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七棺拜坛

小招解释说:“当你说看到的那些坛童中,有些是没有眼睛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坛童引路,其实是源于侗族红巫教派中的偷魂摄魄鬼童引路的一种巫术。

也许你们听说过,在湘西巫术中,有一种叫做斩迷踪的法门。意思就是借助鬼灵的眼睛,辨明一些人难以看清的道路。反过来说,这种斩迷踪的法门,也是可以带人进入歧途的。

我想,我们进来的时候,这坛道中的某个邪物就去掉了我们身上的鬼囊,然后借机与我们‘偷目换眼’,进而我们的视觉,就变成了坛童的视觉,坛童是住在坛子里的童灵,它们在坛中,看到的,当然只有坛壁,而没有出口。”

“那我们该怎么办?”王凡揉着眼睛,惊恐道。

小招说:“其实,对于看透这种邪术的人,就很简单了,我们只要把这坛同的鬼眼给迁移到别处就可以了。这一招叫‘迁鬼眼’。”

小招打开背包,拿出四张灵符,她把灵符贴在墙壁上,拿出朱砂,在每一张灵符上画了一对眼睛,但是里面没画眼珠子。

然后,小招道:“把你们的手指咬破,点进眼眶之中,把黄眼珠子画好。”

我们赶紧照做,把眼珠子点好后,小招把那些符咒取下来,贴在我们额头上,让我们全都闭上眼睛,手持一炷香,面向鬼灯。

听小招念道:“日月归位于天时,鬼目入阴于此刻。”

顿了一下,小招道:“你们睁开眼看看。”

我睁开眼一瞧,结果发现周围的情况并没太大改变。

朱宏宇和王凡,也道:“这个和刚才差不多啊?那鬼眼真离开了吗?”

“你们看看那些灵符上的眼睛!”小招道。

我们把目光移过去,结果,我发现我们点上的那些血红的眼珠,都变成了黑色。更甚至,那朱砂的颜色也变得灰暗起来!

此时,王凡兴奋地喊了一声:“前面的墙壁上有一扇门。”

顺着手电光一看,前方四五米出的内壁上,果然出现了一扇木门!

小招说:“看这地上的脚印,我们至少三次经过了这扇门,因为被坛童偷眼,所以,我们都没看到。”

此时,我们才彻底相信“坛童偷眼借目”这一说。

那木门并没有锁。

我们推开,进入其中,结果里面依然是一条弧形的通道,通道之中,也摆放着一些黑色的坛子。

沿着这条弧道走了没多远,内壁上又出现了一扇门,我们进去后发现,里面是一个圆筒形的空间。

当我们看清里面摆放的东西的时候,这才确信,这里肯定就是这种阴阳坛冢的核心地带了。

这个烟圆筒形的空间,直径差不多有七八米,中心的位置,摆放着一个巨大的黑坛。那坛子足有三米多高,直径两米左右。在这个巨坛的周围,呈放射状,摆放着七口棺材。棺材新旧不一,有的已经朽烂不堪,一看就是有些年头的古棺;有的棺材上的黑漆还散发着浓浓的油墨味儿,一看是刚做好不久的新棺!

所有的这些棺材的头部,都指向了中心的那个巨坛。

见到这种诡异的阵势,我们都惊呆在了原地。

过了足足有两分钟,朱宏宇道:“但就这些棺材,也够宏城置业喝一壶的。”

我说:“真够邪的,在这里放棺材,总得有个说法吧?”

小招说:“这些棺材,其实叫做‘鬼棺坛贡’!”

“坛贡?啥意思?”

“就是给坛冢的贡品,所以,这里面一定是有尸体的。奉主要供养坛冢或者让这坛冢去做事,必须给这东西上供,每做一件事,要上一尸棺为贡。

另外,所做的事情的大小不同,棺贡的种类品相也不同。如果是让坛冢驱使坛童去纠缠一个人,影响这个人的行为,让这个人做某些事情,那么就需要一具鲜尸为坛贡。要是去取一个人的性命,就需要一具古尸作为坛贡。”小招解释说。

娘的,这种给巫妖上贡的做法,听得我们头皮直发麻!

