绝对不是!

坛,这里的意思是陶质的坛子,跟我们所说的酒坛子、醋坛子的大体轮廓基本相同。只不过,这种坛子不是用来装酒或者醋的,而是用来装鬼的鬼坛!

当然,这里面装的鬼,也不是一般的鬼,而是死去的正统巫师的灵魄!

我和小招对视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他们是说,对方是惧怕朱宏宇找到我们,进而破解他们设下的坛冢坛童,这才把我们监视起来的。一旦他们找到我,他们就会采取一些措施。

今天晚上,房顶上的那个家伙是带着枪的,肯定是想抓住最后的机会,用子弹来阻止这一切。但是,他们没想到,朱宏宇给他们下了一个套儿。

我起身,走到窗前,又转身问道:“那么,你们是怎么也知道坛童这东西的?”

那个叫王凡的道:“张先生,不瞒您说,这件事,还要从朱市长家接连出事说起。”

随后,王凡就向我们讲述了发生在朱家的一些事情。

朱州民的事情只是其一。

当年,海城下辖的广通县要搞开发。广通地理位置很好,但是建设用地紧缺,按照国家规定,这样的地区,是严禁占用耕地大搞建设的。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海城的领导和县里的负责人,就开了一个调研会。看看这事儿该怎么办。听完县里负责人汇报完后,朱市长当场就持反对意见,他觉得广通申报的建设用地规模太大,有悖于国家土资源管理法规。最后,他建议,等县里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规划好,再开会研究。

过了一个星期,市委和广通的负责人又开了一个小会。会议的议题依然是广通区的经济开发问题。

这一次,朱州民却极为反常地拍板同意了广通县的这个开发项目。随后,这个项目也就顺利通过了国家相关部门的审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