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鬼市

小招把鬼灯交给我,擦了一把汗道:“你去查看一下墓地的周围。”

我端着鬼灯,又在墓地周围转了三四圈,结果鬼灯还是没啥反应。

我吹灭鬼灯,回到他们跟前。

朱宏宇见此道:“是不是不好找啊?”

小招道:“不是不找找,而是根本就没有。”

“没有?难道我们弄错了?”

小招说:“是被人取走了。你们仔细查看一下地面,看看有没有泥土被翻动过的痕迹。”

随后,我们这些人就拿着手电,在墓地的这片区域里,一点一点儿搜索着。

结果,在墓地的北侧,我们发现了一小片枯死的野草。把野草拿开,我们发现,下面的土壤非常的疏松。就此,我们基本上就可以断定,这里就是曾经埋下那个鬼坛的地方。

我说:“挖开这里……还有必要吗?”

小招说:“这种坛子,至少要在地下埋藏十个月左右,才能逐渐被幕后的人所利用。十个月,坛子对下面的土壤结构一定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是想借此,推测一下鬼坛外在的一些特征。”

小招先让他们往下挖了半米,然后道:“好了,剩下的工作就交给我了。”

随即,她拿出小一点的工具,继续往下挖。

我们用手电给小招照着,小招挖的很慢,很精细,乍一看就跟考古人员发掘文物一般。

逐渐地,小招挖出了一个类似于篮球大小的空洞,空洞的外侧,好像还有一些奇怪的凹凸。

小招让人拿来准备好的石膏浆,注入其中,并在上面做了一个圆口,然后就上来休息。

大约过了二十几分钟,小招让王凡他们把地下的石膏挖出来,并嘱咐他们一定要小心,不要碰掉任何一点凸起。

石膏被挖上来之后,我们赫然发现,那果真是一个坛子的形状!

见到那玩意儿的时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震惊万分,因为那东西的外形儿,绝对是太邪异无比了!

坛子的周身全是小鬼的塑像,那小鬼也就拇指那么长,它们形态各异,有的在尽力攀爬,有的回首张望,有的相互叠背,有的相互撕咬,有的碰头耳语……唯一的一点缺憾就是,由于模具的问题,那些小鬼的面目,形成的不是很清晰。

朱宏宇惊讶道:“这就是所谓的装坛冢、坛童的鬼坛?”

小招瞅着那些坛子道:“对,这东西最早出现在东汉时期。相传,济北王刘宽因怀恨汉武帝,想其早死,就曾经请来一个邪道,让其烧铸鬼坛,供奉坛冢,妄图以此来谋害汉武帝。*但是烧坛的窑头确是个认得这种邪物的人,于是就悄悄报官。那官员明察暗访发现这事儿竟然与刘宽有关,加之那人正好与刘宽有过节,于是就把这事儿捅到了汉武帝那里。

后来汉武帝安插在济北王府的探子在后花园找到了这种坛子,并在坛中发现了汉武帝的木偶。

因此,汉武帝勃然大怒,立刻召其觐见。此时,有人告诉刘宽,他的所作所为已经东窗事发,这次觐见,凶多吉少。刘宽听后,遂自刎而死。死后,其身就葬于济南长清的双乳山。”

听小招讲完,我就道:“看来老祖宗发明的邪乎玩意儿还真不少。接下来,该咋办?我们是不是要查一查是谁帮忙烧制了那个鬼坛?”

小招笑道:“你终于开窍了!”

我说:“为什么不招魂上身,问问朱家的祖宗?这也许会更直接一些吧?”

小招不以为然道:“招魂上身,要看具体情况。这坛冢,是力压墓主的大邪之物,即便是这里还有朱家的祖灵存留,也不一定知道这是谁干的。换句话说,被埋藏过坛冢的墓地,祖灵之气早就被吸干了,哪里还能上得了人身?”

朱宏宇说:“这个坛子不是一般人能烧制而成的吧?”

小招说:“这种坛子,不但外形邪异,而且烧制的材料也非常的特别。据说,这东西是用饲主的血、人的骨灰、墓中尸土、地下河的沉沙、燃沉木烧制而成的。

坛子烧成之后,便请来巫师的亡灵,安奉其中。然后,每隔七天,再安奉一个童灵。

当童灵的数量足够之后,要把它倒扣着埋进自家墓地,埋上七个月。在这期间,糯米要七天一换,香火要三天燃,贡要七天一新,拜要一天一次。时日圆满之后,坛中的巫灵就成了坛冢,被放进去的那些童灵,就成了坛童。这样一个鬼坛就算是基本做成了。

一般说来,制造这种邪物的人,都是别有用心的。当然,也有一些邪恶之人,专门制造这玩意儿,拿到鬼市上去卖。因此,这利东西,就是名副其实的害人鬼坛。”

我说:“瞅这坛子的外形,做胎的,也肯定是个手艺人啊!”

小招点头道:“没错,我想我们可以从这个坛子的烧制过程下手,比如有哪些人能够做出这种坛子,这坛子在什么窑中烧的?等等。

另外,我还听说这么一件事儿。那就是,鬼坛是不能放在正常的民窑中去烧的,因为窑神爷都不许烧制这种鬼物。一旦在窑里烧制了这东西,整个窑就不能再用了。要么,就是窑体开裂坍塌,要么就是这座窑再也无法烧制其他的陶瓷物件。”

我听出了小招的意思,于是就笑道:“要不,咱到附近的鬼市上去瞅瞅?”

小招一看时间,十一点多了,估计赶到的时候,正好开市!

随即,我们驱车到了位于海城北侧的一个鬼市。

这条鬼市,在白天的时候,是一条普通的文化市场。过了十二点之后,生意依旧。只是,这个时候交易的东西与白天的完全不同。这鬼市之中卖的东西,你想都想不到。

我们所说的这种鬼坛,在鬼市中兴许都能买到,你说这鬼市有多诡!

进了灯光朦胧的鬼市,我发现这个钟点,来逛的人还不多,长长的一条大街,也就二三十个人影。不过,打算经营鬼市的店铺,都已经开门了。这些店铺的门口,都挂着一盏红灯笼,这表明,这个店铺,是在鬼市上是营业的。

一口气走出去好几十米,瞅了十几家铺子,都没发现有经营坛坛罐罐这玩意儿的。于是,我就走进一间铺子里问那铺子老板:“您好,我想问一下,这市上有没有卖……”我不知道这话儿该怎么说了,难倒说卖鬼坛的?

小招接话道:“卖坛子的!”

老板听了一愣:“坛子……市东头有一家,你们去那里问问。”

出了门,小招说:“在鬼市上问坛子,肯定不是装泡菜的坛子啊!”

我一想,也是这么回事。鬼市上的坛子,当然是装鬼的鬼坛啊。

到了东头一看,果然有一家挺大的店铺。铺子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坛子。我们进去的时候,那店铺老板还在忙活着,估计白天的时候,不是干这个的。

我看了一下那些坛子,大小不一,形态差不多。主要有陶红色、漆黑色、乳白色、云黄色、青蓝色这几种。看了一圈儿,唯独不见那种鬼坛。

见我们几个人进来,那老板忙问道:“几位,想买坛子?随便看,随便瞧。我跟你们说,我家这坛子铺,是整条鬼市上最大的一家,样子多,干啥用的都有。”

朱宏宇指着一个青花坛道:“那个青花不错啊,那是干啥的,多少钱?”

老板笑道:“那是个万寿无疆,青花百世坛,是用来装骨灰的骨灰坛……那个坛子,在烧制的时候加入了金银玉屑,是上等的品货。这位先生,您真有眼力!想要,我给你便宜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