王凡拔出腿上别着的短刀说:“我们撬开一口棺材看一看咋样?”

小招有些犹豫道:“这个容我再想想……”

见小招有些担心,我就问道:“还有什么不妥吗?”

小招仰望着眼前的巨坛道:“我怕轻易动这些棺贡,会出问题。关键是,我们不知道会出什么问题。擒贼先擒王,必须先解决掉中间的这个鬼坛,然后才能动这些棺材。”

转而,她又对我道:“那个万灵坛,一定就在这个巨坛之中,你上去看看,能不能把它弄上来。”

我解开背包,拿出索链,挂好鬼爪钩,然后就把它给甩了上去。

鬼爪钩“嘎吱”一声,抓住了坛口。

我拉了两下,见没问题,就蹬着坛壁拉着索链上到了坛口处。

是敞着的坛口下一片黑暗,我用手电一照,发现里面是一坛满满的黑水!

那黑水如墨,死寂无波,不知道水里有没有藏啥邪物。

我用手蘸了蘸那水,发现水很正常,除了稍微有点腥外,手也没沾染什么黑色的东西。

我对小招说:“里面全是水啊,看来得洗着澡下去了!”

王凡道:“张是,你会游泳吗?不行的话,我来。我从小水井边长大,水性好着呢!”

“我靠,敢情你老去水井里游泳啊,你村里人没喝着井水里有臭脚丫子味儿啊?”

朱宏宇道:“张先生,王凡的水性真的很好,要不就让他下去探探路?”

王凡一听,也不再管我们,来到坛边,抓着索链也蹿了上来。

我脱掉上衣和鞋子,搭在坛边,然后对王凡道:“你水性是好,但是这坛里的水可不比河水、井水。这下面藏着的可不是鱼,我先下去看看,不行的话,你再来。”

说完,我深吸了几口气,抓着坛沿慢慢就潜了下去。

刚下去的时候,我没感觉有什么异样。于是我就一翻身,头朝下,向着底部摸去。我想沉到底部,摸一摸那坛子是不是真的在水底。

可是就在即将摸索到坛底的时候,我的手突然碰到了一些绳子一样的东西。那些东西,粗细不一,有的也就手指那么粗,有的则有胳膊、大腿那么粗。

当时我觉得那就是沉在坛底的,用来下放那万灵坛的一些绳子。

想都没多想,就伸于抓住,用力一扒拉,想探一探下面有没有万灵坛。可是,当找触摸到那些东西之后,手指尖儿立刻就传来一阵阴寒之气。紧接着,那些东西就一阵剧烈的抽动,纷纷四散游荡开去!

在此期间,我的手臂上有一种被微小鳞片的摩擦感觉。

我心里一紧,这他娘的不是绳子,好像是蛇!

思量间,我那些东西又从四面八方向我游动而来!

我一翻身,两脚一蹬,迅速向上游去!

但是,我感觉自己的手臂、腿脚、脖子迅速被缠住了!紧接着,身体的好几个部位都传来的了剧痛。我知道,这些蛇已经对找下口了!心中一寒,不知道这些蛇有没有剧毒?这次真他娘的太冒失了!

就在我的脑袋刚露坛口,一口气还没喘完的时候,一条更粗更长的蛇突然间就缠住了的腰,然后绕向了我的双腿,随即,凶猛一拽,立刻把我拉沉了下去!

猝然问,我就呛进一口水,感觉气管,脑门一阵剧痛。手刚拔出大腿上插着的匕首,就被那东西一甩,给碰落了下去!

就在我感觉即将完蛋的时候,有个人沉到我的背后,迅速把我拖了上去!