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坛踪迷迹2

于是我就把做胎的那些人找来,让他们看。

结果他们也不知道到底啥地方出了问题。那时候,有个窑工说,同样的窑坯,其他的窑烧的都很好,唯独这一窑出了问题,这说明,问题不在窑坯,而是窑炉本身出了问题。

当时,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可是,这个窑炉怎么会出问题呢?我是严格按照规程去烧制的。包括祭窑神爷在内的每一个环节,我们都是认认真真去做的。

最后,我决定冒着生死亲自到窑里去看看。结果,当我进去之后,却发现了一些异样。

我看到,窑中的一个位置是空的。但是从上面的痕迹来看,那的确是放过窑坯的。看那样子,像是坛子底座留下的。

于是,我就问那些窑工,这个地方,原本放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那些人见瞒不住,于是就说,那里放着一个坛子,是一个叫韩军的窑工,代人烧制的。

我一听,当时就火了。这烧窑有个规矩,外来的坯,不明的物,是不能进自家窑的。

当时,我就想到了,这窑的崩塌,也许就与韩军烧制的那个物件有关。于是,我就接着追问,韩军去哪了?窑工们说,被砸死在里面了!

我心里一紧,接着问他们:那个东西呢?

大家找了一通,啥也没找到。在场的人都说不清,那个东西究竟跑哪里去了。

冷静下来,我继续追问,那到底是个啥样的物件。

窑工们你一句我一句,就把那物件的样子给我描述了一番。我听后,立刻就知道,韩军烧的那个玩意儿,是个邪坛!那种邪物,是绝不能进我们这种窑的。窑神爷知道我们烧这种东西,肯定会惩罚我们的啊。

当时我想,窑神爷毁了这一座窑,那已经算是饶过我们了。”

听完,我就问路老先生:“那个韩军死了?那您知道他是为谁烧的那个东西吗?”

“这事儿我当然要查了,后来我得知,那东西是韩军本家的一个大哥带来,让他帮着烧的。韩军的家人证实,那人给了韩军五千块钱,作为酬劳。据说,韩军的那大哥叫韩清林,在海城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

这件事儿发生之后,那个韩清林似乎也失踪了一般,摸不到个人影儿。韩军出事儿,发丧埋葬,他都没到场。

我估摸着,那个东西,是被韩清林给带走了。”

“那您知道这个韩清林在那家房地产公司工作吗?”

路老先生摇头道:“我要是知道他在哪里,肯定会好好跟他算账的!”

接下来,我们谢过路老先生,就找到了韩清林的家里。

韩家盖的是三层小洋楼,看来,家底很是殷实。家中只有他的父母和一个弟弟。听说我们是来打听韩清林下落的,他们个个都冷言冷语,不待见起来。

“我们也想找到他,你们要是知道他在哪里,麻烦给我们说一声。要是打听事儿的,就请离开吧!”韩家父亲说。

但是从他们的表情来看,并没有任何的担忧思念之色,这说明,他们这些人,肯定知道韩清林在哪里。他们肯定是听了韩清林的什么话,一直隐瞒着他的行踪。

朱宏宇的那个叫王凡的朋友说:“你们知道韩清林在外都干的啥事儿不?他在路家窑烧了个邪物,害死了韩军不说,现在那玩意儿还还在四处害人!你们要有点儿良心,就赶紧把他交出来。你们要是不怕遭报应,就好好藏着他吧!”

韩清林的弟弟一听这话,立刻就急了眼:“你们要是再在这里瞎说,我就不客气了!别废话了,赶紧走,走走走!”

朱宏宇他们还想说什么,小招拦住他们道:“咱们走!”

出了韩家,我们上车,就往回赶。

朱宏宇不解道:“咱们这一趟算是白跑了吗?”

小招说:“没白跑,我已经知道韩清林在哪个公司上班了。”

我们几个都不解。

小招说:“韩清林的弟弟穿了一件很不合身的外套。那外套不是商场里卖的,而是工作单位发的,我估计那是他哥哥韩清林送给他的。外套左胸有几个针绣的字,不知道你们看见没有?”

我说:“看来,还是女人心细啊。我光注意韩清林他弟弟那熊样儿了,真没注意那几个字。到底是啥字儿啊?”

“宏城置业!”小招道。

宏成置业是海城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整个海城,乃至周边的县城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宏成置业就占据了接近一半的份额。

我说:“知道了宏城置业,我们也不一定能找到韩清林这个人啊。对方势力这么大,要想隐藏一个人,那是非常简单的。”

小招道:“你给肖军打个电话,看他有没有办法。”

我想,这也是一条捷径,肖军是干警察的,办起事儿来比我们方便多了啊。

打过去之后,我把事儿简单跟肖军一说,就问他能不能帮忙找到韩清林这个人。

开始的时候,肖军说没问题。随后,他说让我等他电话。

不到半个小时,肖军的电话来了。

肖军说:“我让人去打听了,宏城那边直接说,这个人早就辞职不干了。”

我说:“还有别的办法没有?”

“别的真没有了。”顿了一会儿,肖军又道,“这个韩清林是宏城置业的人,他要是真有事儿,也很麻烦的。”

我知道,肖军的意思是说,宏成置业不好惹,跟他们打交道,肖军他们都得掂量掂量。

挂了电话,我就问小招:“还有别的法子吗?”

小招显然是累了,她闭着眼睛道:“回去再说吧。”

回去之后,小招让朱宏宇设法搞一张海城的地图来,然后她就开始在网上查阅宏成集团的一些信息。

见此,我就问她:“你这是想干嘛啊?”

小昭盯着电脑屏幕道:“既然我们找不到相关的人,我们索性直接找那万灵坛吧!”

我笑道:“你丫多大本事啊?海城这么大,你怎么去找,一间房一间房地搜,你也得搜个几年吧?”

小招道:“张是,你忘了本姑娘是干嘛的了。这万灵邪坛,有个特点,必须供养在墓地,或者墓气比较重的地方。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东西的邪灵之力会越来越大,当邪力大到一定程度,供奉者必须重新选择更好的地方安放。否则就会前功尽弃,甚至会反噬奉主。

你想,海城有没有适合供养这东西的地方?”

我说:“按你这么说,必须右墓地才行,这个条件就不符合啊?”

“你错了,海城是近几年才发展起来的,说不定,咱们这座楼下,原先就是一片墓地。在海城开发建设过程中,曾经报到出多则与古墓发现发掘有关的消息。这是第一个条件。”

我盯着小招的屏幕:“第二个条件是这个古墓被宏城置业给挖到,然后利用了?”

小招点点头:“这么大的事儿,能包得住吗?”

“宏城置业能遮住海城半边天,这个没错吧?”

“没错,宏城的建设项目可是多了去了,谁知道那幢楼下面有古墓啊?”

小招笑道:“你觉得宏城的人会在古墓上面建居民楼吗?那样的话,宏城的人进入这片区域,还得经过门卫老大爷允许。”

“肯定是……肯定是被宏城内部人所掌控的私人建筑物。”

这时候,朱宏宇来了。他把一张地图,铺展在桌子上。

小招拿出起红笔,在地图上火速标记了几个位置,之后,她就盯着那几个位置,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