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摊上大事儿了

在项目的开发过程中,由于拆迁补偿,土地征用等问题,引发了几次群体事件,并且造成人员受伤,加上当地人的上访,进一步引起了上一级政府的重视。

最后,经上级监察部门调查发现,广通开发区的这个项目,存在着严重的虚报耕地数量,骗取国家建设用地指标,拆迁补偿资金管理存在严重漏洞,暴力拆迁等等一系列重大问题。

经过警方立案调查,查处了多名违法违纪的公职人员。而朱州民涉嫌违规行政审批等问题,也被立案调查,最后被判刑。

朱宏宇说:“事发后,我父亲说,他没做对不起党和人民的事,他问心无愧。可是,检方提供的证据,他又无可辩驳。我父亲说,他不记得自己做过那些事。他本来是反对这件事儿的,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呢?

后来,我查看了那次广通县土地开发审议会议的录像。我发现,坐在主席台上的父亲,有些异常……”

朱宏宇思考着,怎么说下去?

小招道:“到底怎么个异常法?”

“动作和说话非常的机械,就好像是被人操控了一般。”

我说:“这个不足以证明和坛童有关吧?”

朱宏宇道:“当然,后来,我去父亲服刑的地方去看他,他给我看了一样东西。”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张纸,纸上画着一个核桃大小的物件,看那样像是个小坛子。纸上向这画面太过粗糙,也只能看个大体的轮廓。

小招看了看那张纸,笑道:“朱先生,这个东西是谁画下的?这个人可不是一般人呐?”

“是我父亲的一个狱友帮他画的,因为这个东西是出现在他后心的皮肤上的。我父亲觉得不舒服,就让那人看了一眼,结果就发现这样一个印记!”

小招摇摇头:“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这……这跟坛童应该有关系吧?”

小招放下那张纸,然后扬起脸道:“你父亲的那个狱友叫什么?”

“这个我……我还真不知道?”

我奇怪地问小招道:“这里边是不是有问题啊?”

小招说:“这东西叫冢门。是坛童侵入,或者脱离人体留下的印记。这东西一般人是看不到的。除非借助鬼灯或者开了阴阳眼!”

王凡点头道:“小招说的没错,那个家伙我们打听过了,他的左眼是很正常的,而右眼的视力很弱,但是却能了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这就对了。”小招思忖着,点点头,“朱家还发生过其他什么不正常的事情吗?”

朱宏宇道:“我母亲,也在市委机关工作,父亲出事后,她一直试图寻找证据,为父亲翻案,可是后来她也出了车祸,现在一直昏迷不醒!”

“这个和坛童有关系吗?”

王凡说:“有,在宏宇母亲的身上,我们并没有找到这种东西,但是,我们从那肇事司机身上,发现了异常。只不过,那司机当场就死了……所以他身上的一些疑点,也无从调查下去。”

我说:“那司机身上也发现了那种冢门?”

小招道:“不,司机的身上一定不会有冢门!”

王凡惊讶地看了小招一眼,咽了口唾沫道:“对,司机身上的确没有冢门……但是解剖他的尸体的时候,却发现他的心脏一半的黑的!”

我看了小招一眼,她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道:“被坛童侵入过的人,都会留下冢门。但是,一旦这个人死去,冢门就会消失。被坛童侵犯过的人死后,身体的重要器官,比如心脏、大脑、肾脏等都会出现异样的颜色。”

我说:“坛童这种邪侵和一般的鬼上身有区别吗?”

小招道:“二者有很大的不同,鬼上身,不会留下冢门,而坛童则会留下。另外,鬼上身之后,这个人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而遭到坛童邪侵后,只会对某一件事情,或者人的某个行为产生影响。而且,被侵者发生异常的时间很短,目的性很强。也就是说,坛童侵犯,一般都是受人指使的,实际上是一种及其阴险的驱鬼行凶行为。”

朱宏宇与其他两人对视了一下,然后道:“看来,我们是找对人了!”

听后,小招却道:“话还不能这么说……”

“你们还有什么顾虑吗……你们放心,价钱好商量……现在我身上没多少钱,但是我会想办法的。”朱宏宇接着道。

小招一笑;“假如是钱的问题,那就不叫问题了。如果真的有人用这种邪术来陷害朱市长,即便是没有钱,我们也一定会帮这个忙的。只是……坛冢这东西,查起来,的确很难,我们还得合计合计。”

我想了想,又问朱宏宇:“从你的讲述来看,你认为你父亲是被他身边的一些人给算计了?”

朱宏宇微微点头道:“我父亲为官一向清廉刚正,我想他肯定是得罪了不少人。很多人说,我父亲这样的官,就是一个岗位干一届,最后给弄个闲职熬退休。”

小招说:“如果这件事跟官员扯上关系,那肯定是有些麻烦。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你们的。”

朱宏宇起身,弯腰给我们鞠了个躬道:“一切都拜托二位了。为了这事,我也是整天东东西藏。我不是怕死,我是怕自己死后,父母的冤屈,无人申诉!好了,就不打扰二位了,为了安全,我提前在你们楼上租了房子,另外我们的手机卡都不能用了,这是用于我们之间联系的新卡。”说着,他把两张手机卡放在了茶几上,“明天我们再见。”

朱宏宇走后,我和小招面对面坐着,许久也没说一句话。

我知道,小招一直在考虑坛童的事情,而我一直在想,到底是谁在幕后操控着一切,这个人懂得邪术,精通监控跟踪,手里还有枪,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如果这不是一个人做到的,那么就一定是某个团体组织共同所为!假如真是那样,我和小招可真就摊上大事了!

第二天一早,吃早饭的时候,我就问小招,关于运事儿的打算。

小招说:“目前,唯一一条可走的路就是查找坛冢下落,从坛冢下手,找到幕后的主谋。”

我说:“坛冢这玩儿不是必须埋在对方墓地中的吗?我们到朱家墓地里看看,兴许就能找到。”

小招若有所思道:“但愿它还在那里。”

白天行动不方便你,于是我们打算晚上的时候去墓地看看。

吃晚上八点,我们与朱宏宇他们约定,到朱家墓地见面,并且嘱咐他们,一定要带好挖掘的工具。

根据朱宏宇提供的地点,到了墓地之后,我们开始仔细查看墓地及其周围土壤的变化,以此来判断鬼坛所埋藏的位置。

不一会儿,朱宏宇他们也赶了过来。

小招让所有的人待在墓地的外面,点燃鬼灯,走进墓地,她是想通过鬼灯的变化,确认鬼坛的位置。

鬼灯,是我们这个行当中,最重要的一种工具。我们可以通过这玩意儿,判断灵魄的许多情况。比如,它们的多少,凶险程度,动向等等。

坛冢是一种邪气很重的东西,鬼灯一旦靠近,就会产生明显而剧烈的反应。到时候,我们就能很轻易地确认它的位置。

朱家的墓地并不大,可是当小招端着鬼灯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之后,鬼灯的火苗也没发生什么大的变化。

见此,我心道,难道我们估计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