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坛踪迷迹1

朱宏宇听那老板说那是个骨灰坛,还要卖给他,他直接摆摆手,而后就不言语了。

小招查看了一圈儿,摇着头,嘴里“咂咂”作声。

老板奇怪道:“这为姑娘,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说出来!”

小招说:“老板,我玩这个也可以有些年头了,什么货色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您是有宝贝不旨往外摆呢,还是怕我们买不起?”

那老板一听,笑着瞅了瞅小招:“您好眼力,不知道您想看什么货色?”

“血玉龙鳞转运坛您有吗?”小招冷不丁说出这么个名字,我都没听说过。

“血……血玉龙鳞转运坛?”那老板也迷糊了,“这个……还真没有。”

小招说:“我有。”

我靠!原来小招比我还能吹!

“呃……您有,那您的意思是……”

小招说:“血玉龙鳞转运坛是旷古名坛,但是此物有点儿邪气,我听说,必须把这东西装进另一种坛子,才能消压邪气,实现转运。今天,我是来看看,这鬼市上,有没有这种坛子的。如果有,价钱不是问题。”

那老板一听,这才明白过来:“您要的坛子叫什么?”

“万灵坛!”小招道。

我知道,小招说的就是鬼坛,万灵坛是鬼坛的一个雅称罢了!

听到“万灵坛”三个字的时候,那店老板也吃惊不小。

我说:“老板,您这里有没有这种坛子?”

“没……没有……没听说过这东西!”那老板结舌道。

小招笑道:“老板您贵姓啊?”

“免贵姓曲。”

“曲老板,你刚才没说实话吧?您是个生意人,干嘛放着这么大的生意不做呢?我们又不是恶人,只是用坛去养坛,又不是用坛去养鬼。以坛养坛的做法,您应该听说过吧?”小招道。

曲老板放下手中的活计,走到门口朝外望了望,然后关上了店门。

接着他对我道:“几位随我到后面小厅一叙。”

我一听,这几有戏了!

到后厅坐定后,曲老板就问我们:“几位要那万灵坛,真是用来养坛的?”

我说:“曲老板,这个万灵坛除了可以用来养坛,也可以用来栽花种草吧?养鱼也应该没问题吧?”

曲老板听后,沉沉一笑:“万灵坛,可是邪坛,养鱼种花都不合适……”说着,他又皱了皱眉,似乎对我们还有些不放心。

小招道:“曲老板,既然您都把我们请到这里来了,就开个价吧!您放心,我们都是正经人,绝不会用这玩儿去做伤天害理的事去!”

曲老板点点头:“好,不过,得需要一些时日才能做成。”

“大约得多少天?”

“材料我倒是都有,但是还要请专门的师父做胎,还要送到窑里去烧制,没个把月,恐怕不行。”曲老板道。

“您这个坛子怎么报价的?”

那老板想了想,一歪脑袋:“伸出两根手指头。”

小招笑道:“您这个价太高了,我们想到别处再问问。”

曲老板沉然道:“不瞒几位,在海城,除了我这里,别处再无人能弄都那玩意儿。”

我一听,心道,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小招似乎也松了一口气,然后道:“曲老板,您这叫吃独食啊!这个价我接受。”说着,小招拿出一打钱扔在桌子上:“这是定金!”

曲老板刚要拿钱,小招一把按住道:“有些事情我还是不放心,我怕那位做胎人的手艺不精,我还是担心那窑主的功夫不到家,给烧疵了!”

曲老板收回手,笑道:“你放心,做胎的是当地著名的胎师郑雪泥先生,烧制的是广通县有名的瓷窑,路家窑的活儿。做这一样东西,要牵涉好几家,所以这个价钱根本就不贵。”

小招把钱递给曲老板:“那位胎师的地址,您能否告诉我?我们想跟他聊一些关于做胎方面的问题。”

“这个没问题。”说着,他就拿来一张纸,写下了一个地址。

第二天,我们按照这个地址,就找到了胎师郑雪泥家。我们找郑雪泥的目的,是想从他那里了解一下,他都给谁做过那种坛胎。因为,要把那种坛子用于奉养巫灵,做成坛冢,必须要用到到幕后主人的鲜血。我们可以通过这一点,打听关于那个人的一些线索。

不想,这个人家房门紧闭,怎么敲也敲不开。后来从邻居家得知,这个人今天一早就出国旅游去了。

我一想,这不对劲儿啊,昨天晚上刚打听到他,怎么一早就去旅游了?那个曲老板,肯定也早就联系他了,这不应该啊。

于是我们就给那个曲老板打电话,结果曲老板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我心道不好,赶忙问小招:“这怎么回事啊?难倒我们被骗了?”

小招道:“肯定是对方发现我们在查找那坛子的下落,故意让他们出去躲避了。不过,这也更进一步证明了我们的猜测,那个鬼坛,的确是在这里做的。现在我们必须尽快到广通去一趟,看能不能找到那个窑主。”

随即,我们赶到了位于广通县的上河镇,一路就打听到了路家窑所在地。

到了那里,只见窑炉周围,很多工人在忙碌着往里运送窑坯、木柴、焦炭等东西。

我叫住一路过的工人问道:“你好,请问路家窑的窑主在不在?”

那人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后指了指前方不远的一个板楼道:“在那边。”

走到板楼下,我们看着门牌,就走到了一间写着总经理办公室的房间门前。

敲门后,里面的人喊道:“进来。”

我们推开门一看,一个六十多岁的白头发老头正坐在一张桌子旁,戴着老花镜看着一些报表之类的东西。

“请问您是路窑主吗?”我问道。

老头摘下眼镜,起身道:“是啊,你们找我有事?”

我说:“是的,我们是海城来的,有点事儿要麻烦您一下。”

“啥事儿啊?我们的瓷出问题了?”老头奇怪道。

“不不……应该是去年的时候,海城有人在你们这里烧了一个东西,不知道您清不清楚?”我急忙解释道。

“烧了个东西?我们这里烧的都是些瓷器啊?还能烧什么东西?”

小招说:“路老先生,万灵坛……您听说过没有?”

“万灵坛?”路老先生听后,脸色骤然沉了下来,随即两眼直冒火!他把我们全都打量了一通,这才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小招说:“老先生,我们是为万灵坛而来的人。有人在这里烧制了一个万灵坛,在海城那边惹了大事儿。我们是受害者,是来调查这事儿的。”

路老先生听后,两额的血管绷起,深吸了一口气道:“你们跟我来。”说着,他就走出门,朝着窑炉的方位走去。

走近那些窑炉之后,我很快发现,有一座窑炉已经坍塌了。

路老走到坍塌的窑炉下,望着开裂塌陷的窑顶说:“去年三月份,祭完窑神,开窑的时候,这座窑突然就崩塌了!当时砸死了一个窑工,砸伤三个,两个重伤,一个轻伤。

开窑的时候,窑体出现这样的情况,是非常少见的,况且这还是一座新窑,当时我就非常的不解。

当把被困人员抬出以后,我仔细查看了那窑的一些情况。我记得那一窑,烧的是瓷瓶和一些茶具。在简单查看之后,我发现里面烧制的那些瓷器,全都出了问题。

最主要的一个特征就是瓷体本身,有的出现了萎缩和扭曲的现象,有的出现了开裂,有的则出现了孔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